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999章 怨力纠缠
    听着二叔说的,我站在门口往里看了看。

    透过玻璃,我看到这是一间教室。

    一边是课桌和板凳,一边是一个大型的解剖台,解剖台上淌着一具女尸。

    女尸全身赤课,安静的躺在上面,头凌乱的散在头部周围。由于距离的原因,我没看出这女尸的年纪,不过感觉应该非常年轻。

    女尸的身材玲珑有致,全身呈现出灰白色,身高大概在1.7米左右。

    “这女尸什么来历。”我看了眼,然后问二叔。

    二叔摇摇头:“不知道不过我们还在调查,医院里没有这女尸的资料,现在我们只能叫她无名女尸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这时候,程夏梦有些疑惑:“医院里怎么可能没有女尸的资料?”

    二叔说:“可能是因为时间太长的缘故,不过已经有我们的人在查了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那些学生的病情确诊了吗?”我忽然想起来,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叔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“是医院来的,我先听听是什么情况。”二叔马上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我推开了教师的门。

    程夏梦也和我一同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来到尸体旁,我这才从近距离观察她。

    年纪应该在十二五六岁的样子,虽然脸上毫无生机,但不可否认她生前一定是个漂亮的姑娘。那双眼睛呈现出一种灰白色,是死亡后的正常反应。这女人的身材非常好,四肢匀称,腰肢纤细。但是我注意到她的双手双脚那里有淤青,应该是生前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程夏梦问我。

    看着尸体,一个花季年龄的少女就这样死了,心中不免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我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怨气,说道:“有怨之人。”

    从兜里抽出一张镇尸符,贴在了尸体的额头上:“有怨无怨,你都已经死了,不如看开些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从教室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医院那边怎么样了?”我问二叔。

    “那些学生没有好转,好像感染了什么细菌似的。”二叔回答。

    我让二叔先把这里用封条缝上,同时又在门上贴了一张驱邪符,然后就跟着大家走出医学院,众人直接奔了不远的医院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后,我终于看到了那些同学。

    一间硕大的病房里,放着二十几张病床,没张病床上都躺着一个人,男女都有基本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黑色,如同非洲黑人,而且身上开始有的溃烂。他们的眼睛充血,不断的在床上呻吟着,看样子非常遭罪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扶着他们的主治医师来了,和二叔说了情况。

    “病人的血液和尿液都在化验当中,现在还没有结果。不过可以肯定是这不是传染病,起码病人不会把病传染到其他人身上。”主治医师看着那些同学,接着介绍,“根据病人们的描述,他们的身体很痛,四肢尤其是关节位置,非常疼。但经过我们的检查后,并没有现什么可以的,骨骼完好,也不是神经痛或者其他的病原体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那些同学不断的哀号,有些于心不忍,于是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一个男同学床边,我问道:“同学,你现在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呃······我,我感觉自己的手脚非常疼,就好像断掉一样,而且······而且身上也疼,好像被人打过一样。”他艰难的描述着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散着一种诡异的气息,靠传统的医疗手段根本就无济于事。我给了二叔一个讯号,让他把主治医师支开。

    二叔收到我的讯号,然后小声的和主治医师说了句什么,然后所有人都离开了病房,只有我和程夏梦两个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从自己的包里找出了所有的驱邪符,然后把它们叠好,让程夏梦把这些驱邪符放在这些同学的胸口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有的同学看到程夏梦手里拿的灵符,忍着疼痛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治好你们病的东西,不要多问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一听这东西能治疗他们身上的病,就不再怀疑了。

    我又拿出了朱砂和毛笔,在每个人的肚子上都画上了一个护身符,加了一道保险。

    等这些都弄完后,再看这些同学,他们的气色好多了,皮肤没有刚才那么的黑了,正在慢慢的回复原貌。

    “我,我的皮肤好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是啊,身体也不太疼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谢谢你们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病房里,那些同学对我和程夏梦感谢道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终于慢慢的变好,我也松了一口气,还好这灵符有用。最后,我拜托那些同学不要和大夫说我是如何治疗他们的,他们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等主治医师和二叔他们再见进来的时候,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。现在的同学们已经回复了大半,那主任医师彻底傻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这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趁着主治医师愣神的功夫,我们从病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行啊,这就搞定了。”二叔佩服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擦擦汗,说:“他们是被怨力所缠,没什么大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尸体该怎么办?”这时候,程夏梦问我和二叔。

    我想了下,说:“这尸体的怨力极强,如果强行烧毁的话我怕生意外,不如我们先看看这女尸到底是怎么死的,给她沉冤昭雪说不定能化解。”

    二叔抽着烟,寻思了一阵后终于答应,于是就要命人把尸体带到警局,但被我阻止了。

    我的理由是,警局的煞气太重了有可能和尸体犯冲,不如还在医学院的解剖教室里进行,应该是比较稳妥的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下午我就叫法医过去,不过你也得在场啊,我怕还会出什么乱子。”二叔有些担忧的说。

    我一乐,说:“这个自然了,没有我在场我还不放心呢。”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到了下午3点多了,我们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饭,于是就先找个地方简单的吃了些东西。

    等法医他们到了医学院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,看来今天晚上又是个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