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84章 驱邪
    我问吴爱国,他们知不知道附在孩子身上的大仙是个什么来历。? 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?W?W?.?8㈧1㈧Z?W㈧.?COM

    吴爱国说道:“当初我们也问过,希望给大仙弄个排位啥的供奉起来,但是我们一问到这里的时候,大仙就离开了小玲的身体,我们以为这大仙是不想告诉我们,也就没有在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连它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,就敢让自己的女儿······”我气的有些说不出话,没想到还有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。

    七爷也气的直摇头,说:“我虽然不知道什么驱鬼的事,但也听出来你们这对父母真是缺了大德。”

    吴爱国和他媳妇两个人,被我和七爷说的都惭愧的低下了头,不敢看我们的眼睛。而且我也懒得和他们在说什么了,一看到他们心里就来气。

    我看看时间,下午两天了,于是就站起来想到小女孩的房间看看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我就感觉这屋子里的阴气似乎更重了些。

    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好的预感,这阴气重的有些异常,似乎和一般的阴魂不同,但那里不同我又说不上来。地上之前撒的朱砂还在,来到小女孩的床边,我现这孩子的情况不太好。脸色比上午更差了,几乎没什么血色,双目紧闭。我摸了摸她的小手,依旧冰凉丝毫没有阳气。

    吴爱国还有他媳妇,七爷他们都站在门口。吴爱国有些着急,小声的问我:“法师,我女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看他,气就不打一处来,没打理他。

    从房间里出来后,吴爱国和他媳妇拘谨的跟在我身后,有些着急有不敢问我女儿的情况,我无奈的说:“你女儿的情况不好,这东西道行挺深的,我都不一定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听,噗通就给我又跪下。

    “法师,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,你要什么我都答应您,多少钱都行的。”他老婆一边哭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吴爱国也拽着我的裤子,哀求道:“是啊法师,多少钱我们都给,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对不称职的父母,说道:“现在知道后悔了,当初都干什么去了,就知道赚昧心钱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跪在我脚下,不住的哀求我,七爷最后也说:“一鸣啊,你要是能帮的话,就帮一把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然后对着他们两个说道:“我帮你们可以,但是你得把昨天我给你的钱还给我。还有就是,我也不一定百分百的能把你姑娘的身体的那个东西赶跑,只能说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您答应就好,谢谢谢谢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两个人看我答应了,马上从地上起来。吴爱国转身就去取钱了,我们再次回到了客厅。过了没一会儿,吴爱国就回来了,一共拿来五万块,全都放在了我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法师,这是些香火钱,您别嫌少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这摞钱,这吴爱国现在的表现,倒是听让我改观了,倒不是为了这5万块,而是对于自己女儿的态度,他现在才有些做父亲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只拿了一万放进了包里,因为这是我自己的。吴爱国说什么倒要让我把其余的钱都收了,但被我绝句了。七爷后来说,等这都完事里,如果真的想感谢就用这钱给村里办些好事,我也支持七爷的说法。

    我们吃过晚饭后,这两口子就越来越着急了,生怕自己的女儿有个什么闪失。我缺过一次,现情况还在恶化,只能等到子时,那东西露了真身再说了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半夜11点多,我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于是起身就奔小女孩的房间。

    三个人跟在我们身后,来到门口的时候,我就把三张辟邪符让给了他们,让他们都放在自己的内衣里面。推开门,一股阴寒之气立马就从里面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待会儿不管你们看到了什么,都不要惊慌失措,都得听我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七爷他们点点头,跟着我进了女孩的房间。

    已进入房间,我就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此时,房间里的温度要比外面还有寒冷,几乎能看到我们的哈气。我注意到墙上因为阴冷,已经开始霉长毛了。这房间给人的感觉就好险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了一样,到处都显得无比的落寞,苍凉·····

    地上的朱砂没什么变化,我现小女孩躺着的那张木床,床头的实木已经开裂,裂开了几道缝隙,床周围被阴气笼罩着。小女孩身上盖的被子我用手一摸都是凉凉的。

    现在,小女的脸上冒着阴气,表情有些痛苦,皱着眉头,咬着自己的嘴唇。我把她身上的被子掀开,看到她的身上已经被阴气覆盖住了。

    吴爱国和他媳妇看到自己的女儿这样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从兜里把墨斗拿了出来,这墨斗线是我用黑狗血和朱砂,浸泡了七七十九天,平时没有几乎用现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我让七爷他们帮着我,用墨斗线把小女孩给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嘶嘶!

    缠上墨斗线后,马上就有了反应。只见墨斗线也小女孩接触的地方,都开始粗线腐蚀的嘶嘶声。吴爱国怕自己女儿受伤,非常担心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会的,你看你女儿的皮肤上根本就没有伤痕,这只是腐蚀了她体内的阴气。”

    “桀!”

    就在我说话的时候,小女孩突然出一声怪叫!

    那声音非常刺耳,诡异!

    我们都本能退后了几步,再看小女孩被我们绑在床上,眼睛已经睁开了。她的双眼白茫茫一片,身体不住的想要挣脱墨斗线的束缚,但却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邪祟,为什么要附在这小女孩身上。我奉劝你还是出来的好,要不然休怪我手下无情。”我从兜里抽出一阵驱邪符,看着已经被附身的小女孩说道。

    “桀桀······”那东西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在床上出一连串的怪笑。

    我一看不用些手段他是不会说的,于是我把一张驱邪符贴在了小女孩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嘶嘶!

    又是一阵腐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·······你说我们是什么?桀桀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突然,小女孩的身体冒出一种恐怖的声音,那声音分明就是有好几个阴森的声音组合而成的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