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46章 下雪了
    听到钱小翠是这么骂刘大同的,我看看赵队长。八一?中?文 W≥W≠W≤.≥8≤1=Z=W.COM

    赵队长这时候正看着我,说:“一语成箴啊!”

    “活该,活该······”这时候,在炕上玩耍的孩子天赐,奶声奶气的冲我们说。

    我乐了,问:“谁活该啊?”

    “那个让妈妈生气的人······活该······”天赐摆弄着手里的一辆已经掉了漆的铁皮玩具车,挺着小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钱小翠马上把孩子搂在怀里,也很安慰,对我们说:“几位可比见怪,孩子瞎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笑了,小孩子要保护母亲的本能,让我们感到非常温馨,可爱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来之前董小兰的遭遇,他爷爷就是因为把老镇长用的钩子,毁成了手镯,阴灵附在那手镯上,所以那些对董小兰意图不轨的人,都造到了惩罚。

    那眼前的这个钱小翠,她的情况是不是和董小兰差不多呢?

    “大姐,我问问你身上有没有带着什么饰,饰品什么的,是祖上留下的。”我打量着钱小翠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?”她愣了一下,不知道我这么问是什么意思:“不满各位说,自从我父亲去世以后,日子实在是紧得很,哪有那个闲钱臭美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钱小翠伸出双手和脖子,亮给我们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件饰都没有,我这才注意到她甚至连个卡都没戴。

    从对话里问不出什么,我们就说在她家里随便看看。钱小翠也没反对,抱着孩子在后面跟着我们,时不时的回答我们的话。

    这房子已经听老的了,有的地方已经开裂,脱落。马镇长说等到天气好的时候,他找几个人过来给修修。钱小翠听了很高兴,一直嘴里说着谢字。

    三间房子,我们是一间一间的巡视,从两间卧室,客厅,到厨房一直到院子里的杂物间,我们都看了个遍,但也没现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有阴气,煞气,甚至连一定风水的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我站在院子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只是看着守卫,心里没了注意。

    这时候,哪吒和胖子两个人在逗天赐玩。

    胖子问:“你最喜欢玩什么游戏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和妈妈捉迷藏······听妈妈讲故事······还有堆雪人,我和妈妈堆的雪人可漂亮了呐······”说到堆雪人的时候,天赐转头问钱小翠:“妈妈,为什么不下雪了,我想堆雪人?”

    钱小翠蹲下来,笑着说:“儿子,现在不是下雪的时候啊,都6月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我就要下雪,然后堆雪人。”天赐毕竟是孩子,有些撒娇的说。

    钱小翠假装生气,说:“天赐又不停话了,妈妈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时间也不早了,于是说:“我们走吧,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从钱小翠的家里出来回到了马镇长家里,赵队开着车回局里了。吃完晚饭后,我和胖子还有哪吒躺在炕上休息。

    胖子问我:“你今天什么也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嗯,只有两种可能,一种就是问题根本就不是处在钱小翠,另一种是对方实在是太厉害了,瞒过了我的眼睛。”我看着天花板说。

    胖子扭头又看看哪吒,问:“我说这位神仙,你除了吃的多之外,还有没有什么本事了,今天你也在场,有什么高见吗?”

    哪吒看看胖子,根本就没生气,说:“我也没现什么,因为我的法力都没了,现在和普通人差不多。除非我法力恢复了,不过得需要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指你,得了吧。估计我就死入土了,你那法力也够呛能恢复回来。”胖子摇摇头,开始要睡觉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天的折腾,我也有些累了,于是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阳光透过窗帘出淡淡的光亮,我也逐渐的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几位,你们出来看看吧,这可真是那得的景象啊。”

    马镇长推门进来,就跟我们几个说。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的起来,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马镇长故作神秘的说:“出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胖子和哪吒也醒了,我们传说衣服,从屋子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一推开门,就感觉到一股寒意,顿时另我清醒的不好。

    只感觉一道刺痒的白色,进入自己的眼睛。用了几秒钟适应后,我睁开眼睛,顿时就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下雪了吗?”

    此时,一片白茫茫的血,静静的铺盖在镇子街道,院子,房屋上面。而且看着挺厚的,估计昨天半夜这雪下的不小啊。

    “我擦,都什么月份了还下雪?难道是有冤情吗?”胖子大呼小叫的说。

    哪吒从地上抓起一把来,说:“是真雪。但这不对啊,四季轮替是常态,这不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我也感到纳闷,这都6月份了,为什么会突然下起雪来。而且,昨天晚上我们也听了天气预报,压根就没有雪啊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忽然,我脑子里莫名的想起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和妈妈捉迷藏······听妈妈讲故事······还有堆雪人,我和妈妈堆的雪人可漂亮了呐······”说到堆雪人的时候,天赐转头问钱小翠:“妈妈,为什么不下雪了,我想堆雪人?”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了钱小翠孩子钱天赐昨天说的话。

    真的那么巧合吗?

    鬼才相信!

    “一定是钱小翠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胖子和马镇长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,哪吒说:“他的意思是说这雪和钱小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。

    马镇长有点不敢相信,但还是跟着我们到了钱小翠的家里。

    此时,钱小翠和他儿子两个人正在院子里堆雪人呢,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。钱天赐嘎嘎的笑着,小脸蛋冻的有些红。

    院子里,一个将近一米的雪人就矗立在地上,应该是他们刚刚堆的。

    一见我们几个又来了,钱小翠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马镇长,你们······又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