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1025章 周礼的回忆

第1025章 周礼的回忆

 
    听完室友对曲佳的描述,我们越来越感到这事情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都不像是烂搞的人,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曲佳的临时住宿里出来,我们就大算会刑警队,但是程夏梦接到了二叔的电话。

    原来周礼刚刚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们马上就开着车,直奔医院。

    到来病房门口,看到医生正在里面给周礼检查,我们于是就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刘文武带着几个人来了。

    询问后知道,原来他怕周礼在这里不安全,就带人过来负责保卫工作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大夫和护士从病房里出来,我们马上就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礼躺在病床上,他的肩膀、手臂、肚子都有包扎,应该是那个女人咬的。

    我嘿嘿一乐,说:“行啊,周主任,你这玩女人都玩到病床上了,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!连你也认为我是那种人,我······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女人。”周礼显得非常委屈,极力的在为自己分辨。

    我马上说:“哈哈,跟你开个玩笑,看把你吓的。对了,当时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记得当时小刘把我送到了机场,我本来打算回去看老婆孩子的。当时我就坐在候机大厅看书,忽然感觉到······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,那种感觉就好像我那时候非常想得到爱情,得到一个女人的温柔相待。”

    “与其同时,我也就看到了在我旁边有个女孩,她也看着我。那目光令我非常的感到,想要认识她、占有她。不怕你们笑话,我对我老婆都没有过那中强烈的欲望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就鬼使神差的坐在了那女孩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周礼的讲述,感到有些奇妙,我这种经历我可没有遇见过,这种离奇的案子跟没有接触过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本以为自己的行为非常鲁莽,但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。而那个女孩好像也不排斥我,而且还挺喜欢我的。我认为我和她是一见钟情了。”周礼的脸上露出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周礼看看程夏梦,明显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说吧,我是警察很专业的。”程夏梦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周礼叹了口气,说:“然后我们两个的关系突飞猛进,简直比恋人还要好一样。然后我们就走出了机场,当时我们只想着找个好的餐馆吃上一顿的美味的午餐,然后到酒店里好好的······额······你们懂的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程夏梦摇摇头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男一女到酒店还能干什么?”我这时候看着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找了个法国餐馆,点了海鲜和红酒,我们两个······吃饭的时候都能感受到彼此的热情和爱意。我和她的那种感觉,比我当初和老婆谈恋爱的时候还要好。”周礼看着天花板,回忆着说。

    程夏梦嘟囔了一句:“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,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!”

    我感觉她这句话就是跟我说的,自然不能去反驳。

    周礼接着说:“吃饭后,我们马上从餐馆里出来,就到了对面的一家酒店开了一个房间。我们·····我们进到房间里就开始疯狂的亲吻、抚摸对方、我们马上就脱掉了彼此的衣服,当我看得到她躺在床上的时候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唉唉唉······我们这是在调查,不是听你讲黄色故事,你就说重点吧。”我担心他把那些过程都说出来,污了程夏梦的耳朵。

    周礼说:“我也没干什么了,你紧张啥。我当时看到她的身体后,心里冒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欲望或者说是想法,我想把她吃到自己的肚子里,因为我实在是太想拥有她了。当我把这种想法说出来的时候,没想到她也有这样疯狂的念头,于是我们就······我咬你,你咬我一口的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,这太不正常了是吗?想在想来,我当时一定是受到了某些影响,按个女孩一样。对了,那个女孩现在这么样了?”周礼终于想起了那个女孩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很遗憾的告诉你,她死了。”程夏梦回答。

    周礼本能的想从病床上做起来,但马上就被自己的伤口给“按”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死了,她······是我杀了她对吗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你咬破了她的颈动脉,她失血过多而死。”

    周礼不说话了,显得非常的懊悔,躺在那里也不知道想什么,足足有一分钟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悄悄拽拽程夏梦,想从病房里出去。

    “夏梦、一鸣,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事情的真想,那个女孩绝对不能白白的死去了。我敢保证,这绝不是我的本意,一定是什么东西左右了我们当时的想法,一定是这样的。”周礼这时候躺在病床上,看着我们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件事我们一定调查清楚。”程夏梦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养伤吧,如果有进展的话,我会通知你的。”我也说道。

    从病房里出来后,刘文武说:“如果二位有什么需要的话,尽管跟我们说,为了能帮助主任洗脱冤屈,我们一定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周礼能有你这样的助手,真是好福气。”我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这时候,程夏梦说:“我们是不是应该通知周礼的老婆和女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这事如果让老婆知道了,总是不太好。他非常恨死你不可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后,我们回到了警局,跟二叔说了这一天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又是什么灵异案件吧!”二叔坐不住了,来回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走。

    我喝着他上好的普洱,说:“是不是得需要调查,不过我可没从死者还有周礼的身上感到到什么异常的气息,他们的闲人不是被寻常的邪秽操控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法医科来了电话,说死者的解剖已经完毕了,让我们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