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1003章 越来越诡异

第1003章 越来越诡异

 
    我们四个人站在门口,往外看去,那人影一晃一晃的找我们走过来。

    人影在经过窗户的时候,被窗外透过来的月光照到。

    当我们看到那人影的样子的时候,都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尤其是我!

    那是个人,全身赤课一丝不挂,周身上下都透着灰白色,皮肤有些肿胀。这种样的尸体,我当然有印象,因为那是我梦中看到过的,那些泡在福尔马林尸池的尸体才会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”我看着那一晃一晃,慢慢靠近我们的尸体,额头上冰凉一片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实在是诡异了,从开始解剖尸体起,怪事就一间接着一间。我不禁回头看了看,那安安静静躺在解刨台上的尸体,又看看那不断朝我们走来的,散发着福尔马林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抽出两张灵符,对程夏梦和秦法医他们说,你们先进去这里交给我了。

    程夏梦拉着秦法医和宋小花返回解刨室,我一个人夹着两张灵符,直奔走廊的那具尸体。

    走廊里,尸体的速度很慢,我加快脚步,要冲过去结束这一切。

    终于跑到尸体面前时,我打出一张斩邪符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斩邪符打在尸体的身体,尸体浑身抖了一下,然后斩邪符炸开,尸体开始冒出阴气,随后慢慢的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我拿着灵符,站在原地并没有马上返回去,以为还有第二个出现。可是过了大概两三分钟,也没见什么异常发生,只好再次回到了解刨教师里。

    “那个走廊里的是鬼吗?”宋小花见我进来了,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我一乐:“待会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。”她感觉低下头,帮着秦法医工作。

    我在一旁看着这个无名女尸,总是觉得这东西不寻常,自从她出现后,就怪事连连。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么多事,应该和她有关。

    但我有感受了一下,发现这女尸并没有什么古怪的,没有尸变、没有怨气······我忽然想到了从她肠子里拿出了那个古怪的符号,难道是那个东西吗?

    我走到桌前,抽出一张斩邪符拍在了那张兽皮上,但斩邪符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符号上没有邪术。”我疑惑的嘟囔着。

    程夏梦也站在我旁边,说道:“你怀疑是这个东西搞的鬼?”

    “尸体没什么不对劲的,那就只有这个了。”我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秦法医说道:“一鸣,我们要给女尸开颅,这符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马上走过去,把贴在女尸头上的镇尸符撕了下来,转而贴在了她的脖子上。然后我又不放心,把抽出几张镇尸符,分别贴在了尸体的四肢上。

    秦法医用解刨刀把女尸头顶的头皮先割开,然后把头皮掀开。头顶的长发,遮盖住了女尸的脸。

    接下来,宋小花就拿着电锯,开始给女尸做开颅工作。

    吱吱吱······

    电锯切割者女尸的头骨,那声音听了让人感到浑身一阵激灵。几分钟后,一项精密的开颅完成了。秦法医过来用如同给别人摘帽子一样,把女尸的头骨从大脑上拿开。

    我特意还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时候,秦法医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个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宋小花看着无名女尸的大脑,脸上也露出了意思恐惧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异口同声的问:“怎么了,有什么不对劲的吗?”

    秦法医脸上的表情非常凝重和恐惧,好像看到了非常可怕的事情。宋小花也一样,竟然躲在了秦法医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看着被开颅的女尸,却没什么发现,不知道他们看到什么,竟被吓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这······这个大脑,这个大脑根本就不想死去三四年的样子······”秦法医一脸惊恐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有点不明白。

    程夏梦也问道:“什么意思,你是说这个大脑还活着?”

    这时候,秦法医再次把目光集中到了女尸的大脑上,然后哆哆嗦嗦的说:“从外表看是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我没见过多少死人的大脑,活人的更是么见过,所有我看着这个大脑根本就体会不到秦法医和宋小花的恐惧。

    不过听他们这么一说,我也感到这个确实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秦法医拿着一把解刨刀,颤颤巍巍的从女尸的大脑上割下了一片,然后放在了一个显微镜专用的玻璃盘里。

    他拿着这个东西,来到了工作台,那里有一台显微镜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刚刚切下来的那片大脑组织,放在显微镜下观察。

    只过了不到十几秒,之间秦法医突然蹦了起来,退后几步指着显微镜冲我们说道:“她······她······她果真还活着!!!”

    秦法医的声音中,透着恐惧的尖叫,浑身哆嗦个不停。宋小花听到自己的师父都这么说了,妈呀一声,就躲在我的和程夏梦的后面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向躺在那里的女尸,心中不免疑惑丛生,那女尸是越来越诡异了,我倒要看她能耍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然,秦法医大叫一声,然后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全身开始慢慢变黑,不断的在地上挣扎,和那些白天住院的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嘎巴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秦法医又发出一道凄惨的假声,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的右手手腕改变了个方向,那是人根本就不能达到的一个扭曲的方向,应该是骨折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马上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秦法医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秦法医此时已经痛的不成样子,浑身冷汗直冒,艰难的说:“我的······我的手折断了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嘎巴!

    他刚说完,我们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到秦法医的左手手腕,也莫名奇妙的被折断了。

    嘎巴······

    嘎巴······

    紧接着,秦法医的双腿脚踝那里,双双骨折,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,生生的掰断了秦法医的四肢。

    我马上拿出驱邪符,贴在了秦法医的身上,希望这个管用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