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69章 等不及了
    二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位“罗刹”小姐,那双容不得沙子的锐利的双眼,霎那就被蒙上了一层水雾,二叔的嘴唇禁不住的微微颤抖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?W㈠W㈧.㈧8㈧1?Z?W?.㈧C㈧O?M

    “你,你······你再说一遍,你是······谁!”

    程夏梦此时早已泪流满面,上去一把就抱住了自己的二叔,哽咽道:“我夏梦,是你的侄女程夏梦,呜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孩儿啊!”二叔抱着夏梦,老泪纵横的喊道,浑浊的双眼,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在程夏梦的后背上:“你终于记起我们了,记起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也已经湿润了,由于激动身体有些微微颤,从程夏梦被钱正直抹去记忆,一直到现在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,这期间我们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难,今天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    叔侄两人抱了一会儿,才幸福的分开。

    “快告诉我,这·····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二叔激动的看着我和程夏梦,简直不敢相信,这幸福来的是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这里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屋子里还有别的警察同事在处理昏迷的南海大师,于是我说道:“二叔,这件事等这里忙完了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也说:“是啊,二叔,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程队长不愧是老公安,严谨的职业态度马上就让自己恢复了理智,说道:“好好好,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,哈哈······”他擦擦脸上的泪水,然后意气风的迈进屋子里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相视一笑,也跟着返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此时,刚才昏迷的南海大师已经苏醒了,并被带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解药在那里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我,抬起头,脸色依旧煞白,嘴角还挂着血丝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叔说:“我劝你还是配合我们,要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二叔,又看看我和程夏梦,最后低头看看自己手腕上的镣铐,最后才说道:“包里那个白色的瓷瓶里有,一人一颗。”

    我把他的帆布包打开,从里面果真找到了一个小白瓷瓶,打开后到处一粒解药,送到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“吃了它。”

    我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相信他的,所以要让他先吃一颗。

    南海大师没有犹豫,张嘴就把那颗药丸吃了,我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二叔笑着对我们说:“这里就交给我们了,你和程夏梦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脸一红,说:“那二叔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已经等不及了,拉着程夏梦的手,快步就走出了房间······

    出了梅花化工厂后,这里四周都没有人,只有几辆警察停在这里,我一把就搂住了程夏梦。这把她吓了一条,有些害羞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乐,一下就吻了上去······我用力地抱着她,想要把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一样。

    我们吻了能有一分钟,程夏梦好不容易拜托我的纠缠,说:“还是赶紧给胖子他们送解药去吧,要不然二叔他们待会儿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拉着她的手,我们开车先回了程夏梦的家里,因为我们现在的确实有点狼狈,尤其是程夏梦,她的衣服有几处都已经被毒液腐蚀透了,确实有些不雅观。

    到了家里后,程夏梦要先洗澡,而我也随后脱光跟了进去,一起洗了个鸳鸯浴。两个人在家里磨磨唧唧,缠缠绵绵的一个多小时后,我们才开车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一进病房的门口,胖子就大喊道:“恭喜恭喜,二位总算是想起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害羞把脸转过去,我来到胖子和老魏头床边,从兜里拿出了解药。

    “一人一颗。”把药丸放在他们手里。

    两个人吃了解药,过了没有一分钟,胖子和老魏头就吵吵肚子疼,这下把我和程夏梦吓了一条,难道这解药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行,我要上厕所。”胖子第一个冲下床,好在病房里有厕所。这货刚进去,就开始出恶心的声音,噼里啪啦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老魏头也是,捂着肚子要上厕所,但病房里的厕所被胖子占着,他赶紧冲出病房直奔走廊的公共厕所跑去,那度刘翔都比不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声音和气味实在是令人待不下去,我和程夏梦赶紧从里面出来,站在走廊透气。

    我从后面抱着程夏梦,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,轻声的说:“待会我们就回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程夏梦一愣,问:“那我们不去找二叔了?还是先去市局吧,说不定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她,说道:“不行,一定要先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程夏梦不解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把嘴挨在她的耳朵边,轻声的说道:“因为我······等不及了。”顺便,轻轻的咬了她的耳垂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~讨厌。”程夏梦嘤咛一声,瘫软在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我们就这样过了能有五分钟,身后突然响起了胖子的声音:“那个,你们要不先回去吧,这狗粮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松开程夏梦,我问胖子:“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差点拉死我,我去······你是没看到我刚才拉出的是都是什么东西。”胖子口若悬河的说着,一点都不感到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我马上就捂住程夏梦的耳朵,对胖子说:“你他娘的给我闭嘴,谁要知道你拉出的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在走廊里聊了会儿天,忽然胖子说道:“我怎么感觉少了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老魏头哪去了?”程夏梦也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想,马上说:“我记得刚才他上厕所太急了,好像没那手纸。”

    胖子被我们两个人逼着,去给老魏头送纸。一会儿,就看到胖子扶着已经双腿酸麻的老魏头从厕所出来,样子就跟刚生完孩子的产妇。

    “算你们有良心,还记得我在厕所。”老魏头一脸大汗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离开医院后,她拗不过我,还是和我回到了家里。一进门我就如同一只青的野兽,朝着程夏梦就扑了过去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