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44章 唯一的线索
    赵队长他们也到了医院。? 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 W≥W≥W=.≤81ZW.COM

    虽然不是什么凶杀案,但案件的起因非常诡异,所以接到电话后,他就带着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在走廊里,赵队看看里面躺着,已经马上纱布的刘大同,现在他说话都成问题,所以根本就录不了他的口供。

    我和马镇长简单了说了一边经过,赵队长越听越感到神奇。

    “燕子攻击人类!”他看看,在听我对案件的定性,是不是灵异案件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谨慎的说:“有可能是灵异事件,不过缺乏有理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赵队长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警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头,找到第一目击者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人马镇长当然认识,是镇子上的居民,叫马奔,有三十多岁,人长得挺老实的。

    “说说今天你早上看到的事情,要一字不漏。”赵队看着马奔。

    马奔连忙点头,腰有些驼的说:“今天早上我刚起来,就去了茅厕拉了泡屎。然后起来洗脸,刷牙······这些都弄完后,我就去叫我媳妇起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,让你说有用的,你说这些干什么?”边上那个警察马上阻止到。

    我在旁边看着,心说这个马奔可真听话,果真是一字不漏啊!

    “你别紧张,就说你看到刘大同之后的事情进过就可以了。”赵队提醒他说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这就说·······”马奔想了下,接着道:“早上我出门的时候,就看到了刘大同。他看着挺高兴的,还哼着的小曲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他干什么去?他说到山上去收网,前几天在布下的网该收了,也不知道能捕多少鸟。”马奔回忆着道。

    我听着就一皱眉,虽然我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环保主义,但捕鸟和盗猎我是非常痛恨的,尤其是那些扑珍贵野生动物的,比如穿山甲,东北虎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就看到山上飘来一躲黑云,当时我还纳闷这天挺好的,怎么会有乌云出来。但是等那乌云到了我们跟前的时候,我才现是个很多燕子。那些燕子哗啦啦的就把刘大同给包围了,然后不停的在他身上啄······”马奔连说带比划的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情,我们都知道了。从马奔的讲述中,好像出了燕子就没什么可以的了。

    让马奔离开后,我们大伙就在走廊里想原因。

    这时候,哪吒来到我面前,说:“到点开饭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时间,已经中午12点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马镇长说:“大家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帮人还有赵队长他们,叫了医院对面的一个饭馆吃中饭。在饭桌上,赵队长跟我说:“会不会这事跟方正镇类似,有个什么鬼怪的在惩罚恶人?”

    “关键这几个受害人到底是不是恶人?就目前看只有刘大同这个人有点不顾正业,其他的两个人都还好吧?”我看看马镇长。

    马镇长立刻给我们解释说:“第一个出事的叫马钢,家里是开了个小商店,因为镇上就他一个商店,所以生意挺好。就是价格比市里还贵,而且商品质量也不好,经常用一些假货糊弄乡亲们,大家都叫他黑心马钢。这个人脾气不太好,基本上和镇子上的多数人都生过争执,人缘一般。第二个是马寡妇,这老娘们和镇上的那些老娘们没啥两样,都是东家长西家短的扯老婆舌,好传个闲话,占个便宜什么的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等等······”我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马钢因为心肠坏,所以吃了自己的心肝。马寡妇好传闲话,造谣,所以长长了舌头。刘大同喜欢捕鸟,所以被燕子重伤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队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,说:“你是说这背后有人操纵!”

    中午饭就在讨论案情中吃完了,哪吒依旧是吃的最多的,我都看到马镇长冒汗了。我们返回到医院的时候,护士把刘大同的随身物品给了我们。

    其中有有一部电话。

    我打开后,看了看通讯记录,没什么可以。短信,微信什么的社交软件也没什么。知道我看到他的图片库,终于现了不一办的东西。

    照片库里,有几张女人的照片,一看就是偷拍的。

    从角度看应该是在窗户外面偷拍的,女人在屋子里,坐在一个木桶里背对着他好像在洗澡,看背影女人应该在三十岁左右,因为看不到脸所以也不知道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这个引起了赵队长的注意:“你们看看这个日期。”

    日期显示并不是一天的,而是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跨度。知道我们翻到了最后一张,女人好像现有人偷拍自己洗澡,终于回头了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当时刘大同也有点害怕,这张照片照的并不清晰,基本看不到女人的脸。只能从轮廓看,这女人现有人偷拍自己在大叫,双臂护住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最近的日期就是昨天。”赵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胖子眯缝着眼睛,说:“那还不简单,把这个年龄段的女人都集合在一起,问问不就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太好吧,毕竟这涉及到个人**。”我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伙一听也是,毕竟被人偷看洗澡,这事好说不好听。都是乡里乡亲的,以后可怎么见人?就在这时候,我无意间翻到了刘大同的微信,其中有个草稿文件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段没有出去的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偷看她洗澡了,那身子别提多白了,要不是她名声不好,还有个拖油瓶,老子一定上门去提亲。想起来,我更狠马寡妇这个娘们了,要不是她瞎造谣,坏了人家的名声,我这会儿说不定正搂着钱小翠睡觉呢!”

    我把这短话给马镇长和赵队长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这个钱小翠是什么,该不会就是手机里这个女人吧。”胖子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赵队长也说:“现在这个是唯一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马镇长点上一颗烟,沉默了一会儿说:“钱小翠我当然认识了,这孩子命不好······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