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79章 面馆,七爷
    灵童按着我脑子里想的那些问题,说了一通,我就已经摸清了他的路数。八一?中文网? ? W?W?W?.?8㈠1㈠Z㈧W?.㈧COM

    但我并没有当面揭穿她,一是因为现在的场合不合适,而且她身上的那个邪祟,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道行,如果伤害到这个小姑娘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不能贸然出手,打算今天晚上在来看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万块钱,放在桌子上,然后说道:“灵童真是无所不能,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,请您笑纳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小女孩背后站着的那个中年人,再次把我的钱收到了他自己的兜里。

    我从大厅里走出来后,就直接出了这个古宅。但我并没有直接厉害,而是绕着这个宅子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这宅子面积不小,算上围墙和前后院,还有屋子,怎么地也得有近千平米的面积,而且这宅子应该有些念头了,不知道之前的主人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绕着宅子巡视了一边,但并没有现什么异常的,周围没有什么阴气散出来,也没有什么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地方。追后,我只能暂时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此时刚刚到了下午1点多,要想在这里等到晚上,还有一段不断的时间。于是我就开始在村子里闲逛,打算找个暂时休息的地方。这村子倒也不大,不要一个小时我就基本走了个遍。村里的住户也就三百来户,生活水平倒也还可以,能从他们的住房和穿着上看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有点饿了,正巧在村里的南头,看到了一个小的不能在小的刀削面面馆。

    这小店叫“七爷面馆”就是一个普通的民宅该的。

    我推门进去后,现这里挺小的,里面只有三张桌子,周围和普通的住家的氛围一样,根本就不像个做生意的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吃面吗?”

    这时,我才注意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,从角落里站起来,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小的半导体,里面放着单田芳的评书。

    老头虽然上了年纪,但看上去听精神的,花白的头,梳的一丝不苟,浑身上写也听利索,干净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大爷,我来碗面。”

    老头笑着,让我坐下,说道:“好咧,一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转身进了后厨,一会儿就听到了起灶的声音。我坐在桌旁,听着评书,脑子里想着晚上自己该怎么办?现在出来是找地万消息的,也不知道那个附身在灵童身上的邪祟知不知道。但怎么都遇到这种事情,自己不能不管,谁让我是龙虎山的呢?

    正想着呢,只见老大爷从后厨出来了,手里端着一大碗面条,放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爷。”

    我道了谢,然后闻了一下面条的味道——香!

    “小伙子是来看灵童的吧?”老大爷手里拿起半导体,和我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,回答说:“是的,都说这为灵童非常灵验,所以就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老头听那个我这么说,微微点头,但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的无奈和不屑。

    我一看他这表情,就知道这老头可能知道些什么,起码比那些围在院子外,观看,崇拜灵童的村民要理智的多。

    “大爷,您怎么称呼啊,对于这灵童的事,您是怎么看的呀?”我吃着面,装作随意的问他。

    老头端起一个紫砂茶壶,喝了一口茶后,把半导体的声音调小了些,所谓的说:“我姓王,排行老七。你就要我七爷吧。”然后他接着说道:“我能怎么看,我的看法也不能左右你们这些蜂拥而至的人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七爷?

    老头还挺不外到的,但我听了他后面说的那些话,感觉这七爷说话倒是滴水不漏,而且还挺有哲理的。

    “我即使想知道这灵童是不是真的。”我呵呵一笑,说。

    “你没去看吗?”七爷问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了,而且还问了几个问题,咨询了一下灵童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七爷没再说什么,只是听着半导体里传出来的评书。

    我一看这冷场了不行啊,于是装作羡慕的样子,又说:“不过我觉得灵童说的都挺准的吗,确实让我大开眼界了,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小伙子,你还是太年轻啊。”七爷不以为然的说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问道:“怎么这么说,那灵童我看着确实听厉害的,什么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知道?你怎么知道她什么都知道?”七爷喝着茶接着说:“你认为她知道的,都是你知道的,所以就认为她知道一切。那些你不知道,自然你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想象的说了一番如同绕口令一般的话,但我也听明白了。这个七爷确实有些不一般,他应该早就知道灵童的底细,或者压根就不相信灵童通宵一切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高人啊,原来七爷您也是位高人。”我笑着恭维道。

    老头摆摆手,说:“我可不是什么高人,就是个做了四十多年刀削面的师傅而已。不过我知道老话说的好,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这老头看的确实明白,我有问:“说不定是人家风水好呗,我看那大宅子可气派了,一看就知道祖师上大户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户人家又怎么样?还不是死的死,伤的伤,走的走,逃的逃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七爷竟然说出了这话,听着他好像知道这宅子的过去。不过我一想,毕竟他在这村里待了这么就,那宅子的历史,他肯定是知道些的。

    “七爷,能不能给我讲讲那个宅子的事情?”我吃着面,问道。

    他看看我,脸上露出一片漠然,最后说的:“没啥好讲的,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还不如听我说说这刀削面的历史呢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这老头并不想跟我说这老宅的过去,但他越是这样,我就对那个老宅的过去越感兴趣,但又不能逼着人家告诉我。反正晚上我要再去会会这灵童,倒时候再问也不迟。

    一碗面终于吃完,但我并不像走,现在里晚上还有三个多小时,我厚着脸皮跟七爷说:“七爷,我······我能不能在这多待会儿,晚上再走!”

    老头听我这么说,问:“哦,为什么晚上走,从这村子到城里路程可不近,晚上又没有车。”

    我想着要不要告诉老头,我要夜里去找灵童的事情,不想他接着说道:“除非······你晚上不打算离开这村子,难道你要去······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