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76章 赶尸匠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情况。?  ?八?一中文? W㈧W?W?.㈠8?1?Z?W.COM”

    当我看到被子底下的情况后,感到震惊不已,尸体怎么到了火车上?我又掀开了另一个被子,下面依旧是具死尸,贴着镇尸符。

    他们胸口的衣服下面鼓起一个小包,我扒开衣服一看,好像是个香包一样的东西,原来这车厢里的味道就是从这个香包散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看这两句尸体都在三四十岁,好像死了没有几天,身体冰凉但并不僵硬。我一下就反应过来,原来这个卡孟应该是个赶尸匠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卡孟已经回来了,他一下就冲了进来,把我推开然后查看两具尸体的情况。当他现尸体并没有变化后,气色才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动比人的东西!”他严厉的冲我说道,但声音不敢太高。

    我一乐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是违法的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然后看看我,说道:“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,我这也是为了他们落叶归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赶尸匠?”我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,我心里的那些疑问已经全都通了,这个卡孟为什么阳气不足,印堂青,都是因为他总是接触死人造成了,即使他是赶尸匠,但时间长了也会收到一些副作用的影响。

    卡孟一愣,看着我开始打量,过了几秒钟他问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一抱拳说道:“在下是龙虎山弟子。”

    卡孟听我说是龙虎山的,犹豫了一下,我从包里拿出了我的天师印给他看。他看过天师印,脸色缓和了不少,说道:“原来是道兄,对不起了,我刚才确实有些冒昧。”

    我把天师印放回兜里,说:“我倒是没什么,如果被乘警或者别人知道了,你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卡孟叹了口气,说:“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啊。这两个人是西安的兄弟俩,意外死在了我们那里。他们家里有些资本,于是就想把尸体弄回去,但正常渠道根本就行不通。所以就到了我,谁让我是干这个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娘患了病,我需要钱,而他们能给我一笔丰厚的报仇,足够用来给我娘治病了。”他接着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这说来卡孟倒是个孝子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坐下后,都接触了心里的防备,卡孟说这两具尸体死了半个月了,他用湘西赶尸术的手段,让尸体不**,溃烂才保持了这么久。我听了感到有些好奇,于是就问起了湘西赶上的门道。

    通过卡孟的解释,我对湘西干尸一门也初窥门径。

    湘西民间,自古就有赶尸这一行业,学这行业的,必须具备有两个条件:一胆子大,二是身体好。而且,必须拜师。赶尸匠从不乱收徒弟。学徒由家长先立字据,接着赶尸匠必须面试。一般来讲,要看满16岁,身高1.7米以上,同时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条件,相貌要长得丑一点。

    赶尸匠先让应试者望着当空的太阳,然后旋转,接着突然停下,要你马上分辨东西南北,倘若分不出,则不能录用。因为你此时不分东西南北,就说明你夜晚赶尸分不出方向,不能赶尸。接着,赶尸匠要你找东西、挑担子。因为尸体毕竟不是活人,遇上较陡之高坡,尸体爬不上去。赶尸匠就得一个一个往高坡上背和扛。最后,还有一项面试,这就是赶尸匠将一片桐树叶放在深山的坟山上,黑夜里让你一个人去取回来,只有这样,才能说明你有胜任赶尸匠的胆量。这三关顺利通过了,你便取得了当赶尸匠学徒的可能。

    卡孟干这行已经十几年了,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,要不然人家也不会主动找到他的门下。听卡孟说,赶尸匠的家里,跟一般农民一样,照样“日出而作,日没而息”。只有接到赶尸业务时,他们才将自己装束一番,前去赶尸。他们虽赶尸,却忌讳赶尸这个名词。因而,内行人请他们赶尸,都说:“师傅,请你去走脚”或“走一回脚”。赶尸匠若答应,他便拿出一张特制的黄纸,让你将死人的名字、出生年月、去世年月、性别等等写在这张黄纸上,然后画一张符,贴在这张黄纸上,最后将这张黄纸藏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卡孟说,干他们这行也不简单,要学会三十六种功,才能去赶尸。第一件功,便是死尸“站立功”,也就是先要让死尸能站立起来。第二件功是“行走功”,也就是让尸体停走自如,第三件功是“转弯功”,也就是尸体走路能转弯。另外,还有“下坡功”、“过桥功”、“哑狗功”等。

    比如这“哑狗功”可使沿途的狗见着尸体不叫。因死尸怕狗叫,狗一叫,死尸会惊倒,特别是狗来咬时,死尸没有反抗能力。死尸会被咬得体无完肤。最后一种功是“还魂功”,还魂功越好,死尸的魂还得越多,赶起尸来便特别轻松自如。这种“还魂功”,实际上是用一种湘西特产的草药撒在尸体上。也就是我刚才问道的那种味道。

    我们是越聊越投机,我也说了一些灵异事情,卡孟听了也震惊的长大了嘴巴。最后,他问我到西安到底是因为什么,我说是去找一个人,但我不知道这个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卡孟说道:“当初委托我的那户人家说,在他们西安的有个灵童,据说这灵童非常厉害,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。就是他们的家人遇害了,也是灵童说的,他们才到了这里在一个山沟里找到了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听了感到稀奇。

    其实,这就跟萨满出马弟子的能力差不多,但我没有听说西安这边也有出马弟子。其实,所谓的无事不知道也不是绝对的,也是要通过清风,或者五仙去打听的,通过他们的特殊渠道打听到事主要问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对卡孟说的那个灵童抱有一丝希望,最后是能打听到地万的下落。我和卡孟聊到了半夜,才休息。虽然我商铺睡着的是个死人,但我却没有丝毫的惧怕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火车进了西安站。

    只见卡孟左手摆了个特别的姿势,口中低声的念叨着咒语,右手拿出了个镇魂铃。

    哗啦啦······

    镇魂铃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两具尸体从铺位上坐了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