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51章 又死了一个
    程夏梦看着我,小声说:“你认为他们会说一个已经去世的同事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我一想也是,都是一个所里的,如果让人知道刘亮说高强的不是。?八一?中??文 W≈W≥W≥.≠81ZW.COM一定会遭到了其他同事的排挤,即使表面上不说,心里也会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回到家里休息,我把在马家镇的事情和她说了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这么说来那个白衣男子倒是有情有义的,比某些人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我一听这是话里有话啊,笑着问:“某些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程夏梦撇了撇我:“说的就是你,你是不是把王晓雅都忘了?”

    一听到王晓雅的名字,我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她接着说:“她在英国虽然有父母陪着,可却见不着你,你也不知道主动打个电话问问?”

    “啊,呵呵,那个······”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而且人家还怀着你的骨肉,你这个要当父亲的人,怎么也得尽点责任吧。”程夏梦有所指的说。

    我马上就冒了冷汗,王晓雅怀孕的事情,我可是慢着程夏梦,她是怎么知道的呢?

    “你······你都知道了?”我手心里冒了汗。

    程夏梦呵呵了一声,说:“其实我在上个月就知道了,只是没有挑明而已。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就突然给她打了个电话,问问她在英国怎么样了?王晓雅以为我是来兴师问罪的,就主动坦白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阵无语,但一点儿也不怪晓雅,她本来就觉得对不起程夏梦。

    “那······那你是怎么,怎么想的?”我的心情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程夏梦看着我,柔声说道:“说实话,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心情非常糟糕。但我想了一天,终于想开了。我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了,没有资格要求你什么,晓雅能给你们老张家传宗接代,也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程夏梦如此通情达理的一番表达后,我一把抱住她,什么语言在这一刻都显得苍白无力,我就这么抱着她,足足有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“怎么?就这么一直抱着?”程夏梦最后问我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低声低声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你就像个孩子,有时候像个······英雄。”程夏梦趴在我怀里说。

    我松开她,笑着说:“现在孩子······吃奶了。”说着,一把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早上起来,还没出门就接到了二叔的电话。

    又有一个警察死了,而且就死在了自己的警车里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事地点,死者家楼下。

    警察已经把周围已经封锁了。

    我们穿过警戒线,看到了那辆蓝白相间的警车。

    死者就坐在驾驶席上。

    看到死者的样子,让我浑身冒出一片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只见死者仰面坐上那里,全身长满了黄豆大小的脓包,密密麻麻的足有几千个,有的脓包已经破了,绿色的脓水从里面流出来,看着非常的恶心。而且,从车里飘洒出腐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法医这时过来说:“放心吧,没有传染的危险,初步判断是细菌感受的脓包病,但这么严重的还是第一次见到,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    现场调查的警察,这时过来给我们介绍死者的背景资料。

    死者叫张宇,也是幸福派出所的以为警员,今年3o死,在幸福派出所已经有6年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幸福派出所。”我看看程夏梦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是巧合了。”程夏梦说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三个警察从外面经来,其中一个就是昨天我见过的刘亮。带头的是个4o多岁的警察,一看就是领导了。

    “吴所长,你们来了。”程夏梦和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吴所长点点头,然后看了看车里的死者,叹了口气说:“程警官,我们都是同行,现在我们所里一下就死了两个同事,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,但这绝对不正常。还请你们一定刚要帮我们找到凶手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点点头,然后说:“现在也不能肯定这是人为的,只能等到相关的证据证明他们的死是人为的,我们才能走正常的程序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人为的,要不然不可能那么巧。”刘亮这时候忽然说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感到他应该知道点什么,但并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。

    现场弄了一个上午,总算是完事了。

    吴所长也带着人离开。

    我对程夏梦说:“你没现,那个刘亮好像知道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这么认为。”程夏梦点点头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我们并没有回到局里,而是把车子停在了幸福派出所的斜对面。一直等到他们下班,见到刘亮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跟着他的车子,到了他家的小区。

    刘亮下车的时候,我和程夏梦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!”他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程夏梦说:“我们想问问关于高强和张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刘亮的眼神有些闪烁,明显在躲避什么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是一个警察,如果知情不报,妨碍调查,知道是什么后果吧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保密我们的谈话,绝不会让你的同事知道。”程夏梦点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刘亮看看周围,眼神有些警惕:“要不到我家里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跟着刘亮上楼,进了他家里。

    “不满你们说,刚开始高强死的时候我没什么察觉,知道今天张宇也死了,我就想到了他们可能是因为那件事,被人报复了。”刘亮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什么事?”程夏梦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多月以前的晚上,我们辖区有人举报在一个洗脚房里有****交易,那天就是高强和张宇值班。他们两个到了那个洗脚房的时候,果真查到了一起****交易。但是那个男的现场有些反抗,不想跟他们两个会所里,主要是不想他们通知自己的家人和单位的领导到所里领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后来,那个男的在警察上突然口吐白沫,全身抽搐,最后他们把人送到医院的时候,那人已经死了。因为这个事,家属闹得很凶。”刘亮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,那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我怀疑的问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现在警察滥用酷刑,也不是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