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1024章 调查
    第二天,我和程夏梦到了市局。

    和二叔简单的见了个面,我们就直接去了法医科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看到秦法医带着小宋在工作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秦法医看到我和程夏梦进来,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解刨台上躺着一个女人,应该就是昨天晚上被周礼要死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上已经五官不全了,脸颊上的肉被咬掉了几块,看着有些恐怖。那双眼睛直至的看着天花板,充满了死亡的空洞。

    身上有多处伤口,我虽然不是法医但看着伤口的边缘,就知道是生生咬下来的,真不知道当时该有多疼。

    “看这里,死者的颈动脉被咬断了。”

    秦法医指着死者脖子上的伤口,说道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凑上去看了看,血管、肌肉、显露无遗,伤口确实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人的牙齿也有这么大的威力。”我不禁感慨道。

    小宋嘻嘻一笑说:“别忘了,我们本来就是动物,只不过相比较更高级一些,但牙齿的咬合力也是听惊人的,要不然你凭什么吃牛肉干、坚果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问:“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起码从表面看就是一般的伤害案。得到到解剖后,我们才能给你完整的验尸报告。”秦法医说道。

    从法医科出来后,我们回来找到二叔。

    “这件案子就交给你了,夏梦。”二叔坐在办公室里,冲我们说。

    程夏梦看看我,然后说:“那我们先去基地看看,说不定能打听到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这想的。对了,完事后我们应该再去死者家看看。”我补充着说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从警队出来,这时候胖子给我来电话,问我今天为什么没去铺子。我就把周礼的事情跟他们说了,两个人听说后都感到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到了基地。

    我们找到了找到了周礼的助手——刘文武。

    “二位今天来的不巧,我们头会老家探亲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见面,他就笑呵呵的对我们说。

    我们和刘文武也比较熟悉了,他是周礼从别的地方调来的,也才半年多。比我大两岁,为人比较和气,也比较聪明,擅长的是资料收集和整理,充当了周礼的秘书角色。

    “探亲?”我看看程夏梦。

    “对啊,周主任昨天就坐飞机走了,估计得一个星期吧。”刘文武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点点头:“原来他用了这个借口。”

    刘文武看我们两个脸色不好,忙问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,如果有急事的话我可以帮着联系主任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摇摇头,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大概的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什什么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刘文武听了后,根本就不相信:“不可能,我们主人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,他怎么可能在外面有女人,更不可能杀人,而且还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们还在调查,对了,你这几天有没有发现你们主任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,或者接到什么神秘的电话?”程夏梦问道。

    刘文武回忆了一下,然后非常肯定的说:“没有,我基本上是每天都跟在他身边的,他甚至接电话都不避讳我的。这几天我们一直在追查饕餮之母的下落,没发现主任他有什么异常。更没有什么女人给他打过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有点奇怪了。”我不禁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说道:“他昨天请假说不定就是为了约会那个女人,但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呢。又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对了,是我昨天把主任送到机场的,你们可以看看机场的监控。”刘文武这时候说道。

    我想起来,这里就能看到机场的监控,于是就让他带着我们去看。

    火车站和机场的监控都是连接基地的,只要输入指令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我们把昨天机场的监控掉出来,看是查看。

    画面的时间显示是上午9点20分,周礼拎着行李箱走进了机场大厅。

    他在打听里看了看时间,然后在休息区找了个地方休息,在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到了9点45分的时候,他突然太头朝在一个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在画面里,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在理他有五六米的一个空座位上,同样坐着一个女人。与此同时,那女人也看着他。两个人对视了能有十几秒后,只见周礼忽然站了起来,拎着他的行李箱径直走到那女人身边,然后坐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两个人就开始说话,女人更是动作暧昧的躺在了他的怀里。而周礼也顺势搂住了她。他们两个坐在大厅里,能有十几分钟后,两个人忽然都站了起来,一起走出了机场大厅。他们甚至都没有拿各自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画面后,我们都感到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从画面中,我们很明显的意识到,他和那个女人之前是根本不认识的,但为什么他们两个竟然能怎么快的熟悉,甚至表现的如同热恋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就是一见钟情吗?”刘文武看着监控,问我和程夏梦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在怎么一见钟情也不会发展的这么快,而且他们两个人都没有那自己的行李箱,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们被迷惑了·······或者被什么控制了?”程夏梦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知道,只能等着他醒了以后,我们再问。”

    从基地出来,我们就直接奔了受害者的家。

    受害者叫曲佳,是一个外资的人力部门的员工,今年才26岁,是东北人在帝都工作。二叔通过身份证找到了她暂时住在某个小区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我们就到了曲佳租的房子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个同样二十来岁的女孩,她和曲佳是同事,也是外地人,她们两个共同负担房租。

    我们把曲佳死亡的事情跟她说了,对方非常震惊,尤其是当我们说到她和一个男人在宾馆开房的时候,她根本就相信。

    按着她的话说,曲佳是一个非常自爱的女孩子,因为她长得不错,公司追究她的人不少而且还有高层在内。但是她从没有和任何男人出去过,非常的自爱,一下班就和妈妈通电话,然后就和她一起看韩剧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