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800章 又死了一个
    光天化日,他们竟敢来刑讯逼供这一套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  W㈧WW.81ZW.COM

    董大川被电棍电的,身体倒在地上不住的抽搐,一只胳膊还靠在暖气管子上。这个牛所长站在一旁看着,好像这事对于他来说已经稀松平常了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住手,你这是在犯法,亏你还是司法人员,知法犯法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牛所长看着我乐了一笑,说:“你们这些大城市来的人就是喜欢用法律说事,但在我们这不好使。”他冲手下,说道:“把这个人先关起来,我还要接着审问董大川。”

    我被几个警察押着,出了审讯室的门,但我还是非常担心董大川的安慰,这个可恶的牛所长看来是认定了董大川就是凶手,估计是要从他身上得到口供,然后上报给负责案件的刑警队。

    一想到刑警队,我就想到了程夏梦和二叔,如果我现在能联系到他们就好了。但我知道,他们是绝对不会容许我打电话的。

    我被关押到了一个房间里,这里只有一张床而已,连个窗户都没有。我就这样被他们给关押起来了,不知道现在董大川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啊!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隐约听到了董大川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我气愤的站在铁栏杆前,骂道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我耳边不断的环绕着董大川的惨叫声,知道半夜的时候,才没了声音。我趴在栏杆上见那个牛所长从里面出来,我马上喊道:“董大川现在怎么样了,我甘肃你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叫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牛所长见我这么说,一脸无所谓的流氓相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咣当一声!

    他一脚就吹在了我前面的铁栅栏上:“喊什么喊,你是不是也想尝尝电棍的滋味!”

    我恨恨的看着他,说道:“我要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?给谁打电话?”他一愣,有点警惕的看着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京城了,实话告诉我是帝都市刑警队的高级顾问,不行你可以问问。”我看着这个流氓所长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牛所长看我这么说,眼珠转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顾问不顾问的,在这你就得听我的。还有,我劝你给我老实点,要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哼!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带着手下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是我刚才的那番话起了作用,起码是有些威慑作用的,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急匆匆的带着人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我基本没睡,非常挂念董大川的情况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听看到牛所长他们来关押我的房门前,他身边同时还站着两个穿着便衣的人,但一看就知道是警察。

    牛所长极不情愿的打开房门,那两个便衣马上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露出些许尴尬的笑容,问:“你一定就是张一鸣同志了,对不住,是我们来晚了。我今天早上接到了程队长的电话,这才知道你被关了起来。对了,我是市局的刑警队的赵队长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纳闷,自己还没联系程夏梦和二叔他们呢,他们是怎么知道我被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并不是问这个的时候,我非常关系董大川的情况,于是马上说道:“我要看看董大川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赵队长看了眼牛所长,说道:“带我们去看看,快!”

    现在的牛所长早就没了昨天的威风,连忙点头答应,然后带着我们到了关押董大川的审讯室。我一进门就看到董大川此时躺在冰凉的地上,那只胳膊还被拷在暖气管子上,手腕早就磨出了血。而且,他脸上全是被打的伤,简直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你们······”赵队长回头看着牛所长,也非常的生气。

    牛所长赶紧把解释道:“那个,赵队我们也是为了早点抓住杀害我侄子的凶手,所以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所以什么?所以你们就可以刑讯逼供!这是犯法的你知道吗?还有规避原则你也忘了吗,亏你还是一所之长,法律意识如此淡薄,这件事我会向督查办反应的,你就等着吧!”赵队长冲他喊道。

    我这时候过去查看了董大川的伤情,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。那个牛所长也不敢把人给打死,要不然他也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大川,大川。”我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董大川悠悠转醒,睁开眼睛看到是我,马上说:“张哥,你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没事,你呢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:“就是有些疼,其他的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着那个牛所长,喊道:“还不打开手铐,你们打算把他关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牛所长没有办法,让手下过来把董大川的手铐打开,我和赵队长扶着董大川,走出来派出所。

    一出派出所的大门,我就看到小兰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等着我们呢。她一看到我们出来了,赶紧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,当看到自己哥哥被打的不成人形的时候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“哥,哥······你怎么样,呜呜······哥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听着小兰的哭诉,越加的愤怒,回头看着牛所长说道:“董大川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就让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牛所长一听我这么说,马上对赵队长说:“赵队,你看这是怎么话呢,他这算不算恐吓我啊!”

    赵队长瞪了他一眼,没和他说话,来到我们身边,对我说:“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治伤,以后的事情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和小兰扶着董大川就要走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兰一脸怒气的对牛所长喊道:“姓牛的,我······我诅咒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我们一起上了赵队长的警察,他一直把我们送回到了董家。我们赶紧给大川清洗伤口,然后开始敷药。大川都是一些皮外伤,也没有骨折什么的,倒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原来当我们被牛所长抓走后,小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知道今天早上我的电话忽然响了,夏兰接通电话。原来电话是程夏梦给我打过来的,小兰马上就把我的事情告诉了程夏梦。当她知道我生这事后,让小兰不要着急,程夏梦马上就找了二叔,让他找当地的同事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赵队长和二叔之前是警校的同学,关系还挺好的,他马上一早就来到了方正镇,把我们从派出所里救了出来。我知道事情经过以后,马上就给程夏梦去了个电话,让她不要担心了。

    我们给他用了药后,他就睡着了。赵队长问了我们,那晚牛二来找我们的事情,我们也都如实的和他说了。赵队长走了以后,小兰就趴在我怀里哭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感叹这对兄妹的命真是坎坷。

    第二天,董大川就能下地活动了,虽然伤并没有好,但气色好了不少。而我肩膀上的伤也好了不少,现在已经基本能活动了,虽然不能做剧烈的运动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我们又来了。”进来是赵队长。

    我一看他们的表情,就知道出事了,马上问:“出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牛所长他死了。”赵队长表情严肃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