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84章 他在哪?
    慧明大师双手合十道:“弥陀佛,这事说起来话长,还是待会儿等施主边用膳,老衲在一边讲给施主听吧,权当是个消遣。? ?八一中?文? W=W≤W≈.81ZW.COM”

    我跟着大师来到了黄龙寺的前殿,抬头看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——天王殿,里面有四大天王的金身塑像。塑像栩栩如生,金刚怒目。我看着这天王塑像实在是气派的很,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施主对金刚天王敢兴趣?”慧明大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乐,脸上露出惭愧之色,摇头说道:“只是从西游记里看见过,说不上熟悉。”我是实话谁说,当年小时候看西游记的时候,孙悟空大闹天宫,这四位兄弟就曾下界想降服猴子,不过后来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小说,做不得数。这四位金刚天王又称护世四天王是佛教著名护法神,四大天王为二十诸天中的四位天神,位于第一重天。佛典有云,须弥山腹有一山,名犍陀罗山,山有四山头,各住一山各护一方天下,故又称护世四天王,是六欲天之第一。他们的神像通常分列在净土宗禅宗佛寺的第一重殿两侧,因此又称天王殿。”慧明大师边走边跟我解释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乐,但没好意思说出来,那即使我小时候看西游记这四位天王为何不在佛祖手下,而是在玉帝手下当职,但也不好意思再问大师。

    我们穿过天王殿,就到了大雄宝殿,这是黄龙寺的主殿。我走进大殿,就看到了佛祖的金身法像,这法像庄严中透着慈祥和凝重,我看着高达丈许的金身法像,恭恭敬敬的施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佛祖的法印是何意思。”我看法像左手下垂,右手屈臂向上伸,这个姿势我倒是在别的寺庙里见过,去不知是什么名头。

    “这名为栴檀佛像,传说是佛在世时印度优填王用栴檀木按照佛的面貌身形所作。手下垂名为:与愿印,表示能满众生愿。上伸名为:施无畏印,表示能除众生苦。后来仿照此形像制作的也叫作——栴檀佛像。”大师马上为我解答。

    我们穿过大雄宝殿,又进过了执法堂和藏经阁,执法堂是用来惩戒犯寺规的僧人的场所,还有藏经阁更是黄龙寺的重地,外人是不得而入的。

    藏经过的后面就是僧房和斋堂了,大师把我领进斋堂。走进斋堂现这里的听宽敞的,窗明几净,大致看了看,能容纳七八十位僧人用膳。

    现在根本就没到饭点,但大师为了我特意命人为我开了小灶。桌子上一个五个菜,我看了直流口水,这斋菜可以说是色香味俱佳,除了没有肉和酒之外。我现在说实话也饿的狠了,大师也了出来,笑着说:“施主不必客气,尽管吃喝便是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如同听到了命令,端起饭碗就开始大吃起来。慧明大师坐在我对面,笑眯眯的看着我,时不时的给我杯里倒满茶水。

    “对了·······大师,你不是······要和我讲那个女鬼的故事吗······”我满嘴饭菜的对大师说。

    “弥陀佛······我这就给施主说,呵呵······”慧明大师乐了下,接着说道:“这女鬼本叫曲比洛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忽然明白,原来她不叫曲比彩云。

    “洛泊二字是月亮的意思,这女鬼本也是苦命的人,生前和一男子从小青梅竹马,转眼就要到了结婚的年龄。为了给意中人一个盛大的婚礼,那男人到城市打工,一去就是三年。曲比洛泊一个人在家乡照看两家人的父母,日夜操劳却无半点怨言。三年后,男人在城里结实了一为女商人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一听,狗血的情节过来来了。

    慧明大师接着说道:“那男人带着女商人回到家乡,当着族里人的面和曲比洛泊断绝关系,为了不长曲比老洛泊,那女商人给了她二十万,这在当地都是一笔巨款。但曲比洛泊不为所动,知道自己怎么说,也应不会自己的心上人。第二天也来,她就把男人约到了这小无量山的山坳里。”

    山坳!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来了昨天晚上,她带来的那个山坳,难道是同一个。

    “曲比洛泊哄骗男子喝了她带的酒,那就里是她从外地蛊师那弄来的虫蛊。男子喝下酒后那蛊就开始作了,几分钟男人就被独立的蛊虫吃掉了心脏而死。曲比洛泊看着这个从小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心上人,此时已是万念俱灰,最后也喝了那剩余的酒。”慧明大师兄一边说,一边口中念叨着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我听了后心里确实挺同情曲比洛泊的,原来是也是苦命人。

    “后来大家现二人死在山坳里,女商人出钱为男子在旁边不远的地方,盖了一个石坟。而曲比洛泊的父母因为对自己女儿的所作所为分成愤怒,就任凭她暴尸荒野。贫僧得知后,于是就下山想要替她入土为安,没想到她的怨气未消魂魄乍现,贫僧曾劝说她不要再纠结红尘,但她不听和贫道玩起了躲猫猫,不让我给她度。所以她就一直在这山上游荡······没想到施主竟然遇到了她,还让她打伤了,真是罪过罪过······”慧明大师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完曲比洛泊的事后,这饭也吃的差不多了,于是说道:“大师,我这次来这,您难道就不问我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慧明大师一笑,摇头说道:“如果施主要说的话,贫僧就是不问施主也会说的。倘若施主不肯说,那贫僧就是问了,施主也不会说啊。说与不说全在施主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高!”我说了句,然后在脑子里把我要说的事情,大致捋了一边。

    我喝了口茶,对慧明大师说道:”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一个人!“

    ”哦!“大师愣了下,然后问:”不知施主为的是谁!这寺里除了老衲应该没有什么人和施主认识。“

    我从怀里掏出一张钱正直的照片,这是我们那次潜入钱正直家里,胖子用手机拍的那张照片。我把照片递给大师,他仔细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”嘶······“只见慧明大师倒吸一口凉气,马上问我:”这个人现在在哪?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