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81章 老宅的故事
    众人见有人阻止,也都停了下来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网? ? W≠W=W≥.≠8≈1≤Z≈W≤.≠COM

    其实,我要是自己动手的话,这些村民还真不够我打的,但是大人那可是犯法的,如果真的把谁打伤了对我绝对没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七爷出来挡住了这些村民。

    “老七,你这是干啥?”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头,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七爷,你为啥帮助外人?”

    一些年轻的村民,吵吵嚷嚷的问。

    七爷看看我,现我并没有什么打伤,这才放心。他对着那些村民说道:“我是在救你们,别不知道好歹。真要是把人打坏了,你,你,你们······”他指着那些刚才动手的年轻人,说道:“是不是想要蹲监狱!”

    被七爷这么一说,那些人都冷静了下来,但还是有些气愤和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七爷,他敢诬陷灵童是妖怪,我们这是在惩罚他。”一个年轻人辩白道。

    七爷乐了一声,说道:“灵童是不是妖怪,不是哪个人说是就是的,但是你们如果真的因为有人说灵童是妖怪,就动手打人,或者把人打死了,那你们就是罪犯。到时候警察为你们为什么打人,你说你要保护灵童的声誉?你看看警察和法律能不能放了你!”

    这句话,把那些年轻人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所有人都看着灵童的父亲,看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那个,七爷啊,呵呵。我们这也不就是泄一下吗?行了行了······大家没事都回吧。”那个小女孩的父亲这时,站出来打了个圆场。

    众人见没有什么热闹了,更不可能在动手打人,也就都纷纷散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听着,以后这里不欢迎你,不要再进来我们家。”女孩的父亲看着我,气氛的说。

    我根本就没大理他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离开了,只有我和七爷站在村道上。

    “走吧,跟我回去,明天赶紧离开这吧。”七爷说着,转身朝着自己面馆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我跟着他后面,说:“七爷,谢谢您出手相救,要不然我可真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他叹了口气,没在说啥。

    我们回到面馆后,七爷让我坐下,然后帮我看了看头上和后背的伤,都是皮外伤没啥大事。我非常感谢这老爷子,一个劲的说谢谢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说:“行了行了,配我喝点酒,然后在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七爷从后厨端出一盘花生米还有一排酱牛肉,然后又拿出一瓶白酒来。我赶紧帮忙打开,然后先给老爷子倒满。

    “七爷,我敬您一杯。”我说完,就干了酒盅里的白酒。

    老头一乐,也干了自己的白酒,说:“你叫啥名啊?”

    “张一鸣,在帝都上大学。”我说了句。这次我打算跟七爷说实话。

    果然,七爷问我:“上学?你不是记者吗?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好意的闹闹头,说:“对不住了七爷,我,我之前是骗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小子。那你为什么要找灵童的麻烦呢?”七爷说道。

    我的行李之前在离开的时候,就暂存到了面馆里,我把行李打开,抽出了自己的宝剑和灵符。

    “这是······”七爷看看宝剑,灵符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道士,龙虎山俗家弟子。干得就是驱鬼降妖的活,我白天去了那所谓的灵童,其实只不过是个被邪祟上身的小姑娘。什么无所不知,那邪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探知了我们正常人的大脑里所想的问题,就让我们产生了一种错觉,认为灵童什么都知道,也什么都能算到。”我和七爷解释道。

    他听一边听我说,一边连连点头,说:“我就说这不正常,果真是有猫腻。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喝了口酒,感觉自己舒服多了,说道:“等到明天白天,我就会再去,这回我不会在对他们手软了,只见用道符收了那邪祟,让这些愚昧的村民掌掌眼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下午不是问我关于那个老宅的事吗,现在还想不想听了?”七爷这时候忽然问我。

    “听啊,这对我明天动手非常有好处。”我马上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七爷点点头,点上根烟抽着说道:“这宅子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,当初就是一个状元郎建的。后来就到了清末闹革命,状元郎死后连同他的家人,都被西安的一个督军给从这老宅给赶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宅从那以后就成了那督军的财产。但是督军的官邸和办公都在城里,所以这里他只是偶尔来住一下。到了军阀混战的年代,那督军后来倒台了,于是就退回到了这个老宅里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七爷的讲着老宅的历史,没有插嘴。

    “督军死了以后,他儿子就继承了这里。他儿子叫江淮,从小就被督军给惯坏了,脾气大得很。那时候我们村里的相亲们没少受这江淮的气,更可恶的是他有非常好色,一共娶了五房姨太太。其中,有三个被他活活打死,埋在后山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皱起了眉头,没想到这督军的儿子这么不是东西。

    “后来这小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有一天他看到村里有个姑娘长得漂亮,就让下人给绑到了宅子里给祸害了。那女孩还十四岁!”七爷说着。

    我一拳砸在桌子上,说道:“******,真是个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姑娘的父亲,是我们村里的老实人,一家子都是本本分分的。晚上的时候,爹妈见女儿还没回来,就到外面找。一直找到了那宅子门口,现了姑娘掉在地上的荷包,这下他们两口子吓坏了,都知道这个江淮是个什么东西,于是马上就叫门。”

    “那江淮当然不承认了,但谁知道那小姑娘挣脱了绳索,从后宅跑了出来。那对夫妻看到自己的女儿真的在这里,而且被江淮侮辱了,气的上去就打。可是被江淮和吓人当场就给打死了。由于事情闹得很大,可把村里的人都激怒了,当天晚上全村的人举着火把,就冲进了宅子里,把江淮和那天的那些狗腿下人都给抓了起来。”七爷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群情激奋,村长根本就控制不了局面。有人就提议活活烧死这些畜生,马上就有很多人支持。江淮和他的那些下人这回全都傻眼了,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。村民江淮和那些下人都给控制到院子里,然后一把火就给他们都烧了。听我也爷爷说,当时江淮和那些下人狼哭鬼嚎的,那声音听着都渗人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七爷说的,脑子里开始在想,说不定那邪祟就是那个坏种江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