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97章 铜鼎
    我和胖子两个都停下了手里的筷子,听张木生接着讲。八一?中文网? ? W?W?W?.?8㈠1㈠Z㈧W?.㈧COM

    ”当时他看到自己老婆脸上露出那种笑容的时候,吓得差点尿了裤子,而且他还看到他老婆抚摸了那个铜鼎一会儿后,就转身来到了对面的一块大衣镜前,开始照镜子欣赏自己的样子。根据他当时跟我说的,他老婆那时就好像从没看到镜子里自己的样子一样,左看看右看看。“张木生喝了一口茶,接着说道:”而且,最令他感到害怕的是,他当时看到了镜子里的那个人,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老婆,长得一点都不像······“

    听到这里的时候,我就基本可以肯定他老婆应该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,而且那东西应该就是跟着那个铜鼎进来的。

    ”然后呢,他没被现?“胖子好奇的问着,头一次把注意力放在了故事上。

    张木生说道:”听他说自己是如何回到床上的他已经记不清了,只是感到自己浑身冷。等他老婆再次回到卧室的时候,他马上装睡,那一夜对他来说真是度日如年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“

    ”第二天,他乘着他老婆下楼买菜的时候,马上溜进了书房里,他当时就感觉自己媳妇的变化和这个铜鼎有关系,于是就开始不断的观察这铜鼎,但是左看右看还是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。可就在他要把铜鼎放回架子上的时候,他突然隐约听到铜鼎里好像有声音传出来,虽然那个声音非常微小,但他还是听到了。“

    ”什么声音?“我马上问。

    ”放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出······去······“张木生压着自己的嗓子,缓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胖子打了个喊着,说:”张大哥,不用故意吓唬人吧,你正常说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张木生一乐,说:”当时他说,那个声音非常像自己的老婆,他听了吓得足足有一分钟才反应过来,可再去听里面就没了声音。这时候,他老婆突然从外面进来,看到他手里拿着那个铜鼎,过来一把就抢了过去,然后说这个铜鼎她非常喜欢自己收藏了,谁也不许碰。“

    ”第二天,我这个朋友就找我来跟我说了这个事,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不信邪不行,我就忽然想起兄弟你了,于是我就让我那朋友在家里等着我的消息。怎么样,这事能干不?“张木生问我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说呢,胖子马上问:“张大哥,你也知道我们哥几个都是干这个的,所以······”胖子的目的非常清楚,就是要钱。

    张木生是何等聪明,当然知道规矩,说:“这个数。”他又伸出四个手指头比划道。

    “四十万!没问题!”胖子马上答应到,生怕他返回。

    “噗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张木生一口茶水喷出来,呛得号顿咳嗽:“咳咳······兄弟,我······咳咳······我说的是四万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啪嗒这他的后背说:“张大哥您别急,胖子是开玩笑呢,四万就四万。”

    我们吃完饭后,坐着张木生的吉普车就直奔他那个叫金莱达的家里,他家在东郊的一个高档小区,从这里开车需要四十分钟。途中我给老魏打了个电话,问了问他们那边的进展,还说了我们这次遇到的事情,让他们二位回来吧。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,这次的这事应该就差不多了,那个附身在金莱达老婆身上的东西,应该比较符合我们的需要的鬼怪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的时候,我们终于到了金莱达家的楼下,跟着张木生上了四楼,他敲响了一户人家的房门。

    咔吧!

    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只见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,应该就是金莱达了。我一看就现他印堂青,身上散着淡淡的阴气。他看是张木生带着两个陌生人,马上说:“老弟,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师父?”

    他显然看我年纪挺年轻的,自然是有些怀疑。张木生说:“哎呀,你听我的没错,这是我兄弟,龙虎山的小天师。赶紧让我们进去,要不我们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······”金莱达马上拉着张木生的袖子,象征着扇了自己两个嘴巴:“对不住对不住,我刚才真是不会说话,快请进,请进······”说着就把我们请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胖子一进屋子就问:“你老婆呢?”

    金莱达一愣,随后说:“出去逛街了,正好没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我站在客厅里看看周围的环境,这屋子里盘桓着淡淡的阴气。胖子也装模作样的说:“这房子的阴气重啊!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,您说的太对了,我这天天别提多遭罪了。”金莱达马上跟我们到起了苦水。

    张木生说:“老金,你不用说了,给说的我刚才已经和我这两位兄弟说了,我们还是到书房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······”金莱达马上带着我们来到了他的书房。

    一进书房,我现这里的阴气比客厅里还重了一些,而且在书房的地上现了一张折叠床。张木生问他:”这床是怎么回事?“

    ”这是我睡的,我那还敢跟我媳妇睡一起啊,太吓人了······“金莱达一脸惊恐的说道:”昨天晚上,我跟她撒谎说着自己大肚子,总是起夜怕打扰她休息,就搬到书房来睡了。“

    我绕着书房走了一圈,除了阴气重些,到没现什么特别的,于是问道:”那个铜鼎在哪呢?“

    ”哦,在卧室呢,她把那东西放在了自己的床头边,我看着那铜鼎现在越看越渗人。“金莱达带着我们走出书房,穿过客厅,把我们带进了卧室里。

    一进卧室,我就现这里的阴气是整间屋子里最重的,给人的感觉就是阴冷阴冷的,墙角已经有些微微霉,湿度也挺重的。我终于看到了那个摆放在床头的铜鼎。

    那铜鼎不大,能有鞋盒子大小吧,周身泛这青铜的锈迹,上面刻着繁琐的花纹和铭文,而且还散着一丝丝的阴气。我们来到铜鼎跟前,我拿起铜鼎仔细的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”唉······早知现在这样,当初就不应该贪便宜买这东西······“金莱达站在一旁抱怨道。

    我端详这铜鼎看了会儿,阴气是从铜鼎里面散出来的,但里面什么都没有。就在我要掏出灵符试试的时候,只听门口突然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”把它放下!!!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