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46章 走访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程夏梦微微皱着眉头,问我。八一????中文 W㈠W?W?.81ZW.COM

    看到有些不耐烦,我也就不卖关子了,说道:“死者的这个招魂仪式可能已经成功了,但······不是她儿子的鬼魂,应该是别的什么,而且这东西看来挺凶的,吞噬了死者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东西?”程夏梦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我接着说:“就是别的恶鬼,邪灵,其他的什么妖魔鬼怪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仪式也能差错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世界是没什么事情是百分百的,尤其是这种邪术。这根我们的道家或佛家招魂,显然不是一个路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认识这······是属于那个派别吗?”程夏梦变出了十万个为什么,连续抛出一串问题。

    看看桌子上的那些东西,和不知名的符号,我摇摇头:“这个······我现在还不清楚,不过看着好像南阳一带的邪术。”

    我们在这间儿童房里有检查了一番,没现什么别的可疑之处,但我却能感受到这房间里之前确实来过什么东西,那气息到现在还有所残留。

    法医和鉴证科的同事,开始整理现场,移动尸体,把所有的证物都拿回去分析,存档。我和程夏梦从房间里出来,看看左右,现距离这座房子能有半里路的地方,有几户人家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那边去看看吧,问下这里的居民。”程夏梦说着,朝着那几座房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我和她并排走着,是不是的有眼角的余光看着她,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激动的欣喜。我们又开始在一起办案了,就和之前一样。一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乐了一下,这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她扭过头,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程夏梦精致的五官,让我看的一时有些恍惚,宛如当初我们刚见面的时候。“没什么,就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。”我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知道你的手段,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加入我们呢?”程夏梦忽然问我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一愣,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,难道是周礼要让程夏梦当说客的,拉拢我加入他们。一想到这可能是周礼在后面操控,我就有些警惕了,说道:“因为我喜欢自由,不习惯被人约束,更何况我不喜欢你们那个体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程夏梦有些不接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一撇嘴,说:“不为什么,就是看着讨厌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了,我也不说话,就这样一路来到了那片房子的前面。

    我们先来到一户人家门前,院子里有个有个老大爷在扫地。

    “大爷,您好,我们是警察,想跟您打听一些事情。”程夏梦冲里面说道,同时把工作证拿在手里晃了晃。

    大爷有六十多岁,典型的庄稼汉模样,拿着扫帚来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警察?找我啥事?”他眼神中闪着一丝的警惕和不安。

    我赶紧解释:“哦,我们就是想像您打听一下,那栋房子主人的事情。”我后身指着,出事的房子。

    大爷看看我指的方向,皱着眉,忽然说道:“咋滴,人找到了,还是你们打算找人?”

    嗯?我和程夏梦对望一眼,有些意味,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大爷,您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我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大爷说:“你们难道不是为了找刘翠兰的吗?”

    刘翠兰!应该就是那女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在前面的房子里现了一具女尸,但还不能确实死者的叫什么,所以我们打算······”程夏梦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大爷叫到:“什么!女尸!”他表情非常惊讶,望着那栋房子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要不您随我们去看看,认认尸体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,随手把扫帚扔到地上,出了院子就和我们返回到案现在。

    到了房子外面,此时警察同事已经把尸体才出来了,用黑色的裹尸袋抱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程夏梦叫住人,然后轻轻的把裹尸袋的拉锁拉开。

    黑色的裹尸袋左右分开,露出女人那张青紫而干枯的脸。即使是在大白天看到,都有刚让感到毛骨悚然。皮肤如同豆腐干一样,和肌肉紧紧的依附在骨架上,两只眼睛死不瞑目,但眼眶塌陷,眼球干瘪,好像碎裂的玻璃球。

    “啊!”老头一看到死在的样子,吓得身子一晃,我赶紧扶住他。

    “大爷你没事吧?“我问道。

    他穿着粗气,脸色的煞白的只看了尸体一眼,就头扭向了另一边,说道:”我······我看清了,她她就是刘翠兰。“

    ”大爷,您在好好看看,尸体脱水严重,样子和生气有很大的分别,可千万不要认错了。“程夏梦希望在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老大爷赶紧不停的摆手:”不用不用,我肯定是那就是刘翠兰。“

    ”为什么?“我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”她左耳和颧骨只见有个志,我一看那个痣就认出来了。“大爷强忍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看,可不吗,尸体的左脸颊,靠近耳朵的位置,真有个米粒大小的痣,看来他说这就是刘翠兰,应该没什么错了。我让他们把尸体抬走,大爷这才把头扭过来,额头已经见了冷汗。

    ”真是吓死我了,哎呀·······“他不断的摩挲这****,说道。

    我这是从兜里拿出一盒烟,从里面抽出一只:”大爷,您抽烟缓解一下吧。“

    抽上烟后,大爷的情绪稳定了一下,说道:”没想到啊,还是死了。“

    ”您能不能跟我们讲讲刘翠兰的事。“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这大爷抽着烟说道:”唉,想当初这也是一个幸福的家庭。她男人叫王胜利,以前是搞五金配件的,有个门店,生意也不错。当时,他们结婚的时候,我们这些邻居门也都参加了。一年后,他们的孩子,小童就出生了,一家三口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,确实听幸福的。直到小童六岁的时候······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