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92章 陷阱
    揭开盖头现不是地万,而是另一个女子(长得挺漂亮,比较妩媚)我有些失望,这时候上菜,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全体人都浑身无力,昏迷了过去。?  ?八?一中文 W?W?W?.?8㈧1ZW.COM我暗中吃了解药。

    ·····

    虽然看不见女人的相貌,但她的个头和地万差不多,身材也非常相近。我的心情越来越激动,紧张,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地万,如果是的话,那她为什么会被这个段掌门掳到这里?而且为什么要和他成亲呢?

    所有人看到新娘子出现了,都把目光聚焦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段掌门,还不揭开盖头让我们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揭开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对,让我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其中道,想探究这新娘子的真容。

    我双手握拳,即紧张又激动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见那个段掌门说道:“好,既然各位这么着急,我们也就不用那些繁文缛节了,待我马上揭开盖头。哈哈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喔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都起哄鼓掌欢呼着。

    巫组派的段掌门看到大家的兴致如此高,脸上也乐开了花。他双手扶住新娘的盖头,然后慢慢的开始从下往上掀开盖头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女人的盖头,想要看看她是不是地万。

    大红的盖头终于被掀开,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的惊叹欢呼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段掌门真是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羡慕死我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但在我看来,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,失落中带着一丝的轻松。

    这女人并不是地万,虽然她容貌靓丽,妩媚,身形和地万差不多。女人而十七八岁,我现者女人的眼睛有些狐媚之气,即使脸上没什么表情,但也掩饰不住她骨子里的那种诱惑。

    “各位,这就是段某的夫人,梁鸿羽。”

    “嫂夫人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马上问候道。

    那个叫梁鸿羽的女人,冲着大家微微施礼,用把极富有诱惑,轻柔的声音说道:“多谢大家参加我和段掌门的婚礼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哈哈大笑,而我却想现在离开了。既然这个女人不是地万,那我留在这里也没事用处了,可是当我回头要找出口的时候,忽然现那洞口不见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就在我纳闷的时候,巫组派预备的酒菜已经端了出来。菜肴自然非常丰富,还有美酒奉上,我一想干脆先吃些东西,过一会儿一定有人要早走,我就跟着他们离开就是了。

    想着到里,我反而放松了,挑了一张桌子坐下就开始大吃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都全坐下,一边吃饭喝酒,一边向段掌门还有那位嫂夫人祝贺。

    那个段掌门和在做的各位看来都是相熟的,带着自己的夫人开始逐个敬酒。所有人都说着客套话,有的说段掌门好福气,有的说梁鸿羽找到一个好郎君。我故意躲避他们,还好没被他看到,要不然问起我是哪个门派的还真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饭菜的味道不错,但酒我也喝。不过当我吃了几分钟后,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阵恍惚,头开始晕。

    我暗叫一声不好,难道这饭菜里有毒?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我忽然酒杯跌落到地上的声音,再看有的人已经就地栽倒,有的挣扎量下要站起来,可最后还是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怎么···怎么回事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我的头······好晕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那些人也相继现了问题,但已经为时已晚,都6续的栽倒地上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此时也已经倒在地上,也不知怎的并没有那么快的失去意识。可能是险境让我的思维更加的活跃了,我忽然想到了之前和谭云动手时,也有过这也的感觉,那就是中了他的毒药,难道这也和那个一样?估计差不多,那时候我就已经吃了一颗解药,现在体内应该还有残留,要不然我的药性也不可能挥的这么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悄悄的从兜里摸索出了解药瓶子,然后强撑着最后的一丝理智,趴在地上吃了一颗。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为什么有人在饭菜里下毒,难道这个段掌门对这些人有什么意图不成?

    这时候,只听一个人突然喊道:“背我走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正是那个湘西尸门的人,此时他让一个僵尸背着自己,另一僵尸断后要从这里逃走。段掌门一看有人还醒着,马上说道:“拿下!”

    只见他身后的四个大汗同时一跃飞起,落到了僵尸跟前,其中三个人对付僵尸,三个人对付那个尸门的人。我趴在地上偷偷观察,放下这四个人的功夫还可以,要是单打独斗的话,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,但我也只能一起对付三个而已。

    谭云说巫祖派有五个堂口,这四个人估计就是其余的四个堂主。僵尸虽然厉害,但那四个堂主手里都有法器,僵尸很快就被制伏了,那个湘西尸门的人此时已经彻底昏了过去,被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是夫人聪明,要不是你用了结婚这个计谋,我们怎么能如此轻松的就备齐了需要献祭的活人。佩服,佩服啊!哈哈······”那个段立明看着已经昏迷倒地的所有人,对梁鸿羽说道。

    我趴在地上,知道原来眼前的一切竟然是个陷阱,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的计谋,为的就是什么献祭,而且是需要活人献祭。难道这个段立明一定也不看重他和这些人交情,估计也是心狠手辣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人都抬到后面的祭台。”梁鸿羽命令道。

    从厅里一下子跑完五六十人,这些人两个抬一个,把昏迷不醒的人往后面抬走。我趴在地本想马上冲出去,但我对这里并不熟悉,而且对方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,还有那个段立明和梁鸿羽,看着也不像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我干脆继续假装昏迷,怀里抱着我的大背包,被四个人抬进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我擦,这个人怎么这么沉。”一个抬着我的人抱怨道。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你没看到他怀里的包裹吗,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待会等献祭完了以后,我们好好的搜一搜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哈哈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被他们抬着,穿过前厅又穿过了中堂和后宅,终于到了后院,然后把我和其他人都放到了地上,转身接着去搬运其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