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42章 马家镇
    马家镇离方正镇,有一个多小时的路上,说远不远说近不近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=W≠W=.≤8=1≤Z≥W=.≤COM马家镇的规模要比方正镇小一些,人口有三四百户,看着环境和方正镇差不多。

    马万才打了个电话,然后把我们领到了一户人家的院门前。

    “马镇长。”马万才冲院子里喊了声。

    我们这才知道,原来这是镇子的家。

    这院子就是普通的民宅,根本就看不出像个一镇之长的家,就和普通的住户没什么区别。我从心里给这个镇长加了不少粉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后,只见从屋子里走出一个中年汉子,一看就像个是庄稼人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说着,他快步走到门口,打开了院子的大门:“欢迎欢迎啊。”说着,把我们请到了院子里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马家镇的镇长,马建国。”那个人介绍到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镇长,我有些微微吃惊,这人根本就没有半点官架子,和那个方正镇的牛副镇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我们大家被马镇长热情的让到屋子里,张罗着他老伴给我们沏茶,那水果吃。马镇长的家里,也没什么上当再次的装修,应该是个清官。

    马镇长给我们点上烟,然后就问:“各位相比都知道了吧,怎么镇子最近不太太平,怪事连连生,还请几位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您就放心吧,只要我们出马没有搞不定的。”胖子又开始吹牛逼了。

    马镇长一听这话非常高兴,连忙让她老婆给我们准备晚饭,让我们晚上就在他这里休息。而我则想着去看看那个马寡妇。

    哪吒一听有饭吃,脸上也露出了憨厚的笑,吃货的本性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们还是先去看看马寡妇吧。”我这时候说。

    马镇长一听我这么着急,马上说:“好好,我陪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哪吒拽拽我的袖子:“那什么时候吃饭呢?”

    我看看马镇长和马万才脸上一片尴尬,对哪吒解释说:“等我们回来的,现在人家还没做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那走吧。”哪吒反应过来,就自己先走出屋子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哥是不是饿了?”马镇长看着已经出门的哪吒,问胖子。

    胖子一乐,回答:“没事,他十天八天吃一顿都行,但一天吃十顿八顿也行。”

    马寡妇家在西头,我们在马镇长的带领下,找到她家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个二十多岁的年亲人正在干活,看到马镇长来了,赶紧放下手里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叔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富贵啊,这是镇上请来的先生,给你娘看看。”马镇长对年轻人说道。

    胖子上去,笑着说:“你也叫富贵啊,我也叫富贵,有缘有缘。”

    马富贵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把我们请进房里。

    到了大屋,我就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五十不到的中年妇女,这女人头有些白了,面容也有些消瘦。最令我们感到好奇的就是,她从嘴里伸出的那条长舌头,有一尺多长,就放在头边一个大白瓷碗里,里面还有些水,估计是怕干的原因。

    马寡妇因为嘴巴比不上,嘴里流出口水已经把枕头都阴湿了。她看到有人进来,勉强从床上坐起来,双手拖着碗还有里面的舌头,口齿不清的说:“增长乃呐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??????

    我没听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候,马富贵说:“我妈说镇长您来了!”

    我和胖子差点没乐出来,还好又憋了回去。哪吒这小子倒是没什么忌讳,呵呵的开始傻乐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是我们给你请的先生,给你看病来了。”镇长对马寡妇说道。

    “谔谔,瑟瑟增长······坏昂呃哈沢啪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说谢谢镇长,快让我好了吧。”马富贵翻译说。

    我这时候来到马寡妇跟前,仔细的给她看了看,现她身上好像没有什么阴气,也没有什么像是邪祟附身的迹象。

    我回头问马富贵:“你妈这几天行为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自从我妈得了这个怪病后,就一直在家里,没现什么异常的举动。”马富贵回答。

    我看看哪吒,说:“你也过来看看吧。”我想的是他比较是神仙,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他应该也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哪吒也听话,走过来看看,然后摇摇头:“看不出来!”说完就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有点懵比的看着他,心说这可倒好,现在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,根本指望不上他。我接下来又在马寡妇家里转了转,但也没现什么诡异的征兆。

    最后,我回到房里,为了安全起见,我还是从兜里抽出了一张驱邪符,啪的一下就贴在了马寡妇的舌头上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突然,驱邪符出嘶嘶的声音,而且还冒着白气,瞬间就化为乌有了。而马寡妇的舌头,好像也被烫了一下,还好碗里有水不太严重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这是咋回事啊?”马富贵一看自己妈这样,离开就问我们。

    我解释说:“你母亲应该是撞邪了,不过我现在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能再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“撞,撞邪?”马富贵听了,脸色有些白。

    马寡妇也是一样,听说自己撞邪了,吓得马上从床上站起来,显得有些激动,乌鲁乌鲁的说了一堆,我也听不清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说她怎么会撞邪呢,这怎么办,还请大师们一定要帮帮她。”马富贵说着。

    从马寡妇家里出来,我就让镇长待会我们在镇上走了一遍,主要是看看镇子上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征兆,尤其是老房子,祠堂,深井······这些地方。但都没有什么现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镇子里有县志吗,之前记录有没有过类似的事情?”

    马镇长说道:“当时生这事的时候,我就听小兰说了这个缓解,于是早就把所有的县志看了个边,我们这个镇子是解放后在有的,所以记录很少,没有现什么奇怪的记录。”

    我组后来事让镇长带着我们到了镇政府去看了县志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翻看,还真像他说的,确实没有什么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