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745章 现场
    周礼和二叔带着人离开了,只留下了我和程夏梦还有法医和鉴证科的人,勘察现场。??八?一中文网?  W≤W≠W≈.≥8≥1ZW.COM

    我屁颠屁颠的跟着程夏梦进了屋子,一进去,就闻到了一股霉潮湿的气味。这房子的格局应该是三室一厅,我们来到大厅看了一圈,这里的家具和布置也比较朴素,东西没有被反动的迹象,显然不是入室抢劫。

    房间里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,整体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,一种悲凉,落寞的气氛充斥这整间客厅。看到这里,我就感觉这屋子好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住了一样。我注意到这里的家具上,全都不满了一层灰尘,终于印证了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”这房子荒废了很长时间吗?“我问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看了看,说:”这个我们也不知道,今天本打算勘察完现场,就走访一下周围的人,看看能不能从他们的嘴里知道些什么。“

    客厅里,一套乳白色的皮质沙,一张乳白色大理石茶几,对面就是电视和一些简单的装饰家具。角落里还有一个鱼缸,但里面已经长满了苔藓,看不见鱼缸里还有没有鱼。

    我注意到客厅的沙后面的墙上,有一张全家福的照片。一男一女,中间还有个小男孩,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典型的幸福的笑容。男的有三十岁左右,长得挺普通的,但比较成熟。女人也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,一看就是非常贤惠的那种。他们的孩子在中间,脸蛋圆圆的,笑起来非常可爱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原本看着听幸福的人家,到底生了什么事,有些替他们感到悲哀。这时候,程夏梦冷不丁的问我:”看够了吗,案现在里面。“

    我看看她,现她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    跟着她,我们想卧室的方向走。本以为案不在客厅,那就应该是主卧了,但程夏梦并没有转弯进主卧,而是进到了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一进去,就感受到了一种复杂的气息。有尸体的闻到,蜡烛燃烧的问道,道香的气味,还有······一种阴气。第一个映入我眼帘的就是门口对面的床,那是个小床,应该是给孩子用的,床单是海绵宝宝的图案。屋子的壁纸是各种漫画动物,生动可爱。这显然是一间儿童房,脚下是松软的彩虹泡沫地板。

    向右边望去,我承认自己吓了一条,只见一个人背对着我,跪在地上。从衣着看,那显然是个女人,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。现在已经是冬天了,即使在室内的话,也不能穿成这样。更何况这屋子的温度不高,只比外面暖和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女人跪在地上一动不动,我知道那是个尸体,但这种姿势确实有些怪异。我慢慢从尸体的后面,绕道前面。尸体是跪着的,双臂支撑着上半身,双手撑着地板。我看到她手指的下面,也就是地板上,已经被抓出了几条痕迹。以至于,尸体的指甲几乎全部折断,甚至脱落,血凝固在指头上,如同染了红指甲。

    ”好大的力气。“我自言自语的说。

    尸体的头是低着的,长而散乱的头,几乎遮盖了她全部的脸,我看不清具体的样子。但从缝隙里我能看到她那青紫色的皮肤。我用手轻轻触屏了一下尸体的肩膀,已经僵硬了,身上一股寒意传到我的手臂上,让我不禁有些抵触。

    ”没有任何外伤。“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”至于是不是中毒,或者吃了什么,这得等警方的化验报告了。“她又接着说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看看她,一笑说:”这个我知道,你忘了我可是警方的特别顾问。“

    这时候,身体面前的一张桌子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木桌上面放着一些······比较诡异的东西。一些红色的蜡烛已经熄灭,参差不齐的矗立在桌子上。旁边还有一个白色的类似香炉一样的东西,里面全都是香灰,上面插着五只燃烧的差不多的香。

    在这些东西的后面,是一张八寸的彩色照片,照片里就是他们的孩子,当然我并不知道这孩子叫什么。除了这些,我还看到了桌上有一些儿童的玩具,小鞋子,蜡笔······总是都是一些孩子用过的东西。还有就是一些纸条,有的写得是一些数字,好像是出生年月日,还有名字,应该就是那孩子的名字。但其中一个字条引起了我的注意,这张字条上写着一些七扭八歪的字。

    ”我亲爱的宝贝,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做······但我实在是太想你了······但我没想到它会出来,我不会让把我带走的·······我要看的是你,我的孩子······“看到在这些语无伦次的短语,我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印象。

    我注意到墙壁上还划着几个我不认识的符号,这符号看着有些像咒语,或者文字,应该是代表着什么意思。总之是透着一丝的古怪,看到会令人感到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程夏梦忽然问我:”特别顾问,你有什么看法?“

    我指着这张放满东西的桌子说:”这个明显是个祭坛,死在生前可能在进行某种仪式。如果我才猜错的话,跟他儿子有关。“

    ”这个是显而易见的,不用你说。“没想到程夏梦开始怼我。

    我接着说:”我的话还没说完呢,你着什么急。我的意思是说,死在可能······可能实在招魂!“

    ”招魂!“这次,程夏梦有些凝重的问我。

    ”对啊,就是招魂。“我非常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”那她为什么死了?招魂难道还有生命危险?“程夏梦略微歪着头,看着我问道。她现在的样子,就像第一次我们相遇的时候一样,我一时间竟然看的有些呆住了。

    ”喂!你······你说话啊!“程夏梦即使的叫醒了我。

    我马上把思想抽回来,解释说:”按理说这招魂无非就是失败或者成功,成功就代表真的把对付的魂魄招了来,那失败就代表招不来了。“

    ”废话!“她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当然,还有一种情况,就是在成功与失败中间。“我故意卖个关子,挺了下来,看着一脸疑惑的程夏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