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63章 中蛊
    我眼看着程夏梦慢慢的把解药放进了嘴里,看着她慢慢咽下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  W=W≈W≤.81ZW.COM此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,不安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程夏梦。

    忽然间,程夏梦的手捂住了自己头,然后身体开始站立不稳,我马上扶住她同时喊孟婆。

    “孟奶奶,夏梦这是怎么了?”我由于紧张,语调都有些变形了。

    大家听到叫声,全都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吃了这药起码要躺上三天。”孟婆看着已经昏迷的程夏梦,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解释,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。低头看看怀里的程夏梦,已经彻底昏迷了。我抱着对大家说:“那我们现在就离开了,谢谢孟奶奶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简易还是把她留在这里,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们也能即使现。”孟婆想了下说。

    我的心微微一沉,可不是吗!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,在这里起码能及时解决,我刚才确实是有些不冷静了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,我今天就在这里带着了。”我对胖子和老魏头说:“你们没事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胖子和老魏头答应,然后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我对周礼说:“谢谢你能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程夏梦醒了,就可以不用来基地了,收尾的事情我会搞定。”周礼点点头,然后和胖子他们一起离开了小洞天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,把她放到床上。”孟婆说道。

    我抱着程夏梦,跟着她走进屋子,把程夏梦放在床上。看着她没有丝毫反应,我又问了一边孟婆:“她是不是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孟婆一乐,说:“这个我可不敢保证,什么事都没有百分百的。而且这解药也是我第一次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还是头一次知道,原来这个解药她是头一次做,真是无语!

    但现在事情已经这也了,我又能怎么办?对人家脾气也于事无补啊,我看着躺在床上的程夏梦,心里突然又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崔判官进来说道:“虽然孟孟是第一次做这个解药,但我相信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对我自己还是有些信心的,你就要不灰心丧气了。”孟婆开始宽慰我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现在也只能这也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就坐在程夏梦的床边,一动不动的看着她,真怕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。同时也懊恼自己没有事先问孟婆,她到底有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崔判官进来,对我说:“你不用总看着,还是出来跟我们吃些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程夏梦,她依旧睡着。

    站起来跟着崔判官走出房间,院子里的石桌上已经摆上了几盘下酒菜,还有一瓶白酒。和崔判官边吃边喝,时间也不觉的快了些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聊的有些高兴的时候,我的电话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是胖子,不知道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喂,怎么了?”我有些醉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救······救我们······快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来胖子气喘吁吁的声音,而且听着非常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嗯?你这是怎么了?”我的酒一下就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嘟嘟嘟嘟······

    此时,电话已经挂断。

    我马上又播了回去,但并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一定是出事了,我说道:“崔判官这里就交给你们了,我马上要回去看看,不知道胖子他们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崔判官也紧张道:“没问题,如果需要我的话就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从小洞天里跑出来,在路边打了一辆车,直奔别墅。

    在车上的时候,我就给二叔打了个电话,虽然不知道胖子那边生了什么,但有警察在的话终究是方便些。

    二叔听说有事生,说马上带人赶过来。

    当我推开别墅大门的时候,就看到胖子和老魏头两个人倒在沙上,茶几上放到都是一些熟食和酒,显然刚才他们正在喝酒呢。

    “胖子,老魏头,你们这是怎么了!”我喊道。

    此时,我现胖子他们的状况确实不太好,老魏头倒在沙上,身体紫,从嘴里流出黑色的粘稠液体,而且非常腥臭。

    胖子也一样,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症状和老魏头相同。我马上拨通电话,叫了12o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到他们是中毒了,还是怎么了,所以有些一筹莫展。我用手摸摸了胖子的额头,冰凉一片,但却还有呼吸。

    突然,我注意到茶几上放着的白酒瓶子,我看到那酒瓶子好像有些东西。拿起来一看,只见酒瓶里有半瓶白酒,在白酒里有一些黑色的粉末一样的东西,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注意到。那些黑色的粉末并不多,大约有百十粒而已,但这东西好像有生命一样,在白酒里微微涌动着。

    现在两个人的症状非常危险,结合刚才酒瓶里的那东西,我基本猜到他们可能是中毒了,或者······是中了蛊。

    一想到蛊,我马上就想到了我这里还有白五爷给的药,对蛊有一定的治疗作用。于是马上就跑到了二楼,在抽屉里反倒了五爷的药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叔带着人也到了,当他看到胖子和老魏头倒在地上的样子,也吓了一条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不是中毒了?”二叔问我。

    我现在没功夫回答这个,把药面分别倒入两个人的口中,然后又倒了些水进去。现在,我们能做到只有等待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们可能是中了蛊。”

    “中蛊?”二叔点点头,接着说:“一定是那个南海大师搞的鬼,但他是怎么下蛊的呢?”

    我回想了一边,突然恍然大悟说:“昨天晚上他用三个小鬼来袭击我们,起初我们并没有多想,只是觉得他的手段也不过如此,但现在看来,他真正的手段是下蛊,要毒死我们。那三个小鬼分明就是在吸引我们的注意力,他在暗中下蛊。”

    二叔听我说完,马上叫人开始搜查,我提醒他们一定不要用手碰任何东西,尤其是厨房里的吃的,喝的。

    “唉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这时候,胖子忽然哼唧了一声,紧接着老魏头也微微动了一下,看到他们有了反应,我稍微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12o终于来了,把胖子和老魏头抬上了车,我坐着二叔的警察,大家直奔医院抢救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