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网游小说 > 无限气运主宰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死也忘不了他

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死也忘不了他

 
    可不就是遗憾么,这些时日里。

    两人其实都未曾闲着……

    郭靖很够意思,给苏景弄的马匹却是一匹识途老马,虽然年岁颇大以至于行动比寻常马匹要缓慢了些,但却早在大唐和清水镇早已经奔波数次,已经不怎么需要驾驭便可自行赶路。

    而这舅甥俩,苏景本就不是很会赶车,索性任凭马车自行前进,一个在车里默默思索剑典的内容,努力锻炼自己的灵识,而另外一个……则仔细钻研进阶后的移花接玉功法,以及修炼明玉功!

    虽然如今已可吸纳他人功力……但之前施展功法,却被那屠灭称作妖术,听说屠灭本领虽然低微,却也是大门派出来的弃徒,实力未必高深,但眼光却相当不凡,他竟然满脸恐惧的称呼自己为魔鬼,那般的惊骇决计作不得假。

    再加上秦亥当初功力损失,却无人知晓到底是何原因。

    苏景心底暗暗推算,恐怕在此方世界,并无可吸纳他人功力的功法存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除非有万全把握不被人发现,否则,不能轻易自己拥有吸纳他人功力为己用的能力,否则一旦自己的功法秘密暴露,自己立时便会成为整个世界的公敌!

    因此,还是自己安心修炼来的更为稳妥,吸纳功力仅仅只能偶尔为之,若一直意图走捷径的话,恐怕日后,会承受无法承受的可怕代价。

    这三个月里,苏景时时闭关修炼.

    虽然才刚刚突破炼气境三脉未曾多久,但毕竟吸收了一个老牌三脉高手屠灭的全部真气,纵然提纯之后未剩下多久,也可抵得他数月苦修,加上这三个月的沉淀苦修……

    体内八脉之一的阴维脉终于彻底打通!

    至此,苏景已经是炼气四脉的武者,到得这个境界,他已经彻底补足了自己多年的空窗期,甚至于,较之那些宗门之内服用天材地宝,修炼至强功法的内门弟子,也要略为胜出了!

    记得见到慕容若的时候,她也才不过是五脉弟子而已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的自己,如果面对半年前的慕容若的话,就算不能胜,拼个不败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慕容若自幼修炼,天赋绝佳,加上为人极其勤奋,自己竟然这么快便能追上她……

    苏景忍不住怅然若失,心道才短短大半年的时间而已,我却已经走完了寻常人十年才能走完的路……之后,便是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,再不会有人因为自己实力过于微弱而嫌弃自己了。

    想着,他心头不无自得,更多的,却反而是唏嘘。

    还真是波澜壮阔的一段旅程啊。

    好在之后……终于要稳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唐之内,固定人口逾越百万,想要在其中找到一个人,恐怕是如大海捞针般困难,目测自己之后会在这里待很久。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苏景跳下马车,修长的身形,俊美的面容……自己此时正在成长期,如果凭借之前在阿房宫之内画出来的那画像的话,恐怕已经和现在的自己有所区别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哪怕自己回去咸阳,只要不碰到那些经常见面的熟人,就算是有人拿着画像对着自己的脸来辨认,恐怕也认不出自己是谁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,彻底的安全了啊!

    他回头,对着那身着鹅黄~色裙衫的小小少女伸出了手,轻叹道:“聆月,舅舅知道你不太想在人群中混迹,我也真的不想说你,但现在跟在流域不一样了,最起码,我们两个都已经很久没洗澡了,你好歹也是个小姑娘,以前那好几天才洗一次澡的习惯,可得慢慢的改过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我好管闲事的舅舅!”

    聆月如今面对苏景,可不再如之前那般胆怯了,三个月的相处,让两人如今早已经熟悉无比……

    她不满的嘟着嘴抱怨了一句,扶着苏景的手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口中还嘟嘟囔囔道:“以前都有月儿姐姐帮我擦背的,现在就我自己……当然懒的洗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举目四望,看着周围的那些往长安城而去的身影,困惑道:“前面至少还有好几里呢吧?舅舅……你干嘛在这里停下来?”

    “走两步而已,我知道你想早日变的更强,但最起码,也得劳逸结合对不对?”

    苏景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笑道:“说起来一起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,都是你坐里面,我坐外面……除了睡觉的时候在一起之外,其他时候,咱们几乎都是隔着门说话的,现在到了地方,慢慢走过去吧,不用太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聆月乖巧的牵着苏景的手,两人一起往前走去,足可让十辆马车并肩前行的宽阔官道,前前后后却尽都是哄乱无比,熙熙攘攘的行人,各种混乱嘈杂之声不绝于耳……聆月左右张望了一阵,惊奇道:“不过……长安城原来这么多人的吗?”

    苏景感叹道:“长安可是大唐的国都,就相当于秦国的咸阳,大乾的帝都和夏朝的星城,都是作为一国之心脏而存在,尤其大唐的人数本就冠绝四国,其国都人自然不会少了,少说也得有一百多万人!”

    “一百多万人……那舅舅你要找的人,岂非是……大海捞针了?!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尽然吧。”

    苏景心道襄桓何等样人,他认识的,也定然是极有本事之人,因此,那些平民直接就可以排除在外……只是具体如何找,还是要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那玉佩,其内隐藏着那般天大的秘密,恐怕不能胡乱见光。

    聊着,舅甥两人慢慢的走进了长安城的戒备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两侧开始有精锐士兵护卫,不时出言呵斥,命令那些跑到不该去地方的百姓回转正途!

    前方可见四处宽度可供跑马的巨大城门,高何止数十丈,宽亦有数丈之辽阔,只是纵然如此,熙熙攘攘的行人汇聚如潮,仍然将其中三道城门挤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在古代可没有个人隐私一说,想进城,都要把自己的包裹打开,供那些军士们检查……

    苏景望了一眼那三道挤的满满的城门,轻叹道:“这么挤下去,怕是到晚上才能进城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,他却是忽略了自身的条件。

    俊俏的面容,高贵的气质,以及那面对铁血军士也波澜不惊的神态……苏景自然不惊,大唐较之大秦和平了许多,自然军士们也松散了许多,这些将士们再如何厉害,比起大秦还是有不少的差距的,而大秦铁卒,数月奔逃间,苏景早已经杀了无数。

    而这般出众气质,自然直接吸引了众人的视线!

    两人还未排队,只是上前走了几步,为首那名看似是将士首领的将领已经恭敬的迎了上来,道:“不知贵客从何而来?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苏景看了他一眼,道:“免贵姓苏,来自大乾。”

    “乾朝?!”

    那人顿时醒悟,这般神态气度,定然是乾朝宗派内门弟子了,当下急忙道:“请贵客至正门入城!”

    苏景看了那将士一眼,看到他脸上的恭维之态,心知他应该是误会了什么,但他自然也不会辩解,只是淡淡的道了声谢,暗地里,一锭碎银已经塞进了那将士手里。

    将士脸上神色登时更为恭敬了。

    苏景低头微笑道:“聆月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聆月自然没有异议,乖乖的哦了一声,牵着苏景的手,两人跟在那将士的背后,往那第四道相对狭窄些,却反而无人上前的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入城!

    而此时,城墙之上,却正有两人死死的盯着下方!

    “就是他!他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人!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是一名粗豪大汉,死死的盯着面目俊俏的苏景,眼底浮现愤恨神色,低声道:“苏景,我就是死也忘不了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