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59章 情诗
    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,年纪应该不大但是头已经全都白了,女人神情有些呆滞,一脸的落寞。八一中?文网 ? W≈W≤W.81ZW.COM

    “你们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警察,过来向您了解一下宋玲的事情。”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妇女哦了一声,点点头,说“那进来吧。”然后转身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们走进客厅,“请坐。”中年妇女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坐在沙上。

    她说,“我是宋玲的······母亲。”她声音有些沙哑,而且语气平静的让人感到心疼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们来就是问问您,关于宋玲的事情。”程夏梦尽可能的不让她感到不舒服,接着说,“您不能不想想,在宋玲出事前的几天,她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?”

    宋玲的母亲目光有些呆滞,听完程夏梦的话,能有十几秒没有说话,好像在想着什么人。我们几个也不敢打扰,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等着。

    做了一会儿,只见她微微摇头,“玲儿好乖的,她······她不爱说话,性子内向也交不到什么朋友。自从······她父亲去世后,就更是如此了。只有每个周末她回来的时候,看到我才露出些笑容。”

    我们听着,也没现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胖子突然问,“阿姨,按个宋玲在学校没有男朋友啊?或者暗恋的男生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胖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。

    宋玲的母亲一听,愣了一下,然后又是好一会儿的沉默,最后说道,“我记得在她出事的一个星期前,她······哦,我就这跟你们拿去······”说着,起身慢慢的走进了一间卧室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看看程夏梦和胖子,不明白。

    胖子也看看我和程夏梦,表示也非常糊涂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一分钟,她才从里面出来,只见手里捧着一个盒子。她捧着盒子来到我们身边坐下,然后慢慢的打开了那个盒子。

    我们一看,只见里面有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一盒德芙巧克力。

    一只玫瑰花。

    一个造型可爱的水杯。

    还有几张贺卡。

    我拿起其中一张贺卡,只见里面有字:

    爱上你我就找到了年少情梦

    爱上了你我的心海就百转柔情

    今后的时光只愿为你一人做梦

    心底永远荡漾着爱你的深情

    无论是海水干涸

    还是大地无楞

    心永远为你魂牵梦萦

    爱你一生不变

    你开心的时候

    我来欣赏你的笑容

    你难过的时候

    我来驱散你的愁容

    爱你一生不变

    你寂寞的时候

    我来点燃你的温情

    你孤独的时候

    我来抚慰你的心灵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这是情诗吗?”我拿给程夏梦看。

    这自己一看就是男孩子写得的,显然是有人暗恋宋玲。

    我对这个非常好奇,按着宋玲的性格,她恩交到男朋友的可能性非常底,而且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,也说她本来就没有什么朋友,并没有同学反应宋玲有男朋友或者什么暗恋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们能不能把这些贺卡带走,等完事一定还回来。”程夏梦用商量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宋玲的母亲想了想,点点头。

    从宋玲家里出来,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,在饭桌上我问胖子,“你刚才为什么会突然问宋玲有没有男朋友?”

    胖子看看我,说,“上大学不搞对象那也太不正常了。我就是按着自己的本性,问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阵无语,还以为他现了什么端倪呢。

    吃完饭,就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,我们回到了距离,把这些贺卡又仔细的看了一边,一共是六张贺卡,几乎是一个礼拜一张。从开始的暗恋,到后来的表白,越来越热烈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能对别的女孩子没什么用,但是性格内向的宋玲,可是非常有杀伤力的。”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男生是谁,难道是白世仁吗?看着不想啊,他根本就不肯看上像宋玲这也的女生。”胖子说。

    我也支持胖子的这个观点,白世仁喜欢也是喜欢班花,校花那种级别的,宋玲不仅为人内向,长得也非常一般,可以说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特点。

    到了下班的时间,我们依旧没有什么线索,于是就下班回家了。

    胖子去找老魏头,我和程夏梦回到家里过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躺在沙上,程夏梦看看我,说,“你看人家表达爱意都能写个情诗什么的,你这么长时间和我表达过吗?”

    我不屑的一笑,说,“爱是可不是光用嘴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程夏梦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嘿嘿的说,“更需要做,爱是要做的。哎呀······”忽然感到自己腰间一阵剧痛,程夏梦又开始掐我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给我说情诗,我就接着掐。”程夏梦一边用力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人家都是自的,哪有你这样逼人的。好好······我说就是了,你别那么用力。”我马上叫唤着。

    “大海啊,全是水。”

    “骏马啊,四条腿。”

    “美女啊,你说你多美。”

    “鼻子······鼻子下面是张嘴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上了爱情的贼船,癞蛤蟆终于吃到了白天鹅!”

    我终于在程夏梦的淫威下,胡乱的说了几句所谓的情诗,她这才放开我腰间的嫩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们就接到了二叔的电话,又有一个学生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冤魂在报复。”我说着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等我们开车来到学校的时候,现这里的气氛更加的压抑了,校园沉浸在一丝的恐惧之中,许多学生就在操场上聚集。

    出事的地方是教学楼,3楼的一个杂物间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三楼,这里已经被彻底封锁了,我们来到杂物间这边,看到二叔站在走廊里和手下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二叔见我们到了,说。

    打过招呼,我们就进了杂物间。

    这杂物间不大,能有十几平米的,平时都是对方一些工具,杂物的地方。只见在墙上挂着一具尸体,血已经然后了墙面,一看死者我们居然认识。

    就是白世仁的那两个死党中的一个,叫吴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