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58章 有隐情?
    “有点诡异呀。八一?中文网  W=W≤W≤.≠8≤1≠Z≠W≤.≈C≈O≈M”

    我看着监控画面,说道。

    二叔看看我,狡黠是一笑说,“那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胖子有点无奈,但也只能答应下来,程夏梦协助我们调查学校的凶杀案。

    先是要弄清死者的背景。

    这方面,警方已经有了初步的资料。

    死者叫白世仁,大二的,比我小一届,家市蜀地的,警方已经通知了家属,估计明天就会到这里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从监控室里出来,就直奔白世仁的寝室。

    到了寝室,现里面没有人,其他人应该都去上课了。

    找到白世仁的床铺,我们开始一顿翻找,出了一些零钱,公交卡,还有漫画什么的,也没出什么有线索的东西。

    程夏梦之前在他的手机里翻到了通话记录,现有他和两个人保持着比较紧密的联系。这已经让教导主任就找了,待会到会议室就能询问他们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们在寝室里没现什么东西,这时候,下课的铃声响了。

    我们就寝室里等着白世仁的那几个室友。

    过了不到几分钟,不断有学生回到自己的寝室。

    三个男同学从外面走进来,一看到我们几个陌生人,其中一个问,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胖子显摆的时间到了,说道,“我们是警方的人,这位是程警官,我是金警官,他是张警官。”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也没点破,其实有了这样的身份,也是有一定帮助的。

    白世仁的室友一听我们是警察,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些许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吗嘛!坐坐······”胖子跟个领导一样,让几个同学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程夏梦问,“相信关于白世仁的事情,你们应该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已经知道了。”三个同马上回答,显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程夏梦又问,“那这几天白世仁有没有什么反常的情况?”

    三个室友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都没有第一个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都想到局子里呆几天,你们就会说!”胖子狐假虎威的看着三个同学,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······没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三个人一口同声的回答,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说。”胖子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同学,马上说,“其实我们三个人和白世仁的关系不是那么的近,这个人说句不好听的,有点狂妄自大,我们三个他谁都抢不上,还喜欢捉弄人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他的这句话,立马就引来了其他人的符合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都收到过他的捉弄。我一次他在我的水杯里放了泻药,我······上课的时候差点憋不住拉裤子里。”一个同学跟我们讲。

    另一个同学也说,“还有一次,他把痒痒粉放到了我的内裤里,我······我那天别提多尴尬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和这三个同学的询问,我们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白世仁,人缘确实不怎么样?因为家庭相对比较优越,看不起和他同寝的三个同学,时不时的喜欢作弄人。

    从寝室出来,胖子就说,“这货死了也活该,人缘真是太差劲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去问问那三个人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到了会议室,教导主任和那两个白世仁的好朋友都在等。

    我们走进小会议室,教导主任就开始给我们介绍。

    一个叫吴刚,还有一个叫李佳航,两个个人对我们点点头。

    教导主任出去后,我们就开始询问。

    程夏梦问,“你们知不知道白世仁最近有什么反常没有?”

    “那个······我们其实和他并不是太熟的。”那个叫吴刚的,有些微胖的同学说道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李佳航也点点头,“是的,平时我们几个是会在一起玩,但并没有那么熟悉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程夏梦,心说这两个小子明显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装了,你们的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。”胖子这时候又开始装逼了。

    程夏梦说,“你们和白世仁的联系非常的紧密,我从他的微信,通话记录里都可以查到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两个人都不说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程夏梦按着程序问了他们两个关于白世仁的所有问题。包括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或者赶出一些过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这两个人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,根本就没有什么重要的。最后,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从小会议室出来,教导主任还在等我们。

    我和胖子对教导主任还是比较熟悉的,是个竞职尽责的老师。就是有时候比叫的严厉,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“老师,最近学校有没有生过类似的事情,比如什么同学意外死亡,或者出事的?”我问教导主任。

    教导主任最这些事情是最熟悉不过的了,他想了想说,“这样的事最近没有生过,但是在一个多月以前,生了一次学生坠楼的事情,是个女孩子从图书馆的顶楼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我一听这个,心里终于有了些眉目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生叫什么?是因为什么坠楼的?”我马上问。

    教导主任说,“那个女生叫宋玲,也是大二的学生。为人挺低调的,比较文静,也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们跟着教导主任到了他的办公室,调出了那个叫宋玲的档案。

    宋玲从照片上看,长得一般,甚至说有点丑,家里是本市的,学习成绩也不错,算是个学霸了。

    程夏梦说,“我们先去她家里看看吧,顺便调出一下那案子的卷宗。”

    我们从学校出来,就到了学校管辖区的分局,调出了当时的调查卷宗。看了卷宗没现什么可疑的地方,好像是以外坠亡。

    从分局出来,我们就直奔了宋玲的家。

    宋玲是单亲家庭,只有一个母亲抚养她,宋玲的父亲在五年前出了车祸去世了。胖子在车上,说,“真是祸不单行的一家,显示父亲,现在又是女儿,不知道她母亲现在该有多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也听难受,这事放在谁的身上,都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宋玲的家里,这是个老旧的小区,我们上了楼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胖子敲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从里面出来一个沙哑的女人声音,“谁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