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1027章 相爱相杀
    这种场面我还是比较少见的,女人趴在男人的身上,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剔骨刀,刀身上沾满了血迹。

    因为女人是趴在男人身上的,我看不清男人是怎么死的,伤口在哪里。

    鉴证科的人正在现场收集一些物证,但检验尸体还得等秦法医和小宋到了以后。

    我没有擅自挪动尸体,只能凑上去看两个死者的双手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就耷拉在地上,我看到他左手的手腕上果真有一道浅浅的红印,和周礼的非常像。女人趴在男人身上,她的右手手里还握着剔骨刀,无力的垂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蹲在地上,把脸凑过去看,也看到了相同的红色印记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。”我嘟囔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忽然听到门外有动静。

    原来,秦法医和小宋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队长你还是派人到下面维持一下秩序吧,我和师父好不容才挤进来。”小宋拎着工具箱抱怨道。

    二叔马上让几个警察下去,帮助当地的派出所维持下面的秩序。

    秦法医和小宋进了屋子,看到死者后,小宋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。也难怪,小宋还是个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小姑娘,虽然她学是法医,但这一男一女的死相确实有点那个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分心,这是考验你的时候。”秦法医说道。

    我冲小宋说:“害羞了,那以后还怎么找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略略略·······”小宋冲我一吐舌头,“程姐,你也管管他!”

    程夏梦一笑,把我拽到一边让他们好好的开展工作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这时候,秦法医看着两具尸体比较私密的部位说道。

    我马上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额······”他看看程夏梦和小宋,然后说:“两个死在应该在生前有过性生活,而且男方应该没有**的时候,就被女的杀了。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抖,看看程夏梦然后有点尴尬的说:“真是匪夷所思啊。”

    为了不打扰他们,我和程夏梦进到了卧室,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卧室里一张大大的结婚证挂在了床头的墙上,两个死者都非常年轻,看着照片也非常幸福。

    我不接的说:“我就纳闷,为什么我们这总喜欢挂自己的结婚照片,国外很少有这种布置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生活习惯不同吧,你想啊,照一套婚纱照的价格不菲,不放大挂出来,放在相册里得多亏得慌。”程夏梦说着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:“确实,我看了个报道,说华夏国结婚的成本是世界上最高的,但收入却是非洲水平。所以,很多的恋人他们结婚前都比较幸福,但结完婚后压力越来越大,导致了离婚率也明显上升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什么时候变成社会学家了?”程夏梦那我打趣。

    我们在卧室里找了一圈,没发现什么线索。不过倒是能看出来他们刚刚结婚不到两年,生活应该还挺幸福的,又没有小孩拖累。

    尸体被运走做进一步检查,我们也从案发现场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有人把机场的监控录像送来了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就在会议室安静的看着这当年的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次看了,第一次是在基地。

    画面中的周礼到了候机大厅后,就坐在位置上看书了,那个女孩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。我们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监控,基本上都和之前的一样,没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送来的监控一共是从三个角度的视频,另外两个视角的我们并没有看过。所以,我们就开始查看第二个视频。第二个视频的角度是从周礼的左后方,看了两遍也没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最后是第三个视频,角度是从女孩这个方向的。

    这个角度的画面,我们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
    女孩成了主角,我看到她在低头看着自己的电话,好像是在看电子书。

    “唉,对了。周礼的看的那本书叫什么来的?”我脑子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程夏梦想了想,说:“刚才监控里我看到封面好像是廊桥遗梦。”

    “廊桥遗梦?”我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离不开感情生活啊!他也不例外。”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我忽然意识到什么,于是马上让程夏梦给曲佳的那个室友打了一个电话,问了问曲佳这段时间在读什么书,得到的答案是一本爱情书籍。那室友还说,曲佳为人虽然腼腆乖巧,但她同样渴望属于自己的爱情和白马王子,她非常羡慕小说里的爱情。

    “都是看爱情小说。”我资源自语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反问:“难道跟书有关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不知道,我就是感觉有点凑巧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忽然发现在画面中出现一个人,这个人就坐在曲佳和周礼的后面隔几排。这个人我们见过,但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人是个老头,年纪应该是70岁左右,穿着一身米白色的唐装,身形有点消瘦。另外感到奇怪的是,他的手里正摆弄着一根红色的细绳。

    看到那条红色的绳子后,我的潜意识告诉我,这个老头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注意这个老头,你看他身边没有行李,手里没有机票和护照,根本就不想是要坐飞机旅行的人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把画面定在那里,自信的观察后说:“你认为这个老头和周礼的案子有关?”

    “我有这个预感。对了,我们最好能看看今天案发小区的监控,如果看到这个老头那就可以证实了。”我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就把那边的视频监控拿来。”程夏梦说了一声,走出了会议室。不打会儿就再次那这个一个移动硬盘进来,把小区的监控画面播放出来。

    从早上到晚上的监控我快速播放,知道了晚上7点多的时候,在画面中我们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就是个在机场的老头。他从小区进入,然后开始在小区闲逛。更诡异的是,他在事发的楼下待了能有五分钟,什么都没做,就是站着抬头看着这栋楼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然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