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1010章 剥皮
    当赵寅说出鬼这个字的时候,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三个同伙,齐刷刷的看着他,仿佛真看到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!你们还真相信这世上有鬼啊!真要是有鬼的,我们几个在四年前早就死了,还用等到现在?”赵寅此时已经处于癫狂的地步,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,更不会相信什么是报应。毕竟,他的家庭和地位是不可能让他有什么差池的。

    那三个人听赵寅这么说,脸上原本凝重恐慌的表情,也渐渐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那个叫江风的胖子忽然说:“对,正所谓神鬼怕恶人,我们都是官宦子弟,连国家都是我们的,即使是有鬼又怎么样?她也是华夏的鬼,只要是在华夏国家我们就是天!”

    看着胖子的极其猖狂的样子,我冷笑了一声对二叔说道:“我们还是回去吧,有些想死拦都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二叔听见江风说的话后,也感到非常反感:“国家是人民的,不是你们几个纨绔子弟的。”二叔说完,转身就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那个叫江风的不屑的笑笑:“谁手上有权利国家就是谁的。人民的?只有傻子才会信!”

    我懒得和他们这些垃圾废话了,也跟着二叔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像话,猖狂太猖狂了。”二叔出来后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我给他点上一根烟,说道:“呵呵,放心他们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报的。”

    二叔抽完一支烟,情绪总算是平复一些了,看看时间也是该吃午饭的时候了,就和我找了个地方,简单的吃些东西。

    下午,他回到市局开始接着调查张苍的案件。同时开始安排便衣,对赵寅他们展开监视活动,我则是回到了程夏梦的家里,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晚上7点多的时候,我又和胖子还有老魏头到开着车到街上转悠,到了10点的时候,我们把车子开到了赵寅别墅的对面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有了二叔安排的人,也是刑警队的同事我也认识,大家一边聊天一边监视赵寅。这小子今天倒是很老实,并没有出去花天酒地,找了一帮朋友在家里开派对,可能人多给自己壮胆。

    透过玻璃窗,我们能看到里面俊男靓女确实挺多了,听说还有几个小明星捧场。胖子看着别墅里的声色犬马、紫醉金迷,一个劲儿的感叹眼红。

    “唉,人家这才是生活啊。我们充其量是生存!根本就没法比啊!”胖子添了添嘴唇羡慕道。

    老魏头也说:“我别的不羡慕,就是看着他拿出来的那些好酒,跟他们喝真是白瞎了。这些小孩能喝出个毛,都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时间,已经是午夜了,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通宵了。

    和负责监控的人打了个招呼,我就拉着胖子和老魏头离开了,回到家里休息。

    铃······铃······

    突兀的电话声,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我没有睁眼用手摸到了床头,把电话放在了耳边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“赶紧过来,这里又发生凶案了。”

    是二叔的声音,我马上睡意全无,从床上做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死了?”

    “江风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胖子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·····”

    二叔把地址告诉我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马上穿好衣服,用最短的时间洗漱了一下,然后就冲到了楼下,打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案发现场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时候,我的情绪还是难以平复,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第二个死者了,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女尸所为,但听到二叔的语气应该差不多。还有就是程夏梦,我真的不想让她在杀人了,即使是被女尸控制的,杀的都是一些垃圾。

    出租车停在一个高档别墅小区,这里竟然里昨天张苍所在的那个别墅小区不远,开车也就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当我找到出事的别墅是,就听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,从人群中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儿啊·······我的风儿·······你死的好惨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哎呀······我不活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从外面终于挤进人群,看到在路边有一伙穿着便装的人,其中有两个一男一女异常的悲痛,应该是江风的父母了。旁边还有几个人,不知道和他们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叔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看到二叔站在门里,面色不好。

    我赶紧进了别墅:“什么情况?是夏梦干的吗?”

    二叔摇摇头:“小区监控里没有出现夏梦的影子,女尸的也没有,估计是从别的地方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肯定是她们?”我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尸体就知道了,而且当天晚上死在的父母也在别墅里,但却丝毫没有察觉,这不奇怪吗!”

    二叔和我一边说,一边上了别墅的二楼。

    以上二楼,我就看打了秦法医和宋小花站在门口,脚上套着一次性的鞋套,脸上带着口罩。

    宋小花说:“师父,我这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这么个死法,比昨天的还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见过,确实有点触目惊心。不过这也一次学习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我先冲他们打招呼:“二位好,怎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宋小花笑着说:“我们这是先观察一下,然后在进去仔细检查,这个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害怕了。”我打趣道。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我就的眼睛余光就扫到了卧室里,感觉屋子里好像站着一个人,马上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,也把我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就在这卧室墙上确实是站着一个人,但是感觉有点奇怪。我看了足足十几秒后,终于发现了真想,不禁冒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整张人皮吗?”我问秦法医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在看看床上!”

    我顺着墙上那保存完好的整张人皮往下看,只见在大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赤红,血肉模糊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被剥皮的。”秦法医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我抑制住胃里的不舒服:“确实有点恐怖。”同时,我心里也在祈祷,这不是程夏梦的干的,但我知道这有些不可能。

    大家进了房间,我看到江风的血淋淋尸体躺在床上,血已经侵透了整张大床。身上的脂肪、肌肉、血管······这里简直就是一堂生动而恐怖的解剖课堂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