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87章 贺礼
    出来火车站后,他们拐到了旁边的客运站,我跟在他们后面,现他们是来买开往太一山的长途大客票的。八一???中文网 ? W?W?W.81ZW.COM我也买了一张,但开车的时间是晚上7点,也是最后一班了。

    买了票,我转过来就看到这三个人奔了马路对面的饭点,应该是去吃晚饭去了。

    我也过了马路,进了这个饭点。

    这饭店有个好处,就是都有隔断,我看到他们三个人座的位置后,就坐到了他们旁边的这个隔断里。服务员先是给那三个人下了菜单,然后就问我吃什么。

    我点了个刀削面还有一盘酱牛肉,然后就仔细听隔壁三个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堂主,这次也可说是我们巫祖派的大事了,咱们堂口是不是也要给掌门送个贺礼啊!”其中一个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巫组派?我这是个什么派呢,我还从没听说过。不过听这名字就知道应该是个什么邪派,以巫术见长吧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而且这次我们要送的比别的堂口更好!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时候,我心想他们能拿出什么像样的贺礼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几秒钟,我忽然又听到了他们对话。

    “堂主,这是······这是珍珠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大不大?”

    “这珍珠可真大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几乎跟鸡蛋一边大,这得多少钱啊!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心里也有些吃惊,鸡蛋大小的珍珠那得多少钱?

    “堂主,这东西您是从那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的菜上来了,三个人边吃边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······说到这东西还有个故事呢。十几年前,我还是巫组派的一个副堂主,那时候听说一个西安一个老收藏家得到了这个价值连城的深海珍珠。”

    “这镇住听说是华夏的一个渔船,在打捞海鱼的时候,在网里看到了一个铁锅那么大的贝壳。那些渔民就被这大贝壳用刀子个撬开了,好家伙里面不光有贝肉,还现了这颗珍珠。听人家说,这贝壳起码有百岁高龄了,自然这珍珠也就有百年的历史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原来这珍珠是海里的,不是淡水,那价值会更高的多。

    听着那堂主接着说:“那个老收藏家听说了,就到了海南那边,用两百万给收了上来。我听说了自然也想弄到手里,但我也没有两百万,再说了即使是我有两百万他也不能卖我。于是我就像了个计策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就知道这堂主不是什么好人,估计是给那个收藏家下了套。

    “我打听到这收藏家的生辰八字,然后在他家楼下故意和他撞了一下,弄到了他的几根头。等我回到堂口后,当天晚上我就用了吸血术。七天后,我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道士的模样,然后主动上门。我还记得当时开门的是他的老伴儿,我说大娘我是茅山的道士,刚才从你家路过的时候现你家有阴气,于是就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堂主聪明,那后来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那个什么堂主接着说:“他那个老伴儿一听我这么说,根本就不稳是真是假就把我拽进了屋里,跟我说她家老头子确实得了一种怪病,让我赶紧看看。等我走进那老头一看,呵呵······中了吸血术后,这老头已经瘦的只剩一副骨架了,身上毫无血色,和僵尸一般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吃着面条,一边偷听他们讲话,心里骂这堂主真是个王八蛋,小人。

    他接着和自己的两个手下吹嘘道:“我一看他这样,就和她老伴儿说这老头是被冤魂缠身了,需要找到冤魂再能只好他。于是我就在他家里找,当然不是找什么冤魂了,而是在找那颗珍珠。我找了一圈没现,于是我就问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新东西进了这屋子,他老伴儿说有,于是在保险柜里就把那颗珍珠给拿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珍珠端在手里,看了一会,现这东西真是好。然后我就骗他们两个,说有冤魂附在这珍珠里面。每天晚上,这冤魂就出来吸食老头的阳气。他现在这个样,都是让这冤魂给弄成这样的。他老伴儿一听就慌了,让我想办法。我说我可以试试,于是就开始假模假式的驱邪。糊弄了一番后,我就说这珍珠里的冤魂太厉害了,我要把这东西先带回去度七天,才嫩将这里的冤魂度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他老伴儿见我要带走东西,有些信不着我,我说你要是信不着我就不要了,现在就走。我这么一激她,她马上就同意了,但希望我先救救她的老头子。我就先画了一张驱邪符,然后给他老头吃了半颗解药。老头的气色这才好了些,也能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头见我救了他的命,非常感谢我。但知道我要先把这珍珠带走,也是有些不舍,但为了自己的命和他老伴还有子女的性命,也就只能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七天?那堂主您是怎么把这东西彻底留在这里的呢?”一个手下问他。

    只听那个堂主嘿嘿一笑,说:“我上门就是为了这东西,当然不能还给他们了,于是我暗中又下了一次巫术,这次让这两个老不死来个痛快的。我带着珍珠离开的第二天中午,我就又回去看了一次,正巧就看到了救护车停在他家楼下。等到急救的人下来的时候,两个人早就变成了尸体了。呵呵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高!”两个手下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我用的巫术连警察都查不出来,呵呵。”那个堂主有些自吹的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就接着听他们的对话,但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,都是一些废话或者是荤段子。他们的那个派别叫巫祖派,总坛就在太一山的深处,规模应该不大,应该没有莲花门大。

    他们吃完后,就直奔客运站。

    我跟在他们后面,上了开往太一山的长途大客。

    大客上的人正好是平坐,我在最后一排,他们三个人在中间的位置。大客要开两个小时,于是我就趁这个机会暂时小睡一会儿,等到了重点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