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10章 调查
    程夏梦眼珠转了一下,脸上露出了古灵精怪的笑容,我一看就知道她有了鬼主意。八?一中?文 W≤W≥W≥.≈8≈1≤Z=W≈.≈C≥OM

    拉着我的手,有些撒娇的说:“那个,你和我再去一次死者的家里,了解一下情况可以吗?”

    我有点无语,但还是答应了:“好吧,但之后你的配我吃饭,然后······嘿嘿嘿。”我一脸坏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讨厌,都听你的。”程夏梦害羞的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······”就在我们打情骂俏的时候,在一旁鉴证科的同事看不过去了,说:“你们要是没事了,就赶紧走吧,我们不吃狗粮!”

    程夏梦拦着我手,狼狈的逃离了这里,开着车直接去往死者的家里。

    死者叫郑大兵,4o岁,是个厨子。在一家中档酒店担任大厨,据同事说为人脾气不太好。二婚有个儿子叫郑凯,今年17岁上高二,老婆杨丽在家里是职业家庭主妇。而郑大兵的前妻在生郑凯的时候,难产死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我们就到了死者的家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死在的老婆杨丽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程夏梦亮出自己的证件,说:“我们是刑警队的过来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请进。”杨丽把我们请到屋里。

    程夏梦给我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让我检查一下这里,看有没有邪祟的痕迹。杨丽请我们坐下,然后程夏梦就开始按着正常的程序询问对方关于死在的情况,生前有没有什么行为异常的地方,或者最近有没有和人结怨。

    而我则观察着客厅的四周,感受着周围一切动静,但很可惜自己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的地方。程夏梦这是时候,问道:“你们不是还有个儿子吗,他现在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郑凯,你出来一下。”杨丽坐在沙上回头朝着卧室的方向喊道,她并没有站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十几秒后,我听到开门的声音,一个少年从里面出来。他开门看到我和程夏梦的时候,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刑警队的,要问你几个问题。”杨丽的语气似乎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我现这个杨丽和睁开的关系好险不是太融钱,不过一想也对,毕竟她是郑凯的后母,感情肯定没有比亲生的更近。郑凯长得比较瘦弱些,脸色也有些白,一看即使缺少运动,性格比较内向。

    他双眼有些闪烁不敢和我们的目光接触,有些怯生生的来到我和程夏梦的对面,但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郑凯吧,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?”程夏梦的语气轻柔了很多,看着郑凯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还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注意到杨丽白了郑凯一眼,脸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。我突然有些同情这个少年,爸爸死了今后要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,很明显眼前的这个后母是指望不上了。

    郑凯抬起眼,看看我们,说道:“可以的,你们问吧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还是按着刚才的几个问题问他,郑凯回答说,他也没现父亲有什么异常,更不知道和什么人结怨。我现杨丽这时候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,好像是冷笑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女人应该知道些什么!

    程夏梦问完问题,我看着郑凯心里很同情他,忍不住说:“你父亲去世后,你是不是非常伤心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现郑凯的眼睛里似乎没有什么波澜,就好像死的那个人和他没什么关系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行吧。”他低着头,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这时,杨丽训斥道。

    郑凯看看她,然后自己就回到了卧室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我们从郑大兵的家里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9点了。我有些饿了,于是找了间面馆先吃了碗牛肉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有没有现?”程夏梦看着我大口吃面,问道。

    我边吃边说:“没有,房间里没有邪祟的气息,非常正常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微微皱眉:“那这么说来,这个案子应该就是普通的死亡案件了,那你之前还说感觉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一乐,说:“我又不是圣人,难免犯错啊!”

    等我们回到程夏梦的家里的时候,已经快11点了。

    我吃饱了半躺在沙上消化食,程夏梦给我烧水让我洗澡,因为在小兰家里养伤的时候,我一直都没有洗过澡,怕伤口感染。

    这时候,程夏梦从洗手间里出来,做到沙上然后轻轻的趴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现程夏梦的眼神有些不对,好像在打量我想从我脸上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那个小兰是什么人吗?”程夏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的妩媚,但却用质问的语气,让我感到一阵后脊梁冷。

    “啊,呵呵······就是个小妹妹,多亏了她和他哥哥要不然我可能就回不来了。”我坦白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一听这话,马上从我身上起来,有些着急的说:“真的,让我看看你的伤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果然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马上就把衣服脱掉,露出了肩膀上的巨大伤口。肩膀上的伤口形状就是个巨大的牙齿印记,已经基本结痂愈合了,被灯光依照反射这微光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这到底是怎么搞的?”程夏梦看到我肩膀上触目惊心的伤疤后,用手指捂着自己的嘴巴非常的惊讶。

    我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对程夏梦说了,现在也没啥好隐瞒的,除了小兰对我有意思的这部分。她听了后,伤心的抚摸着我肩膀上的伤疤,看样子非常心疼。

    洗了澡以后,我和程夏梦躺在床上,她搂着我说:“一鸣,这次回来后你······你还要走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天花板,缓缓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现在先要只好慈航的伤,至于刑天他们为什么要夺取黄龙寺的不化金身,还需要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还没醒呢,就听到电话响。

    一看是老魏头的。

    “我擦,这么早什么事啊!”我有些不满的说。

    老魏头在电话那段有些猥琐的说:“对不起,打扰了你的**一刻了,但刚才接到崔判官的消息,慈航那小孩醒了,所以才通知你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我马上从床上做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