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14章 处置
    我见郑凯愣在原地,看来刚才的那番话对他触动很大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  W=W≈W≤.81ZW.COM

    这时候,程夏梦想去马上解救人质,也就是杨丽,因为那些刀具里杨丽的胸口,脸上,都十分的近,情况有些危险。

    程夏梦刚一动,郑凯马上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枪响,在房间里炸开。

    程夏梦的肩膀上中了子弹。

    “啊!对不起,我······”郑凯表现的非常懊悔!

    此时,杨丽面前的那些刀具突然全部都落到了地上,而且她也能动了,马上就躲到了我们的后面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看了看程夏梦的伤势,好在只是伤到了肩膀。这点伤对于程夏梦来说,基本没什么威胁。当郑凯不知道程夏梦的身份,见到自己又打伤了警察,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我······我难道真的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是吗!妈妈,我想你······”他绝望地咆哮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郑凯突然把程夏梦的手枪拿到手里,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不好,他要自杀!

    我本能的从兜里抽出一张灵符,瞄准他手里的枪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灵符打在了手枪上,枪口改变了方向,同时郑凯也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短暂的惊愕后,我们看到郑凯的额头有血流出来。程夏梦这时候早就没有大碍了,马上冲过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郑凯。我也跑过去,查看伤势。

    郑凯并没有死,子弹只是擦破了他的额头而已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都有些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死吗?”郑凯清醒过来,看看我和程夏梦,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用毛巾捂住郑凯的伤口,说道:“要死还不容易,活着才需要勇气。你母亲难道希望你就这么了此一生?”

    郑凯听了程夏梦的话,突然哭了,哭的像个孩子······

    警方来了后,先是给他做了必要的包扎,然后把他和杨丽都带回到了局里调查。

    审讯室里,郑凯额头上缠着白色的纱布,坐在我和程夏梦还有二叔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有特异功能的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时候,我就检查了他的身上,但没有任何的邪祟附体的症状,而且他也说自己并没有感到自己身体不是。所以我才猜测他是身上有异能的人。

    他看看我们,然后平静的说:“那还是半个月前,因为我成绩的事情,郑大兵再一次动手打我。可能是他喝了酒,那次他下手特别重。你们看···”

    说着,郑凯掀起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郑凯的身上一片片的紫色,那时收到重击后的痕迹,我看了都有些不忍心。这下手也太狠了点吧,郑凯胸口和肚子上几乎全是淤青,没有内出血真是他的幸运。他的背上还有一些新旧的淤青,应该是他二叔下的手加上之前的旧伤。

    程夏梦也有些不认,女性的温柔再一次暴露出来,问道:“疼吗?”

    郑凯眼神有些落寞,微微点点头,但始终没有说出那个疼字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我低声骂道。

    “在哪次我被打完后,自己在卧室里感到非常的愤怒,那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要裂开了,我意味自己要死了,我还有点开心,说不定能见到妈妈。但很遗憾,我还是醒了过来。无意间,我现自己能靠一念移动某些物体了,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优盘的重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自己拥有了特异功能的后,非常的兴奋,于是就日夜的练习自己的新技能。从一个优盘大小的东西,到后来能一动二十斤以上的物体,甚至能控制门锁自动开启。从那时候我脑子就想到了要让郑大兵在我的生活里,彻底消失。”郑凯如实说了。

    二叔审问道:“你是怎么杀害你父亲的?”

    “郑大兵吗?”郑凯始终没有说出父亲这两个自己,接着说:“我经过几个练习后,在他某天下班回来的时候。你知道他是厨师,所以每天下班都非常晚,小区里的人也基本都休息了。我站在自己卧室的窗户前,看到他的车子停在下面,我就用自己的意念力把他的车门锁死,然后控制尾气倒灌入车厢里,我是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了自己的车里,呵呵······”郑凯说完,露出一脸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叔叔呢?也是你杀的了?”二叔又问他。

    郑凯点点头:“没错,但我杀他不是因为他打我,而是因为他和杨丽背着郑大兵乱来。他们是对奸夫***我虽然恨郑大兵,但我更厌恶他们的卑鄙和无耻。”

    一个下午的审讯,郑凯基本都如实说了。

    我和二叔程夏梦从审讯室里出来后,就来到了二叔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一进来我就问:“现在我们给如何处置郑凯,该不会真的依法办理吧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二叔反问我: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。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二叔,你真会讲笑话,这话连你自己都不信还来懵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刑事案,如果提起公诉的话,比如要上法庭的。到时候他的律师一定会提出郑凯压根就不再现场的证件,而且他当时确实不再现场啊,警方能怎么办?这是证据不足啊!”我看着二叔说道。

    二叔听完我说道,感到有些意外:“行啊你小子,现在变出半个司法人员了,这都懂。”

    “近朱者赤吗!”我看看身边的程夏梦,恬不知耻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脸一红,反问我:“那就请你给我们说个好办法吧,给如果处理郑凯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下,然后说:“有一个地方非常适合郑凯,就是你们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和程队长都愣了下,齐声问道: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周礼那啊!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自从程夏梦恢复了自己的记忆后,我就很少在她面前提到周礼,不想让程夏梦不开心。比较那时一段不堪回的过去。

    果然,程夏梦听到周礼的名字后,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,说: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