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52章 结婚了
    关灯睡觉,我就像个木乃伊一样,老老实实的躺在程夏梦的身边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≈WW.81ZW.COM虽然是这样,但我的内心依旧心潮澎湃,慢慢的转过头来,看了看在程夏梦在黑暗中的精致了面庞,虽然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当我行了来的时候,现自己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而身边的程夏梦却不见了踪影。我一看自己的这个姿势,也不知道是如何变化的。但奇怪的是,我并没有被程夏梦弄醒,或者在我身上留下什么疤痕,更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这时候只听外面,程夏梦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醒了就赶紧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从床上一跃而起,走出卧室,正看到她坐在沙上。我有些尴尬的笑笑说道:“那个,昨天晚上·····我没有······碰到你吧。”

    她斜着头看看我,然后语气有些缓和的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但心里确实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上午8点了,我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后,从洗手间里出来。刚要和程夏梦到二叔那里去,却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程夏梦现在穿的是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,虽然性感拉风,但这装束绝对不是一般女子穿的。跟不像是一个结婚两年的人妻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说道:“那个,我看到你的化化妆。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不解的问:“为什么,难道我长得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“没没没······”我赶紧否认,解释道:“我是说你的这身装饰,实在不像个人妻。”

    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,然后从沙上站起来说:“我知道了,里面不是有你前女友的衣服吗,我想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能能能······”我马上答应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走进卧室,我就在客厅里等着她换衣服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就好像以前,我们一起相约逛街一样,我就在客厅里等着她在卧室里打扮。想一想,自己不自觉的笑了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候,只见她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我轻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程夏梦穿着已经驼色的羊绒大衣,里面是一见黑色的高领毛衣,下身是一件黑色的西裤。头不再是马尾辫,而是随意的披散在肩上,比平时跟多了几分妩媚和温柔。而且,我现她好像还画了个淡妆,整体来看,这简直就是女神一般的容貌。

    我咽了一下口水,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,一时有些看的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程夏梦张着双臂,原地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反应过来,开始鼓掌:“好看,真的,这······真的太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那见驼色的羊绒大衣,还是我以前卖给她的,在国贸足足花了三千多大元,虽然有些肉疼,但我当时送给程夏梦的时候,她非常喜欢。

    在门口的时候,我把胳膊一抬,就像昨天那样。程夏梦反应过来,一下就挎在了我的胳膊上。我们两个真的就像小两口一样,双双的下了楼。

    没想到,我们把车子刚开出小区,就接到了二叔的电话,让我们和他在民政局回合。我问他为什么要去民政局,他嘿嘿一乐,说到时候就知道了,电话里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到了民政局门口,就看到二叔站在那里等我们呢。

    “二叔生什么事了?”我纳闷的问。

    他把烟头扔了,看着我们笑呵呵的说:“你们昨天走了以后,我就一直认为好像忽略了什么,今天早上我起床看到我和你婶的结婚照后,我终于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这和结婚照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程夏梦也是一样,不解的看着这位刑侦队长。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假扮夫妻,那就需要有结婚证和民政系统里有你们的结婚登记。到时候,他要是看你们的结婚证怎么办?”二叔有些忧虑的说。

    我一听,这也太那个了吧。看看程夏梦,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不会太谨慎了?”我问道:“或者对方根本就不会验证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二叔一蹬眼睛说:“我干了二十多年的警察了,不要挑战我的经验和知觉。”然后说道:“放心,你们这只是假的,等这个案子一结束我们就会把你们的档案消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。”没想到程夏梦这么痛苦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我张着嘴巴,看着她,有些意外。程夏梦看看我,说道:“假的你也怕吗?”

    我被她这一激,马上说:“我一个大老爷们,我怕啥。走!”

    我们三个进了民政局。

    先是要照相,我和程夏梦坐下后,摄像师开始给我们找证件上的结婚照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距离近点,女的把头稍微往男的这边靠些,脸上带上点笑容。”摄影师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把身边靠了过来,我忽然感到她身上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,难道她有些紧张吗?她把头微微的朝我的这个方向,歪过来。我也配合着她,露出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两分钟后,我看着照片上的图像,慢慢的显现出来。还别说,我们两个虽然都是第一次照这种相片,但看表情还是比较到位的。

    程夏梦只是随意的看了下,就不再看了。搞的我也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给我们办证,把信息都加入到系统里。

    从民政局出来,我的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,虽然是个假证,但比较我和程夏梦是夫妻了。“走媳妇,我们去取车。”我笑着,对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:“谁是你媳妇!”显得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我马上说:“这不是演戏吗,那晚上要是我在他们面前这么叫你,你难道还这么回答?我这么做,就是为了习惯,让我们大家都入戏。”

    到了市局后,二叔丢给我们两个文件夹,里面是我们两个的新身份。我是个IT从业者,程夏梦是个白领,中等收入,我的家是东北的,程夏梦的老家是本地。

    我们被自己的身份都记了下来,然后二叔开始考我们的临场应变能力。经过一个白天的培训,我们终于看着像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晚上7点的时候,我们正式出,二叔和他们的人早就埋伏在了青峰会所的周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