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48章 王胜利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你是王胜利吗?”我们走到那个人身边,程夏梦问道。??  八一?中文 W㈧W?W?.?8㈧1?Z?W㈠.COM

    修理工听到背后有人,想要从地上站起来,但我现他的腿脚不便,一只手拄着地费了些力气,才从地上站起来。我一看这男人,心里确实有了些同情。

    花白的头,杂乱的如同枯草,脸型消瘦,无精打采的胡子拉碴。但面相一看就是那全家福上的男主人,只不过现在的样子确实有些落泊,沧桑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看看我们,迟疑了一下说道:“啊,我就是。你们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警察。”程夏梦掏出证件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王胜利听到警察二字的时候,原本无声空洞的眼睛,突然亮了起来:“那······那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今天我们在你原来的家,也就是现在刘翠芳的家里,现了她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等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王胜利足足惊呆的有四五秒没说出话来,原本干涩的眼睛里,突然蒙上了一层雾气,随之泪水一下就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······这······不可能······”他几乎站立不稳,要不是我扶着他,估计早已经倒下了。

    他一下抓住我,咆哮道:“她是怎么死的,怎么死的······呜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这个饱经沧桑的汉子,突然哭了起来,鼻涕眼泪流在他那张哭的变形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看看程夏梦,对他说道:“请节哀顺便,现在我们也正在调查她的死因,所以我们才来找你,看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跟我们反应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那些安慰人的话,对现在的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,最好的方式就是陈述事实。王胜利此时正嚎啕大哭,引得街坊四邻还有过路的行人都驻足观看,不知道这里到底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程夏梦对着那些围观的人说道:“警察办案,不相关的人请马上离开,不要干扰我们工作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一听我们是警察,立刻就一哄而散了。但也有旁边的几个商户,在门口探出脑袋偷偷的看着。这个我们确实关不了,总不能让人家关门歇业。

    王胜利哭了能有近分钟,情绪泄出一些后,也渐渐平稳了些。他抬头看看我们,也注意到刚才自己确实有些失态了,引得旁人围观。

    “我们······我们到里面去说吧。”他哽咽着,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跟着王胜利,进了他的这个小汽修店,确实有些小也就二十平不到,估计来这里修车的,最好也就是面包或者捷达了。小店里面还有个王胜利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们走进去后,王胜利说:“地方太小了,你们就坐在床上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那床已经脏的看不出本色了,程夏梦是肯定不会坐的,于是说道:“哦,不用了,我们就问几个问题,然后就走。”

    王胜利木讷的点点头,说道:“那你们问吧。”嗓子里像被人灌了一把沙子。

    “你最后一次是什么见刘翠芳的?”程夏梦问。

    王胜利此时目光呆滞,过了能有几秒钟说:“没多久,就是一个礼拜前。”

    “她来找你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对,当时我正在干活,她就来了。还是那个样子,疯疯癫癫的,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,那是······那是在小童葬礼上她穿过的。”王胜利回忆着,眼睛里静静的淌出一颗眼泪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来找你?”程夏梦的语气头一次的软了些,我不由得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样,跟我要钱,说是······哎,如果我当时把她接到这里的话,说不定她就不会死了。”王胜利显得非常懊悔,用拳头砸着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我看得出来,虽然他们已经离婚了,但他的心里始终是有刘翠芳的,这是······他们中间隔着一个死去的小童。我一把抓住他的拳头,然后从兜里拿出烟给他点上,算是让他的手里有了点东西,不至于自残了。

    我习惯性的叼上香烟,这时候忽然觉得旁边有一道凌厉的目光,正看着我。我看到程夏梦正瞪着我嘴里的香烟,于是我赶紧把烟那些来。这个场景,有点像女人管自己男朋友的举动,但是我却非常受用。

    “她······她说有办法让童童回来,不过需要一些钱。”此时,王胜利抽着烟,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那笑容透着令人感到有些心疼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程夏梦问道。

    王胜利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她自己几年总是这样,说些疯言疯语的话,我都已经麻木了。不是可能到了童童在家里玩,就是说想办法让童童回来······人已经死了,怎么会回得来。你说对吧,警察同志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问我们,只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相信那些不靠谱的事情,希望得到我们的认同,或许这也他就能得到些安慰一样。我实在不像看到他眼巴巴的看着我们的表情,变成失望。

    所以我说道:“当然了,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,怎么会回得来。”

    王胜利点点头,嘴里嘀咕着:“我就说呢,我就说呢,你啊就是太······”他擦擦自己的眼泪,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程夏梦看看我,对于我为什么说谎,她似乎不太理解,我从她撇撇嘴,表示无所谓正确与否。“她要了多少,那钱你给她了吗?”程夏梦这时问。

    王胜利抬起头,说道:“她要两万,但我没给她,并不是因为我在乎那钱,而是她这个样子疯疯癫癫的,我怕她拿着那么多钱会出意外。而且,那钱也不会另童童回来啊!”

    “她要两万干什么?”我问到,感觉到这钱后面应该有些故事。

    王胜利说:“她好像说什么······有人可以让小童回来。我一听就知道是骗子,就更不能给她钱了。后来,她见我真的不给,就走了。我当时像把她留下,但是我也不能24小时的看着她啊。唉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她找什么人,你知道吗?”程夏梦马上问。

    王胜利摇摇头,表示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电话忽然响了,原来是二叔来的电话,说现在他们正在检查现场留下的证物,如果我们这边完事了,就到局里汇总线索。

    于是,我们从王胜利那里出来,开车直奔市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