TXT小说下载 > 网游小说 > 无限气运主宰 > 第二百九十章 好人啊

第二百九十章 好人啊

 
    “怎么……那老和尚把宝贝东西都拿走了,就算那些东西咱们用不上,但就价值而言,咱们别说五五分账了,连三七都算不上,咱们可是吃大亏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那些被抢走的东西,聆月气呼呼的,一张可爱的小脸都鼓了起来,不服气道:“明明杀人也好,找到这处地方也好,都是我们先的,凭什么好处却都被那家伙给拿走了?看起来慈眉善目的,刚刚欺负舅舅的那个人也是他吧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正因为是我们先来的,所以有些消息,也就只有我们才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苏景微笑道:“聆月,你听说过御盗宗,也学习过御盗宗的偷盗之法,那你知道御盗宗的宗旨吗?”

    聆月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不知道,盗拓教她,又不是为了传承衣钵,不过是偷取钱财而已,自然不会跟她讲这些。

    苏景道:“御盗宗不偷钱财,只盗重宝……而且这个宝物,还跟大众眼中的宝物不同,换言之,他们只偷对他人无比珍贵之物,或者说传家之宝一类的宝物,金银珠宝,他们反而看不上眼,可聆月你觉得,这里有特别珍贵的重宝吗?”

    “舅舅你是说,这不是他真正的宝库?真正的宝库……在别的地方?而这些东西,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?!”

    “他可是亲口承认了的,你说的没锉,这里确实就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地方了,不过御盗宗之人竟然也需要用到这种法门,看来他真正的宝库里,恐怕有对他而言也极其珍贵的宝物了。”

    苏景取出真武剑,对着那刚刚被墙壁砸落覆盖的小石堆,唰唰唰几剑……

    青砖石块已经直接被斩成了碎渣。

    “机关应该就在这里……也算是机缘巧合了,聆月你说逃跑的秘道是在这里,但听那御盗宗之人的口气,这里倒不像是秘道,反而是秘室……”

    苏景左右打量,在周围摸索了一阵。

    已经成功在桌上发现了一个拿不起来的水杯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多看电视还是很有帮助的,最起码找机关倒是没有耗费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苏景微笑,伸手在上面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咔咔咔咔的机关摩~擦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被苏景清空的地面上,直接缓缓向里退去,露出了一道阶梯,通往下方……

    聆月立时瞪大了眼睛,震惊道: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那御盗宗之人真正的珍藏所在。”

    苏景微笑道:“想来他真正的宝物,都在这里面呢吧?走吧,聆月,这回,舅舅跟你保证,不会有人跟咱们瓜分这里的东西了,所有的东西,都是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你好厉害!”

    聆月开心的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财迷,来,咱们先把这被那三藏和尚打开的门给堵上,省的有人溜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苏景轻叹道:“毕竟旁的不说,就算是外面这些不值钱的东西,换算起来,也价值相当不菲吧?财不可露白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自己也有些不敢置信,这就……发财了?

    这个御盗宗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,突然就针对自己了……然后又给自己送了这么多的宝贝,他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这也是个好人啊!”

    苏景感叹着,把那周庆的尸体给拖了回来,然后和聆月一起把那变形的门给装上……反正这里是最破败的平民窟,房子再怎么乱七八糟都不会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确定了从外面不会发现里面的古怪之后,苏景这才小心的牵着聆月的手,另外一只手拿着蜡烛,慢慢的往那隧道里面探去……虽然很想自己先去探一探虚实,奈何聆月却死活不愿意独自在外面待着,估计是因为不敢和那被自己杀死的尸身独处吧!

    毕竟是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所幸……这秘道里面,倒是没什么机关陷阱,只是一条长长的通道,地面有碎石零落,看来是刚刚自己干的,而随着两人脚步踩踏,迎面两侧,一道又一道明亮的光芒突然浮现。

    苏景左右张望,然后惊奇的发现,左右两遍,竟然皆是装满了之前被三藏拿走的长明灯,而且看这两侧的数量,怕是至少也有数十盏之多!

    看起来,还真有几分前世里声控灯的风采。

    聆月的眼睛已经直了,她可是清楚的看到了三藏对于这所谓的长明灯的执着,而这样珍贵的灯,在这里,只能作道路照明而已!

    越走越下……

    到得下方,却是一处与上方大小完全一致的房屋,显然,上下别有洞天!

    而其装饰,却是与上方截然不同,并无桌子床铺等物,有的,只是一个又一个看起来便可知其相当不凡的大红木案,案上,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有满是毛绒,看来如流光泄地般华丽的皮毛,有完全铺开,一看便可知颇有历史的字画,更有血色透明珊瑚,珍玉纯白玛瑙,冰蚕丝线透明、漆黑如玉的生铁等等各种稀奇古怪之物……

    怎么说呢,上面的珍藏,一看便可知是极其珍贵之物,但却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爆发户的感觉,可在这下面,东西都被摆放的井井有条,每一件宝物都是古色古香,珍贵异常,望之便可知其定然都经过了岁月长久的洗礼和沉淀。

    苏景随手拿起了手边的字画,翻开来看看,随即挑眉,惊奇道:“这……这竟然是画圣吴道子的真迹……上面还有印章?”

    他倒是不认得什么吴道子,也看不懂什么画像,只是秦穹似乎对字画相当感兴趣,曾经对他说过最喜画圣吴道子,可惜大秦距离大唐太远,加上吴道子鲜少有真迹流传于世,以至于连她都不曾得到这样的宝物。

    当时苏景还曾经跟她开玩笑,日后定然要送她一张……

    他也正是因为如此,记下了画圣吴道子此人。

    连大秦公主都心心念念之物,此物倘若贩卖,怕是价格至少就顶了上面的全部还要多了,甚至于,恐怕还会被人骂上一句有辱斯文,竟然贩卖这等文雅珍贵之物。

    而再往前……

    纯白的玛瑙,透明不带半点杂质,看来便美丽温润,本是低级的玉石,但如这般柔嫩似玉的,却当真是让人望之便心生渴望之意。

    而那白色的皮毛,更是在灯光下,散发着柔和的光芒。

    苏景随手提起来摩挲了下,其手感细腻,远远胜过自己所碰触过的任何衣物。

    他微笑道:“天色将冷,聆月,这毛皮正好给你制一件毛裘大衣,穿着肯定暖和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抖了抖,毛皮上一阵流光泛彩,看起来绚烂非常!

    本以为这东西应该会非常招小姑娘喜欢,但此时的聆月,却正手里捧着一个小小卷轴,脸上露出了满是凝重的神色,对苏景手中的毛皮看也不看,喃喃道:“舅舅……你过来看看这个东西呀,我感觉,这东西应该很重要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