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网游小说 > 绝地求生之虚拟实战 > 第18章 只在一瞬
    林睿智在收拾东西,但也不算是在收拾东西,而是在整理宿舍内务。

    毕竟也是刚搬进来的,第一天因为打游戏而耽误了打扫卫生,今天这么长的时间,宿舍卫生当然也是需要清理,然后还需要一些的摆布。

    齐骁则是趁着这个机会跑到了电竞社那边,好说歹说的想拿两个虚拟头盔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弄好了?社长去忙了,还没回来,你先坐着吧。”唐风看着齐骁跑到了这边来,便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份资料表你拿着,待会帮我交给图哥,我宿舍还要搞卫生呢。”齐骁笑嘿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唐风点了点头,看着齐骁那一脸不怀好意,微微眯了眯眼,说道:“你还有啥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要两个虚拟头盔,不知道在哪买,你这儿有没有多余的虚拟头盔?我帮小蛋儿要,也就是我宿舍那个帅哥,你懂吧。”

    齐骁嘿嘿笑着,而唐风却是盯着齐骁看了一眼,摇摇头,他又不是傻子,林睿智那家伙简直是土豪家庭出生,压根就不缺这两个虚拟头盔。

    而齐骁……貌似也是更土豪的家庭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缺钱啊,怎么突然跑到我这里要虚拟头盔来了?”

    唐风看着齐骁,但还是找了两个新款的虚拟头盔给了齐骁,说道:“如果你想提升一下自己的竞技水平的话,你可以选择去一趟一号传奇俱乐部的青训营那边训练一下,那是你干爹建立起来的战队俱乐部,里面有专业的人可以对你进行培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去琢磨,嘿嘿。”齐骁抱着两个虚拟头盔,道了谢之后便是离开了电竞社。

    唐风见状,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这的确就是齐骁,哪怕他知道自己有后台和资源,齐骁也不会在公平竞争上动用这些特权,或者说,每一位真正为国家人民付出的军人,都很少会动用自己的特权。

    他们为国为民流血流汗,为的只是有一个和平的家园,而不是为了在这个家园里面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里面之后,齐骁也是帮忙清理。

    傍晚,齐骁和林睿智也是忙完了,两人便是下了宿舍楼。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柳七舞将一台手机丢给了齐骁,说道:“上面存了号码,你都从部队里面出来了,也得用通讯设备了。”

    齐骁也没矫情,捣鼓了两下也放进自己口袋里面了。

    柳七舞的车子之后,柳七舞也将一张白金银行卡给了齐骁,说道:“这张是子卡,你可以拿去随便刷随便取钱。”

    “咋给我这么多东西?”齐骁一愣,这个子卡他倒是知道的,银行里面发行的一种子母卡,母卡里面有多少钱,子卡就能够刷多少。

    柳七舞没有说话,只是在开着车。

    林睿智转了转眼珠子,然后眼前一亮,顿时在后面举手说道:“我知道我知道!肯定是小姑知道舞姐会欺负二哥,然后就打电话问了一下二哥情况,估计舞姐是被小姑训话了,所以舞姐才会乖乖把银行卡给你!”

    “小蛋儿!你是想死是吧?!”柳七舞瞪着眼睛吼道:“信不信我把你扔到马路上开车撞死你?!”

    柳七舞也是没辙,她是打算好好整一下齐骁,可下午的时候她小姑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问情况,接着她也就被小姑给训斥了。

    林睿智赶紧闭上自己嘴巴,缩了缩脑袋。

    柳七舞气呼呼的瞪了一眼林睿智,驱车来到了一个家属大院里面,接着便是上楼。

    “叮咚。”

    柳七舞按响了门铃,提着一个水果篮。

    很快,里面就有人开门了,一个妇人见到门口站着的三个年轻人时,顿时满脸笑容,说道:“你们三个小家伙可算是来了,来来来,都赶紧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秦奶奶。”齐骁挠挠头,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赶紧先进来,少那么客套。”秦萍一脸慈祥的看着齐骁,赶紧招呼着。

    三人进去了,而柳七舞也是一改彪悍常态,变得乖巧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郭图的家里,郭品林和秦萍是郭图的爷爷奶奶,而郭图的父亲叫做郭航,母亲叫做宋文静。

    “人来了就行,别带这带那的。”郭品林面容带着少许的威严,看着柳七舞,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嘻嘻,郭爷爷,咱们不也是不能两手空空来么,我是专门给你买的苹果,您老不是最喜欢吃苹果么?”柳七舞顿时拉着郭品林的手臂,笑嘻嘻的撒娇道。

    郭品林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,看着一直站着没做下来的齐骁,低喝道:“咋了?无法无天的齐天大圣齐小二还这么拘谨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齐骁一听,立刻坐了下来,说道:“这不是得等领导发话么,领导不发话,我这愣小子也不敢随便坐下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爸,您就得了吧,小二和七舞没来家里的时候,您就一个劲的念叨,来了家里您又把在办公室的那一套给摆出来了。”郭航摇头笑了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咋不念叨我啊?”林睿智一愣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念,咋不念啊,最念的就是你。”宋文静切了水果端出来,走过来捏了捏林睿智的脸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一家人,虽然不同姓,但对于他们来说,比亲人更亲。

    在齐骁的心里,始终对郭家有一种愧疚歉意,因为郭品林的小儿子郭伦,就是因为他而死的。

    饭桌上,郭品林喝大了。

    “小二啊,郭爷爷没怪你,当初亲手把他送到战场上,郭爷爷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郭品林脸色通红,眼睛也涨红,迷迷糊糊的看着齐骁,说道:“为国生、为民死,这是一件荣誉的事情,你父母、爷爷奶奶,祖辈所有人都是为了国家而死,总有人要牺牲的,不要心怀愧疚,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齐骁听了之后,眼睛也红了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他心里的一块心病,牺牲的不仅仅是郭伦,还有守家人许许多多的战士,因为那一场渗透行动,几乎是全军覆没了。

    因此,齐骁这才从战争中败下阵来,回国之后,国内的军区医院的心理医生更是专门给齐骁看过,可依然是找不出任何的毛病出来,最终只能够让齐骁回到守家人部队。

    而齐骁回到守家人部队,就是在里面打杂养猪。

    饭桌上的不少人都沉默了,大家都知道,这是身为军人的心酸,没人知道职业军人是干什么,只是表面的知道他们是在守家卫国,可真正的职业军人,肩上扛起的则是是国家人民,心里却是承受着牺牲的战友那份痛楚。

    生离死别,只在一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