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75章 卡孟
    从家里和父母道别,我就先定了一张第二天去往陕西的车票。? ?八一中?文? W=W≤W≈.81ZW.COM

    等我回到三爷洞府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。

    一回来,我就看到大家在院子里聊天呢。三爷见我回来了,笑着说道:“小子,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到你家里去找你了,都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住几位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我有些尴尬的说,因为之前说我只要待一天而已。

    三爷问我:“你票订完了吗,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明天中午的火车,估计第二天早上9点就到陕西了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和三爷在院子吃饭喝酒,聊着天。半夜的时候,常大爷和胡三太奶出来了,他们二位来到面前。常大爷说道:“这一去不知道你要遇到什么艰难险阻,我今天教你个侍魂咒。”

    我的酒劲马上就醒了,只见常大爷握住我的胳膊,口中念着咒语,我就感觉自己的胳膊火辣辣的疼,但我强忍住没有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待得常大爷念完终于,我的胳膊也恢复了正常,我捋起袖子一看。只见我的胳膊上,出现一条黑色的图案,这图案由于一条黑蛇,缠着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之前,常风的妖丹在我的体内,但因为和钱正直在对战中被他的法眼给彻底消灭了,所以这次常大爷竟然把自己的一缕侍魂附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侍魂,说白了就是他的一缕残魂,或者说是意识。只要我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,我就能以念咒语释放出常大爷的侍魂。

    “记住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不要用这个,因为你的身体承受不住,一旦用了这侍魂法术你也会虚弱的。”常大爷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记住。

    这时候,胡三太奶山前来,说道:“大爷给了他的一丝侍魂,我也不能被他比下去。”说着,只见三太奶右手闪出一道白光,然后抬手就趴在了我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我就觉得自己的胸口的位置,感到一丝阴凉,同时感觉到一股雄厚的力量,进入我的身体。我低头扒开自己的衣服一看,只见在自己的胸口处,出现一只狐狸的头像,类似纹身一般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三爷,他说道:“我可没有大爷和三太奶的本事,我就教你个迷惑人心的法吧,能暂时控制人的思维,让他听命于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个挺有意思,于是记住了三爷教我的口诀和施法的步骤。我用了一晚上的时间,把三位教给我的法术都牢记于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三爷送我出了洞府。

    “小子,如果有什么决绝不了的,千万不要逞强,马上通知我们。”三爷关心的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想三爷鞠了一躬,说:“谢谢三爷,也谢谢大爷和三太奶。你们对我的知遇之恩,我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少整这噱头八脑的,赶紧上路吧,回来好好的陪我喝一顿比啥都强。”三爷笑着说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候后,我终于上了开往陕西西安的火车。

    我买的是卧铺,当我来到自己的车厢时候,现里面已经有人了。我看看,现是三个人,两个在商铺睡觉,盖着被子看不清脸。还有个坐在下面,正看着窗外的景色。

    我拿着票来到自己的铺位,把行李放下。

    那个坐在下面的人见我进来了,朝我点点头乐了一下,我也礼貌的报以回笑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当我坐在自己铺位上的时候,忽然问道了一股特别的问道,有点香还有点类似中药的味道。这味道是从上面那两位传过来的,我虽然有些好奇,但也没有冒然的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我坐下后,对面的那个人忽然问我:“老弟是去西安的?”

    我听着他的口音有些怪,绝不是中原人士像是少数民族。这人三十多岁,肤色有些黑,一双浓眉下面,是一对黄色的眼珠,脸型略长。我注意到这人有些不同寻常,他身上的气息有些怪异,但是因为什么我一时还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要小心!

    我心里说道,但还是乐呵呵的回答道:“嗯,西安,去那看看名胜古迹。”

    忽然,我现这人的印堂有些青,阳气有些弱,好像被什么邪祟纠缠过。但我并没有多事询问,毕竟萍水相逢,要多观察一下最好。

    这时候,火车终于启动了。

    车厢里陷入安静,我躺在自己的铺位上,假装睡觉,其实是在暗中观察对方。但我眯着眼睛观察了一番后,没现他有什么诡异的举动,只是看着窗外的景色,时而喝一口水而已,甚至连厕所都没有上过。

    不禁是他,就是躺在商铺的那两个旅客也都一动不动,好像他们睡的很沉一样,还有就是那股奇怪的味道,充斥着车厢里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晚上,我做起来假装醒了,冲那个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对方见我醒了,笑着说道:“年强人就是吃得下,睡的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这睡的可比不上······”我用手指了指睡在上铺的那两位。

    他一乐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一鸣,敢问大哥叫啥,那个地方的?”我开始主动套他的话。

    那人想了下,说道:“我是苗族,湘西桐乡的,你就叫我卡孟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从包里拿出些吃的,牛肉干,鱼片什么的,摆在桌子上:“卡孟大哥,来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对付也不推测,说了声谢谢后,就开始和我边吃边聊。但聊的基本都是苗族的一些风土人情和美食,风光什么的,我毕竟去过苗疆,二人之间倒也聊的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卡孟站起来说道:“我去方便方便。”说完,就转身出了车厢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坐在这里,有些无聊,这人应该没什么问题,除了阳气弱些,印堂青和正常人一样。另我敢兴趣的是上铺的这两位仁兄,他们一直躺着睡觉,只露出头顶的部分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这两个人有些奇怪,睡觉这么长时间了,他们连个姿势都不懂,呼噜也不大一个。于是我站在了起来,走到一个睡觉的客人边上,慢慢的伸出手去,掀开了其中一个的棉被。

    一掀开,也把我吓了一条,只见面对底下的这个人,直挺挺的躺着,双眼紧闭,在他的额头上竟然还贴着一张镇尸符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