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65章 复发
    我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后,放在窗台上反复的观察,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。八一?中文网 ? W?W㈠W㈠.㈠8?1ZW.COM对于蛊术我知道的不多,检查了一个下午也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我给二叔打了个电话,让他派人到这里把这些东西都拿回去存档,顺便让他帮忙查查小树林周围的监控,看看能不能找到南海大师的身影。

    二叔是傍晚过来的,顺便给我们待了很多吃的,胖子乐的一个劲些二叔。我们几个在病房里好好的吃了一顿,胖子和老魏头的身体恢复的不错,如果没有什么第二天就能出院了。

    二叔带着东西离开后,我们就在病房里聊天。

    胖子说:“要不你回去吧,说不定夏梦已经醒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是真的想回去,但这里也离不开我。程夏梦那里起码还有孟婆和崔判官,这里如果我离开的话,如果真的再有什么事的话,我根本就来不及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,那边有崔判官和孟婆呢,我留在这里最好。”我看着他们两个说。

    老魏头叹了口气,说:“谢谢你的鸣子,别看你年纪轻轻的,这办起事情来是越来越稳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别说那些没用的。我现在就是关心如何能找到这王八蛋,老子要报仇。”胖子站在病床上,指着窗户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我拉着他坐下,说:“等二叔他们吧,看看能找到那个南海大师的藏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唉,对了。那个会所是穆峰的,那这个南海大师会不会躲在穆峰那里?”

    老魏头确实厉害,脑子一下就想到了这个问题。我马上告诉了二叔,但没想到二叔说他已经早就布置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今天看到穆峰,有点可疑,你觉得呢?”胖子吃着苹果,问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当然了,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,要不是因为他没有正面向咱们动手,我们也不用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穆峰,我忽然想起了王晓雅,这段时间犹豫事情实在太多,我根本就没有主动联系她。想到这里,我马上站起来就要出去给王晓雅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”胖子问我。

    我嘿嘿一乐:“给王晓雅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走出病房后,我就在走廊尽头拨了长途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两声,终于通了。

    “喂,一鸣。”

    是王晓雅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我有些激动,尤其是王晓雅现在还怀着我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晓雅,我······我就是有些想你了,想知道你的情况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电话那段出现了短暂的沉默,随之就传来王晓雅的哽咽声,这下把我吓住了:“小雅,不哭,你怎么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王晓雅哽咽了一会儿,说:“没有······没有······就是听到你的声音,我我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我心里一阵惭愧,现在王晓雅怀着我的孩子,而我在这边去不闻不问,我还是个男人吗?

    “对不起晓雅,是我忽视你了,对不起。”我马上道歉。

    王晓雅此时的情绪稳定了一些,说:“不不不,一鸣,我······我没有责怪你,就是非常的想你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的想让王晓雅从英国回来,反正现在钱正直已经死了,但昨天遇到穆峰后,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比较穆峰之前对王晓雅有感情,如果让他知道王晓雅怀了我的孩子,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“晓雅,我知道你非常想回来,但是昨天我遇到了穆峰,我总觉得他有些诡异······”我把昨天的事情和晓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听我说了一遍后,也有些担心:“嗯,我听你的,孩子最重要,那我就现在这里待着吧。对了,你想听听孩子的心跳吗?”

    王晓雅从怀孕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了,我甚至连一眼都没有见过,心里自然是非常想的。

    “嗯,让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我隐约听到了一种非常脆弱的震动,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出来。即使是这样,我听了以后也非常的激动,简直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。

    和王晓雅说了将近半个小时的电话,最后才恋恋不舍的结束。我刚走到门口的时候,就听到病房里出来胖子的叫声。

    冲进病房一看,只见胖子和老魏头两个人不断的在病床上翻滚这,皮肤上呈现出一层紫色,总嘴角里慢慢的渗透出那黑色的粘液。

    难道没有好吗!这怎么还复了!

    我马上跑过去,从包里拿出五爷的药给他们倒进了嘴里。我知道现在找医生来基本于事无补,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治愈,只能是最基本点维持。

    吃了药的两个人终于安静了下来,皮肤再次慢慢的恢复了本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······怎么回事啊,这······”胖子躺在床上,断断续续的问我。

    老魏头吐了一地的黑水,房间里立刻就臭气熏天,我赶紧打开窗户,通风。

    “我擦,你刚才****了吗,怎么这么臭。”胖子趴在床上,还有闲心和老魏头开玩笑。

    老魏头一脸大汗的看看他:“放屁······就好像你的不臭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这根本就不是办法,总不能这么维系着。但如何解蛊毒我是真的不懂,不过我想这蛊毒,其实也是一种邪毒,邪气。即使是邪气,邪毒的话,那么驱邪符会不会有用?

    想都这里,我就拿出两张驱邪符来,分别贴在了他们两个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驱邪符贴上后,两个人都说感觉好多了。身上的力气正在慢慢的恢复,而且头也不晕了。我看着灵符有效,于是想到了个办法。

    我让他们两个把上衣都脱了,然后坐在床上,我用朱砂在他们两个人的后背,前胸,肩膀,胳膊上,都写满了符文。

    “暂时先这样吧,等我们找到那个王八蛋就好了。”我看着一身符文的胖子和老魏头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点想笑,等身上的符文都彻底干了,我才让他们穿上衣服休息。同时,把两张灵符叠好,给他们挂在了脖子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