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97章 相依为命
    女孩子见我问她姓名,有些不好呀,脸蛋突然腾的一下就红了。?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  W㈠W㈧W?.㈧8?1㈠Z?W?.?C㈠OM

    我连忙解释,说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如果我连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,实在是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见我有些窘迫,扑哧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,我叫董小兰。而且,救你的也不是我,是我哥哥。我哥叫董大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因为我昏迷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,自然认为是眼前这个女孩救了我。

    小兰说道:“我和哥到山里采药,你当时喊救命的时候,把我吓了一条,是我哥背着你下山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真谢谢你和你哥哥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小兰看着我有些纳闷,又说道:“你的伤是怎么弄的啊,我哥说这不像是野兽咬的。”

    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肩膀,现已经被包扎上了,而且有一股草药的味道从里面散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冲我后面扑上来就咬了我一口,要不是我用剑······哎呀,我东西呢。”我才想起来,自己的东西,莫不是被他们落到山里了。

    小兰忙说道:“你放心吧,你的东西都在那呢。”她右手一指房间的角落。

    我才看到我的背包和宝剑都好好的放在地上,心里突然轻松了些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响了起来,场面有些尴尬,不过我也确实是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董小兰一乐,说道:“你等着,我这就去给你弄吃的。”说着,她就欢快的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坐在床上,无聊的打量着这个房间,现在看来这里应该就是董小兰的房间,因为这香味和她身上的香味一样。这次我能死里逃生,可以说多快了这兄妹俩个,等我好了一定要好好谢谢他们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只见小兰端着一万素面进来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。”小兰端着面条,坐在床边看样子要亲自为我吃面,搞的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事,就是这面的问道太香了。”我呵呵一笑说道,然后张嘴就吃起来。

    小兰喂我吃面,我注意到她的脸此时红的像个苹果,估计也是第一次为一个异性吃东西,我心下更是感激。一碗面我最后连汤都喝了,浑身暖暖的好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怎么没见你大哥,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呢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小兰端着空碗,告诉我:“我哥去现场买药材了,得傍晚的时候才能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问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,离咸阳又多远?”

    “哦,这里是方正镇,到咸阳坐车的话要半天的时间。”小兰想了下回答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看来也不算太远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现在就想离开吗,那可不行,你的伤还没好呢。我哥说,你这伤最少也要十几天才能活动呢。”小兰看着有些着急的说。

    我笑笑说:“你放心吧,只要你不赶我走,我一定在这里住到伤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哪里要······要敢你走勒。”董小兰对我做了个鬼脸,然后转身就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吃饭饭后,感到还是有些累,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。这一觉我睡的非常踏实,要不是小兰叫我,我估计我能睡到第二天中午。

    晚上,小兰的大哥董大川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是个憨厚的小伙子,年纪和我差不多,但比我壮些,一看就是在勤快人。他看到我醒了,露出一脸笑容,非常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他问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感觉好多了,谢谢你和小兰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董大川憨厚的挠挠头,说道:“呵呵,谢啥,谁看到了也不能袖手旁观不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就听门口小兰喊道:“哥,饭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们这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董大川看看我,问:“你现在不能下地,等会儿让小兰喂你,我先出去了。”他说完,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就见小兰端着一个大碗走了进来,我一看碗里的是好像是鸡肉。

    我虽然没下地,但也知道小兰家里不富裕,而且我也知道他们兄妹俩没有父母,因为这一天我也没见过他们的父母,更没有听小兰提起过,所以我也就没有冒昧的问。

    这对兄妹相依为命长大,一定非常不容易。

    小兰端着一碗鸡汤,要喂我喝,我问道:“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当然吃了。”小兰点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但我却现她的眼睛,无意间盯着那鸡肉看了下,咽了一下口水。我心里突然感到有些难受,于是说道:“这太油腻了,我根本就吃不了这么多,你帮着我吃些呗。”

    小兰一愣,说道:“那,那怎么行,你是病人必须都吃了。”

    我打定主意,摇着头说:“你要是不吃的话,我也不吃。”然后我闭上眼睛,把头转到一边。

    小兰看我态度坚决,也不知道怎么劝我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吃一块鸡肉,你也吃一块,怎么样?”我嘿嘿一笑,像个折中的办法。

    她觉着嘴巴,看了看碗里的鸡肉,最后无奈的说道:“那,那好吧,但是你必须都吃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小兰喂我吃了一块鸡肉,我就逼着她也吃一块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然后才反应过来,我才是病人,这句话她应该问我,倒是自己有些嘴馋,让我现了,她的脸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这碗鸡肉和鸡汤,被我们两个共同消灭了,小兰的表情像做了坏事的孩子,我说我不会告诉你大哥的,她这才端着空碗出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离开后,感到一阵好笑,这丫头也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养伤,一晃就是七天过去了,我已然和小兰还有董大川成了好朋友。董小兰和董大川这对兄妹的命挺苦的,父母在五年前出了车祸,那无良司机肇事逃逸现在都没有抓大。家里还欠着8ooo块钱的外债,那是用来给父母办丧尸欠下的。

    还好董大川从小跟他爹学了采药的本事,这些年就带着小兰进山采药,然后卖了换钱。我对他们的遭遇非常同情,跟让我感到难能可贵的是,他们虽然穷,但品德却非常好,我几次让他们那我的钱去买东西,他们就是不肯。有几次,小兰气的都不理我了。兄妹俩自从父母死后,就没怎么上学了,本来董大川是要上大学的,但是出了这种事他必须照顾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小兰原本是上初中的,但父母双亡后,在哥哥的坚持下她总算是中学毕业,但高中的学费让他们的压力太大了,所以她也失学了。这几天我没事就教小兰识字,看书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我和董大川在家里,忽然看到小兰从外面回来,脸上挂着泪痕好像是哭了。董大川就问小兰:“你咋了?”

    小兰的眼泪一下子就又流了出来,哭着说道:“是牛二,他······他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又骚扰你了?”董大川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什么?这里还有人敢骚扰小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