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49章 神秘的名片
    我们到市局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。八一?中文网  W㈠W?W㈧.?8?1㈠ZW.COM

    一进刑警队大厅,我就看到二叔冲我们招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饭了吗?”二叔问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还真是忘吃了,跟着程夏梦在一起我都有些忽略了这个问题。程夏梦是吸血鬼,当然不需要吃********,她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,我也没吃呢,我们边吃边说。”二叔把我们请进了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们坐在沙上,茶几上放着盒饭。我二话不说的就拿起来吃,跟饿鬼投胎一样。程夏梦坐在我旁边,脸上露出一丝的嫌弃,挪开了些。

    二叔看我们连个,无声的笑了下,说道:“鉴证科的人正在筛查证物,法医也在解剖死在的尸体,现在法医那边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停!”我打断二叔的话,说:“人家现在在吃饭呢,请您说点不影响食欲的话呗。”说完,我接着狼吞虎咽的吃着盒饭。

    二叔一乐,然后闷头吃饭也不言语了。

    程夏梦这时候乐了一下,甚至笑出了声,她看着我和二叔两个的窘相,脸上的笑容一闪而过。见到她乐,我们也经不住乐了。

    但我和二叔乐着乐着,就流出了眼泪,二叔真的是老泪纵横,看着程夏梦自己的侄女,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我也是一样,自己的女朋友就坐在旁边,而她却不记得我,这感受只怕很少有人能理解。

    程夏梦看着我们的样子,显然有些惊呆了,她站起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:“你们这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这时说道:“没事,我们这样和你没关系,就是······就是这盒饭点咸,我们在自动排出体内的多余盐分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有点无厘头,搞的程夏梦不知道该怎么说了:“你,你真是······真是脑残。”说完,她就走到了窗口,看着窗外的风景,但我注意到她肩膀在微微的耸动着,估计是笑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鉴证科那里来了电话,说有现。

    我们马上就到了鉴证科,此时技术人员把一个密封垫量给我们看。

    这里面原来是一张名片,上面有指纹,经过鉴定是属于死者的。我现这张名片有些与众不同,一般的名片都很少用红色座位底色,除非是一些搞婚庆的从业人员,但显然这不属于那类。因为这名片是,除了红色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二叔问技术人员。

    对方回答说:“这是一张名片,起码从材质上看是的,但可疑就可疑到了这上面。因为这上面什么都没有,但我们经过检测后现这上面有名字和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只见这位技术人员从口袋中用镊子把那张名片夹了出来,然后放到了一个仪器里,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仪器,像台微波炉一样。

    仪器里冒出一些烟装的东西后,技术人员就把那张名片又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们就看到果真名片上显示出了一个名字和一串手机号码。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南海大师!”二叔看着名片上的名字说道,然后看看我。

    “你别看我,我也没听说过的。”我马上回答道,现在的骗子这么多,鬼知道这个什么南海大师是从那个耗子洞里钻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要有电话就好办。”二叔说道。

    忽然,技术人员说道:“程队,这个字迹只能保留三分钟,号码我已经抄下来了。”说着,他就一张纸递给二叔。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事。”二叔有点差异。

    我听着也有些玄乎,对方这么谨慎,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我们从鉴证科出来后,返回到了二叔的办公室。他手里拿着电话号码,说道:“这个电话非常重要,搞不好我们就要打草惊蛇。所以,一定要商量出一个法子,让这个什么南海大师不怀疑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道:“那还不简单,这家伙无非就是风水,卜卦,或者冒出天师,我就假扮个客人不久完了吗?”

    程夏梦这时候说道:“我支持他的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二叔想了想,说道:“那你们一定要小心,千万更不要让人家看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您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?”我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什么理由呢?”程夏梦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下,说道:“干这行的基本什么都囊括了,生老病死。嘶·······生。”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借口,说道:“我打算冒出一个结婚两年的丈夫,和老婆没有孩子,让这个大师帮着看看。”

    二叔干刑警这么多年了,一听我这么说,就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了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确实不错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如果对方知道你们希望得到孩子,一般都会狮子大开口的,不想错过这个机会。”二叔看着我和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?”程夏梦看看二叔,又看看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啊,你和我假扮夫妻,找他帮忙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想说些什么,但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。我马上照着那上面的电话,打了过去,现已经关机了。这个确实让我们有些憋气,刚才商量好好一下子没了用武之地了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了老魏头,这老小子说不定知道,要是我马上给他去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小子,怎么了?”电话那段,老魏头懒洋洋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把那个名字说给他听,问他认不认识这个什么南海大师的,老魏头想了一会儿说,不认识。还说这骗子千千万,所不定人家现在已经换了别的名字,又或者干脆骗完全钱就离开呢,上哪找去。

    和老魏头挂了电话,我们一下子就选入了迷茫当中,线索暂时断了。我们在二叔的办公室里待了半个小时候后,我又打了一边,现还是关机。

    我们一直不断的拨打着这个电话,直到一个小时候后,电话突然通了。

    电话显然接通了,但对方并没有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双方沉默了几秒钟后,我装作有些紧张的主动问道:“请问······是······是南海大师吗?”

    那头又沉默了几秒种后,只听一个声音有些沙哑的男人说道:“你有什么事?”他没有说自己是还是不是,看来确实非常的谨慎。

    “哦,我······我就是想请他老人家帮个忙······”我就把刚才我编好的那套说辞,和对付说了一边。

    那边一听我想让大师看看求子的事情,终于说:“明天晚上8点,青峰会所,312室。”说完,不等我答应呢,就挂了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