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55章 我们是警察
    南海大师看着我傻掉的样子,有些得意,接着说道:“这个请你们不要质疑我,我说能那就是能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?W㈠W㈧.㈧8㈧1?Z?W?.㈧C㈧O?M你们是喜欢男孩啊,还是女孩?”

    我看看程夏梦,这个问题我们还真的没有考虑到,如果说出来的意见不统一,会不会让对方怀疑。程夏梦也同样的看着我,显然她也没有考虑到这问题。

    “男孩。”这时候绝对不能有什么拖泥带水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程夏梦却突然说道:“我,我想要个女孩。其实,大师您今天问孩子的性别,确实吓到我们了。之前我们夫妻俩不说是男孩还是女孩,只要能怀······怀上就谢天谢地了。性别的问题,还真的没有奢望过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来后,我暗中给她点赞,这才是个当母亲该说的话。我刚才是不是表现的反而有点急躁了,好像并没有想过一样。

    南海大师看看程夏梦,笑着说:“我可以理解你们,之前我也接待过想你们这也的夫妇。当他们听说还可以选择性别的时候,也都是你们这个反应。”

    一听他这话,我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对程夏梦温柔的说道:“亲爱的,我妈最喜欢男孩了,我们那可关乎到我们老张家的香火啊。你能不能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这么说,完全是顺着这个思路下去了,现在我明白了,越是有分歧,我们的表现越真实。果不其然,我注意到南海大师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无奈的微微摇头,这个表情非常的放松。

    程夏梦当然也现了,她装得有些为难,然后委屈的说:“那,那我都听你的。但以后,你必须什么都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老婆,只要你答应要男孩,我这辈子都听你的。”我配合着她,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点点头,然后对大师说:“大师,我们想好了,就·····就要个男孩吧。”表情还听委屈的。

    我欣慰的冲她笑笑,程夏梦的这几次表现,确实非常到位,简直就是天生的影后。

    南海大师点点头:“好,既然你们决定了,那我也啰嗦。男孩的话,得需要2o万。”说着,竖起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2o万!”我听到这个数字后,表现的有些惊讶,但并不是我装的。

    大师倒是面部该死的说道:“这可真的不贵啊,我知道你们华夏人对于香火的传承有着变态的迷恋,2o万应该是小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下,然后从怀里抽出了支票。

    这支票当然是二叔给我们准备的,对方绝对不会查出来这个账户和警方有任何关系。写好支票后,我并没有把支票给对方。

    南海大师笑笑,只见他站起来,转身面对后面的那个神龛,又是上相,又是行礼的,口中还隐隐的念着我听不懂的话,应该是泰文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一分钟后,只见他在那神像底座下面,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木盒子,能有巴掌大小。他转过来,把盒子放到我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我缓慢的打开盒子,只见里面躺着一个——阴牌!

    阴牌这东西在泰国佛牌中的一种。佛牌有两类划分为“正牌”和“阴牌”,其中“正牌”如大家熟知的“崇笛佛牌”“象神佛牌”等若干组成,而“阴牌”主要有古曼童、九尾狐等组成,还有一些以招桃花、偏财、赌博运等各类“阴牌”。

    “阴牌”是指制作过程中或加持过程中加入了阴物。而阴物一般指的是如坟场的土,棺材钉之类的物件。还有一些更厉害的阴牌,在制作过程中加入了死人油、死人骨灰、或不正常死亡人士或一些胎婴等材料。

    “这是佛牌?”我看着南海大师,说道。

    他一愣,说道:“原来张先生认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倒是见过别人带,但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。但这个和我见过的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从我打开盒子的时候,我就感受到这阴牌散着一股阴气,这应该是透明椭圆形的,大约有半个手掌大小。里面有个黑色的小人,好像是个婴儿的模样。它就泡在黄色的液体里,我认为那黄色的液体应该就是尸油,那黑色的东西应该是死人骨头或者骨灰。

    阴牌这东西,在佛牌中比正牌见效更快,威力也更大,但同样需要承担的风险也越大,反噬的可能性相当高。所以,阴牌别说在这里,就是在泰国本土,购买的人也是非常谨慎的,弄不好就会被反噬,丟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这个牌子你不要佩戴,而是把它摆放在家里的西北角,每天用水果,儿童食品来供养它,同时说出你的愿望。只要你每天侍奉,不出一个月你们就会看到效果的。”南海大师信心十足的说着。

    我故意的表现的犹豫些,看看程夏梦,说道:“老婆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程夏梦把这东西那在手里,打量一番,然后有些忧虑的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大师如果······我是说如果这东西没有效果怎么办,毕竟这2o万不是小数字。”

    南海大师笑着说:“这个你们不用担心,如果在一个月内没有效果的话,你们大可以来找我。我一分不少的推给你们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程夏梦看看我,等着我的拿主意。

    这时候,南海大师身边的那个人,又说话了:“请二位放心,到目前位置,还没有人回来找大师退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这个我相信。”我心说,如果都死了当然不会回来找你了。

    我把那张支票放在南海大师的面前,表示这阴牌我买了。大师非常从容的看看支票,然后让他的助手去核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的助手回来后,表示支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师,我还有个问题,我有个爷爷前年去世了,我母亲非常的思念我爷爷,不知道大师有没有什么办法,最后让我母亲看看爷爷。”我把阴牌放到程夏梦的包里,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大师听了我说的,想了下说:“这个也不是太难的事情,两万。”

    “两万!”我看着程夏梦,这个钱数和刘翠芳朝王胜利接的钱数一样,虽然王胜利并没有拿钱给他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,我们也就不用在套他的话了,我问他:“之前是不是有个叫刘翠芳的疯女人来找你?”

    我一说出这句话,南海大师的脸色马上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