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96章 死里逃生
    梁鸿羽这个女人并没有被我杀死,看到她自我复原,所有人都感到十分震惊。八??一中文 W≈W=W≤.≤8≥1≥Z≤W≤.≤COM

    我把宝剑横在自己的身前,抽出了斩邪符。

    她猛的朝我扑了过来,我赶紧把手里的斩邪符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张斩邪符不偏不倚,正在打在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灵符遇到梁鸿羽,马上就爆炸了,但这并没有对她起到什么实质的伤害,甚至连衣服都没有什么破损,我一下就知道,灵符对这东西不管什么用,除非用什么特定的东西或者手段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,她已经到了我的眼前,我本能的用剑刺向她的胸口,不成想被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,一股力量从她的手上传了过来,我就感到自己浑身无力,好像没了反抗的**。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被她吞噬的人,无法掏出她的掌控了。

    我的腕子被她死死的扣住,腕子疼得不得不把手里的宝剑撒手。我迫不得已想用另一只手去掏灵符,却被她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呃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双手都被梁鸿羽抓住,丝毫不能动弹,对方的力气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我现梁鸿羽的脸上露出了那个十字裂缝,那张恶心,恐怖的四瓣大嘴再次在我面前打开。那长满尖牙的大嘴,里我的脸也不过几十厘米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草,我不会几怎么死了吧!

    我心里骂道,同时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对策。

    对了,当初我离开萨满教的时候,三位前辈可给了三样我法宝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里默念咒语······

    但恐怖的嘴巴忽然朝我咬来,我极力的往旁边躲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梁鸿羽一口就咬都了我的肩膀上,我就感觉自己的右肩膀一阵剧痛,差点疼的昏死过去,血一下就从伤口流了出来,瞬间就染红了我的一边身体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右臂忽然冒出一道黄光,一只金色狐狸的幻影从胳膊里跳跃出来,正是胡三太奶的侍魂。金狐狸有一头牛大小,一口就咬在了梁鸿羽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终于松开咬住我的大嘴,开始和金狐狸打了起来。我感受着自己右肩膀上传来的剧痛,身体晃了两晃终于一头栽倒在地,马上就人事不省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现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被两个死人压在下面,身上像散了架子,尤其是肩膀的位置,一动就钻心的疼痛。好不容易从他们身下挣脱出来,我躺在地上大口的穿着气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来梁鸿羽那个女魔头,马上环顾周围,现她早就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这里还是当初的地方,但周围全都是死人,散着刺鼻的血腥,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。这里就如同一个修罗场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这些死人中还有很多是巫组派的人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那女魔头去了那里,但这里我是一分钟都不想待了。强忍着疼痛,我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,还好宝剑没有丢。

    低头看看自己的伤,肩膀的血已经凝结了,但伤势非常严重,我几乎能看到自己肩膀里的骨头。半边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,我把艰难的背上包,然后用宝剑当拐杖开始往外走。

    没有死,算自己命大,我估计是那两个死人把我救了,躲在他们身下才没被那女魔头现我还活着。出了前庭就到了当初的那个院子,我终于看到了出去的洞口,虽然不知道它是怎么又再一次出现的。

    我艰难的走到了山洞里,二十几米的距离用了将近五六分钟,到了门口现尸门是开着的,估计是那女魔头从这里出去了。

    终于出了巫组派的领地,我感到一阵庆幸。想顺着原路返回,但我的身体非常虚弱,尤其是上半身的伤口,只要一喘气就会疼的厉害,根本就上不去坡地。

    于是我就顺着这谷底走,我完全是靠着意志在制成自己的生命力,也不知走了多久,抬头看看天上好像已经到了中午。太阳的光照,让我的头有些晕,浑身早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这里还有呢。”

    一个非常悦耳的声音响起,现在在我听来,那就是这个世界是最好听的声音了。我隐约的看到一个女孩,就在我前面二十几米远的地方,身后还跟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救······救命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,喊住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哥,这个有人受伤了!”

    这是我失去意识前,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我站在漆黑的空间里,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在何处,这里什么都没有,如同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!”我环顾周围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沙沙沙······

    我身后响起了一串诡异的声音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什么都没有,只是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但当我再次回过头来的时候,只见梁鸿羽已经站在我的面前,她的脸变出了那恐怖的嘴巴,一下就咬住了我的身体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我大叫着,猛地坐了起来,肩膀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,让我恢复了清醒。

    “我······我这是在哪?”

    这里好像是个农家,而我已经躺在了一张木床上,屋子里有一股清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呀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突然从外面进来,看我做在床上于是说道。

    这女孩看着能有十七八岁,长得非常清秀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正打量着我。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”我现自己的嗓子干的厉害,几乎要失声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一笑,说道:“当然了,要不然会是谁?”说着,她走到桌边到了一杯水然后来到床边。

    我习惯的想用右手去接,一阵疼痛立刻就让我改变了注意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女孩说了句,然后把水杯放在了我的唇边,我有些不好意但现在确实非常的渴,于是张嘴大口喝了起来。一杯水马上就让我喝干了,她转身又给我倒了一杯,我又喝干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只能喝两杯。”她站在床边,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样子,感到有些好笑,于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救了我,请问你叫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