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58章 挑战
    我有些气喘,脸色有些白,说道:“麻烦你能不能给我到点水喝。八??一中文 W≈W=W≤.≤8≥1≥Z≤W≤.≤COM”

    程夏梦感应过来,马上直奔厨房。

    她从厨房里端出一杯温水,然后放在我嘴边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看着她有些担心的表情,我乐下:“没事,就是你的胃口也太大了,我有点吃不消,哈哈。”说完,她就开始喂我喝水。

    包扎完伤口后,程夏梦把我扶起来,进了卧室。我躺在床上,说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还是赶紧休息吧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总感觉自己和程夏梦就如同像两口一样的语气,不禁有点小激动。

    程夏梦见我没什么大碍了,点点头,然后也躺在了我身边。这次我因为肩膀受伤,所以只能侧着睡,就导致了我面对着她。

    程夏梦关了灯,然后躺在我旁边,看着她在我身边躺下,我根本就没有睡意。所以,眼睁睁的看着她的侧脸。

    房间里非常安静,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,看着程夏梦精致的侧脸,想着我们以前的过往。程夏梦知道我看着她,但这次她并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几分钟,她突然睁开眼睛,见我没有盖被子,竟然主动的把被盖在我的身上。这个动作感动的让我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应该谢谢你。休息吧。”程夏梦的声音不知怎的,声音一下子也轻柔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再次躺下后,我就侧着身子看着她的侧脸,程夏梦这次闭上眼睛休息,不再和我说话。我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的连,到了后拉也不知多长时间,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一样,怀里好像抱着什么,低头一看现自己正抱着······程夏梦。

    这姿势是要多亲密有多亲密,我搂着她的上身,而她环抱着我的腰,把脑袋依偎到了我的下巴处。我的一条腿放到她的腰上,她的两条腿夹住我的另一条腿。还有,就是我的小腹之下传来一阵异样之感,自己一柱擎天!顶在程夏梦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程夏梦嘤咛一声,听的我有些热血喷张,荷尔蒙立马就飙升了。我缓缓的伸出了自己“邪恶”右手,想要······摸摸她的脸。

    就在我的手指要触碰到她的脸颊时,没想到程夏梦尽然睁开眼睛了。

    场面尴尬,真的很尴尬!

    我的手停在空中,我说道:“那个······你脸上有个蚊子,我轰走它了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看看我手,然后现我们两个的姿势有点太亲密了,两个人大腿相叠,相互拥抱着。我抱着她,同时她也抱着我,反正看不出谁主动的。

    “你顶着我了。”她说道。

    我马上放开她,用被子盖住自己的下身。

    程夏梦站起来,看着我:“你······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的脸有点红,说道:“没事,小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然后走出卧室去洗手间洗漱去了。我掀开辈子看看,自己的小兄弟此时依旧雄姿英的挺拔着。

    程夏梦洗漱完,我就捂着自己的裤子,弯着腰尴尬的跑到洗手间去撒尿,洗脸刷牙。

    她因为昨天吸了我的血,又经过一夜的休息,所以显得非常的精神。但早上那尴尬的画面,让我们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带着她来到楼下的一个早餐店。

    我吃着包子,米粥和咸菜,她就在对面看着我吃。

    我一想这尴尬的气氛得打破,要不然太别扭了,于是说道:“今天早上我真的就是要帮你大蚊子,要不然你昨天吸的血,就便宜了那蚊子了。呵呵······”我还以为自己有多幽默呐。

    “冬天没有蚊子吧!”程夏梦看着我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!咳咳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差点把嘴里的粥喷出来,怪自己的智商怎么这么低。

    吃完尴尬的早饭,我们就来到了市局。

    等我们刚来到刑侦大队的时候,就看到了几个穿着衣装革履的人正在和二叔说着什么。走进后,才现原来他们是南海大师的律师,今天一早就来到了这里,要求警方在没有确凿证件的情况,马上释放南海大师。

    律师,就是为当事人能得到法律公平对待与合法权益的人,所以并没有什么对与错之分,更何况法律规定嫌疑人有请律师的权利,就是为了保证法律的公正。现在有些人对律师存在偏激看法,万全是被人有意误导了。

    二叔和他们沟通完,把我们叫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程队,您什么打算啊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二叔叹了口气,表现的有点无奈,说道:“以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,确实么有办法定罪,只能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我们也没有办法强行扣留,虽然知道这个南海大师绝对脱不了关系,但在法律面前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二叔让人带着那几个律师办手续,然后释放了南海大师。

    当他从拘留所里出来的时候,看到我和程夏梦都好好的站在那里,脸上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。但这表情扫纵即逝,然后得意的对二叔说道:“程队长,我就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不了多久,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二叔冷笑了一下,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我们把南海大师还有那个律师送到了门口,这时候我忽然说道:“不用你得意,你今天看到我们两个人还活着,是不是有些意外。那是因为你的道行太浅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我这是在故意激怒他,让他在对我出手,这也我们说不定就会有他定罪的证件了。还有一点就是,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他,那我就用道上的规矩,总是不能这么便宜他。

    南海大师看看我,走到我眼前,说:“确实有些意外,不过我们来日方长,你一定要消息呢。呵呵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你也要消息,这阴牌很容易反噬,说不定那天你就没这么幸运了。”我盯着他的眼睛,说道。

    这就算是我们相互挑战了,我知道他回去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而我也绝不会坐以待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