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04章 意外不断
    “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,有胆子就再讲一遍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≈W≥W≥.≈81ZW.COM”我盯着牛旺财,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牛旺财狠狠的看着小兰,说道:“我就骂了,你能把我怎么样?要不是她,我表弟也不会死,我把也不会死,她就是个扫把星。从小就把自己的父母克死,现在又害了我的表弟和父亲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说什么,马上滚。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我懒得和他说这些,他要是胡搅蛮缠我就动手。

    牛旺财认为自己的人多,根本就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,说道:“你一个外地人最好不要查收我们这里的事情,要不然吃亏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要不要试试。”我把苹果交给小兰的手里。

    小兰抓着我的手,焦急的摇头不要让我和他们动手。我说道:“没关系的,这些人就是欠揍,要不然他们还会缠着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接上已经为了不少看热闹的人。从他们的嘴里我知道,原来这个牛旺财在咸阳警官学校上学,这次知道自己的父亲死了,他是特意回来服丧的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以后要是当了警察,也会儿和你父亲一样,是个贪赃枉法的黒警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牛旺财一听我骂他,顿时就朝我冲了过来,他身后的那四个人也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我的肩伤虽然没有好,但是对付他们几个到还是绰绰有余的,我躲开牛旺财的拳头,朝着他的小肚子就是一脚。这货被我直接踹飞了出去,直接砸到了后面的他的两个同伙身上。剩下的两个人朝我冲过来,我用左手加上一脚,也直接被我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牛旺财被我踹的脸都变色了,捂着肚子说道:“你,你知不知道我父亲是······”估计是他才反应过来,他爹已经死了,没有说出来下半句。

    其余的四个人见我有功夫,也都不敢上了,扶着牛旺财都等着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牛旺财捂着肚子,哇的一口呕吐起来,好在没有吐血,而是把他之前只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。顿时这里的味道就不好闻了,围观的老百姓全都散开了些,有的捂着鼻子,直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,你给我等着。”牛旺财恨恨的说。

    我一乐:“好,我就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看打是打不过我了,只好扶着牛旺财狼狈的离开。大家见没有热闹看了,也全都散开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。

    小兰问我:“张哥,你的伤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没看到我根本就没用右手。”我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兰隔了一会儿,说道:“张哥,我,我的命是不是真的不好,凡事跟我有关系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。我父母出车祸死了,那个牛二和牛所长也死了,还有哥哥被打伤,我难道真的是不详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切,你听他胡说。张哥我虽然从事的灵异这行,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命运这东西是相辅相成的,主要看你怎么对待了。你要是任命了,消极对待那它就会更加的消极对待你。而你要是积极的看到命运,它反而会更加积极的对待你。”我耐心开解小兰,不想让她有什么压力。

    小兰听着我说的话,有些明白了说道:“我知道了,张哥的意思就是命运就像镜子,你哭它就哭,你笑它就笑,全凭你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我高兴的摸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还不到6点,我就被一阵电话声吵醒了。

    擦擦眼睛一看来电的是赵队长,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喂,赵队长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赵队长显得有些激动,说道:“牛旺财,也就是牛所长的那个儿子,后半夜被人重伤。肚子被划了个大口子,现在在市医院抢救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他怎么也受到攻击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,我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车到了以后,我马上就穿好衣服,坐车到了咸阳市医院,当我看到重伤不醒的牛旺财的时候,心里充满了疑惑。难道他的受伤,也是老镇长所谓,但我们已经明明烧了老镇子的尸骨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生的?”我问赵队长。

    赵队长说:“昨天后半夜,我们就接到了家属报案。牛旺财被人用钩子划开了肚皮,要不是他家里有人吊丧,估计后果也会和他爸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见到凶手是什么样吗?”

    “听家属说那是个黑影在,手里拿着一只铜钩子,但当时门窗紧锁外人根本就进不来的。而且,那黑影看有人出来了,一下就消失的无隐无踪。”赵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感到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,赵队长这么信任我的能力,但没想到这次露怯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,我们明明已经烧了尸骨的,难道凶手不是老镇长?”他疑惑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这时候也有点迷糊了,难道是自己错了吗?

    这时候,护士进去给牛旺财换吊瓶,我看着吊瓶鬼使神差的把注意力集中到了,挂吊瓶的那个钩子上。

    “钩子,那个钩子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赵队长不愧是老警察,马上就明白了我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鬼魂是附在那钩子上的,并不在尸骨上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一定是这样的,我要马上回到镇上的档案室,看看那钩子最后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我和赵队长带着人马上就开车,返回到了方正镇政府,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我们冲进了档案室开始翻看县志,希望找到老镇长的那个铜钩子的去向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翻看了一阵县志,忽然我在一份解放后的县志里看到了一则记载。

    当时是老镇长的排位,就在镇上的祠堂里供着,还有一些镇上以往的乡绅的排位。那时候,整个国家都实行砸四旧的运动,这祠堂也自然幸免不了。

    一伙“爱国”小将门,冲进了镇里的祠堂,把所有的排位和一些封建装饰,都给砸了个稀巴烂。村里有个人现了老镇长的那个铜钩子,就放在了他的排位后面。那人觉得这铜钩子扔了怪可惜的,就带回到了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而这个人,姓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