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1028章 原来是他
    “又是这个老头,他一定有问题。”程夏梦看着画面说。

    那个老头的形象已经刻在了我的心里,但是要如何找到他才是至关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但我们不知道他的身份,该怎么找呢?”程夏梦侧过头来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现在确实是没有一点办法,只能收拾东西从会议室出来,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二叔。二叔看着那老头的画面,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,显示用公安的内部系统筛查,没有找到这个人的资料。

    中午我们简单的在食堂吃了点东西,刚吃完就接到了秦法~医的电话,说是时间已经初步结束了,我们三个马上赶到了法~医科。

    “男性死者是被他老婆杀的,一道正中心脏,死亡时间是晚上8点。女性死者是自杀,自己用刀刺穿了心脏,死亡时间也是晚上8点。”秦法~医对我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8点。”我忽然想到了那个神秘的老头,这和他出现在小区的事情差不多。

    秦法~医接着说:“两个死者在生前正在***,女人就用刀一下刺穿了她丈夫的心脏,然后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太疯狂了。”程夏梦说,同时不好意的看看我。

    从法医科出来,寻找那个老头的事情就交给了警方。

    下班后,程夏梦要加班,我就去找胖子他们去吃饭。

    三个人挑了个烧烤大排档点了东西。

    我发现胖子今天的兴趣好像不错,于是问:“怎么了,今天好像听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这货一脸兴奋的说:“今天婉婉给我打电话了,呵呵······看来她还是喜欢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自从接到电话后,就是个样子了。”老魏头边抽烟边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我和老魏头开始黑胖子的欢乐时光,从外貌到心理、从穿衣品味到休闲娱乐层次,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讽刺和挖苦。

    吃着烤串,挖苦胖子仿佛是我们的保留项目,胖子也不生气,还有的时候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让我们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对于他和林婉婉的未来,我们给了不少意见,但都是主要挖苦他的。

    胖子吃着烤腰子说:“不管你们怎么说,我都不会离开婉婉的,她就死属于我金富贵一个人的,月老已经用红线把我们两个栓住了,想分都分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,哈哈······嗯?”

    我听到月老、红线的时候,脑子里突然想到了那个在机场和小区出现的老头,还有他手里的红线!

    难道······

    除了他还有谁摆弄红线?

    除了他还有谁能控制人的爱情?

    对,一定是他!

    胖子和老魏头看我突然愣住了,不住的问我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反映过来后,马上给程夏梦打电话,让她离开到这边找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胖子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我好像知道了是谁害了周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老魏头吐了口烟,问我。

    我故意卖个关子说:“等到夏梦来了,我在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劲。”胖子白了我一眼,接着吃他的烤腰子。

    我们吃了能有半个小时后,程夏梦开着车就来了。

    一坐下来,她就着急忙慌的问:“到底怎么了,这么急把我叫来。”

    我先让她吃些东西,然后说:“我已经知道这两件案子是谁干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真的!”程夏梦一听,马上放下了手里的肉串,“那你还不快说!”

    我笑笑说:“这样好感谢胖子呢,要不是他我也想到凶手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感谢我!”胖子感到非常意外,但马上就又变了个神态,“你看看,我胖子就是副将,无意间都能给你们提供灵感,帮助你们破案。那这顿你们就请了吧,呵呵·····”

    老魏头也来了兴趣:“你倒是赶紧说啊,我都憋半天了,听完我还去厕所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案子的凶手,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应该就是月老。”我喝了一口啤酒,说道。

    “月老!”

    “月老!”

    “月老!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三个人反映这么大,都异口同声的说。周围人食客,都唰的把目光集中到了我们这桌。

    我们赶紧向周围道歉,不应该这么大声。

    众人不再理会我们,接着吃饭。

    我小声说道:“至于反映这么大吗,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说啊!”胖子和老魏头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知道受害者的手腕上有神秘的红印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真笨,那红印其实不是真正的红印,应该是红线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红线!”

    “你谁说月老的红线!”程夏梦这时候似乎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对啊,你们不要忘了,无论是周礼和曲佳,还是今天发现的那对夫妻,他们都是因为什么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周礼和曲佳是因为一见钟情,然后太爱对方了才要吃掉对方。而今天发现的这对夫妻,也是在行房的时候,显示杀了丈夫,女人最后自杀的。”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信心十足的说:“对啊,他们都是因为——爱情!”

    “爱情!”

    “对,利用爱情杀人。而掌管爱情的只有月老那个老东西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胖子疑惑的问:“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干,该不是心理变态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们就得问问他自己才知道了。”我脑子里已经有了办法。

    老魏头晃着黄眼珠问:“你能把月老召唤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有办法。”我点点头,接着说,“我们只要开坛做法就能把他召唤出来,到时候我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案件已经有了些眉目,大家兴趣大好,我们相约明天晚上就开坛做法,把月老召唤出来。

    大家吃喝完毕,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,都各回各家去休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,程夏梦到警局去回报我的意思,而我就来到了铺子里。

    白天我们几个在铺子里到没什么事,程夏梦下班就直接过来了。我们开坛做法要在半夜子时,所以还有很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先吃了晚饭后,我们在别墅里开始准备一切的需要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香案、供桌、贡品和排位、灵符······一样不缺,然后就开始等着到子时,开坛做法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过去,我在房间里打坐修炼,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程夏梦和胖子他们在一楼客厅等着。

    等到了晚上11点,我才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