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55章 生死簿 春秋笔

第655章 生死簿 春秋笔

 
    程夏梦看了我一眼:”怎么,用你前女友的名字,你不高兴了?“

    ”我······“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感觉好像是在吃醋的意味,我笑笑说:”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这个名字对我有特别的意义,说以我希望你还是换一个。??八一?中文网  W㈧W?W?.?8?1?ZW.COM“

    她横了我一眼,有些冷冷的说:”随便。“然后就把脸扭向窗外,再也不打理我了。

    二叔开着车,我们终于到了说的那个摩尔大道的市,我们把车缓缓的停在市对面的马路上,二叔看看周围说:”奇怪,他们都哪去了。“

    ”是不是跟着安权涛离开这里了。“我说。

    二叔说道:”按理说如果他们跟着疑犯离开,也肯定会早早就通知我们的。“

    刚说完,他的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”喂,好的,我知道了,你们跟着他要小心,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。“二叔挂了电话,说道:”他们跟着安权涛朝着城南的近郊方向走呢。“

    说完,动车子直奔城南近郊。

    一路上,前方跟踪的人频繁汇报,听着描述安权涛的藏身地点应该是南郊的一个废弃工地,那里已经有五六年没有开工了,基本上没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们把车子开到了离那片工地还有5oo米的距离,就看到了跟踪的车辆。车上有两个便衣,看到二叔过来,说:”队长,我们跟着他就到了这里,怕对方现就没有继续跟踪,怕打草惊蛇。“

    二叔说:”干得好,马上通知支援赶到这里。“

    说完,我们就不行本着那片废弃的建筑工地走去。

    从这里看,那工地的规模好像不小,几个孤零零的高楼全身漆黑的矗立在了黑夜里,在其中一个高楼里,我们隐约到了一个光点,那里应该就是安权涛的落脚点。

    大家悄悄摸进了工地里,这里已经非常荒芜,枯草有半米来高,四周寂静的让人不敢喘大气。在距离安权涛藏身的大楼还有五十几米的时候,我让二叔和他的同事就守在这里。下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和程夏梦,还有胖子老魏头就行了。二叔也知道这案子的诡异之处,所以也不争辩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继续摸着黑前进,在夜幕的掩护下终于到了所在大楼的下面。灯光看着好像是从七八层的位置亮的,于是我们就悄悄的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这个楼主体已经完工了,也就是说没有窗户的毛皮房。底下全都是灰尘和建筑垃圾,我们每走一步就非常的小心,只怕出半点声音,惊扰到安权涛。

    我们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,终于上到了第七层。

    此时,楼梯**出一束亮光,我躲在楼梯口的位置往里看。只见一个少年坐在草甸子上,穿着羽绒服正在吃着一个面包。他对面的地上,还点着两根蜡烛,应该是用来照明的。

    叮咚!

    这时候,我们听到了一声手机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电话,看了起来。早在我们圈定安权涛成为嫌疑人的时候,我们就想定位他的电话,但是没想到这个人还听机敏的,应该是把电话给关机了,所以我们根本就定位不了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现在没想到他又开机了,难道就不怕警察找到他。

    安权涛看了看手机,好像收到了什么刺激一样,我看到他马上反动手包,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。那东西是卷着的,我借着烛光现那东西就好像是个竹简,就是我们看三国时,用竹片做成的数一样。那竹简通体呈现一种棕色,看着非常有质感。

    竹简摊开,里面露出了一根毛笔。这毛笔全身黑,之后笔头是白色的,在笔的末端上面应该有个类似红珍珠一样的珠子,还出淡淡的红光。

    看到这套东西的时候,我脑子里忽然闪出了崔判官的样子,还有他说的关于生死簿和春秋笔丢了的事情。难道······我想到这里的时候,直感到一阵不可思议的激动。又回想起那些诡异的案子,心里顿时豁然开朗。原来那些被杀的人,都是安权涛利用生死簿和春秋笔做到的,他本身是不会什么邪术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见安权涛手里拿着电话,看着屏幕自言自语的说:”这么多人,难道他们都是来抓我的吗。张一鸣,金福贵,魏伍德。“没想到安权涛嘴里念叨的是我们名字。

    尼玛,他该不会在生死簿上写我们的名字把,那可不好。就在他要下笔的时候,我突然窜了出去。胖子他们也跟着都闪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惊动的安权涛,他一看突然跳出四个人来,马上就站起来要跑。我一个箭步就挡住了他的去路:”哪里跑!“

    安权涛其实就是普通的大学生,根本就没有功夫和邪术,自然也不是干这个的。所以胆量和应变能力根本就不行,他见有人拦住了路,赶紧后退马上就被我们逼在了死角。

    ”不要过来,要不然我就······我就······“他有些害怕的喊着。

    ”我就什么?就在生死簿上写我们的名字吗?“我说道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们几个,但后用力的点点头,一手拿着春秋笔,一手拿着生死簿对我们说:”不要逼我,我······我不想滥杀无辜。“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说,我认为他现在还是比较理智的。

    ”我们也没有逼你啊,但是你确实是犯了法。“我故作轻松的说。

    安权涛激动的说:”那些人都该死,我······我是替天行道。“

    我不但是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于是就问:”这生死簿你是在哪里捡到的?“

    他看看手里的生死簿,否认道:”这东西压根就是我的,不是捡的。“

    胖子这时候呵呵一乐:”我还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,你敢说你不是在商业街电影院门口捡的?“

    他一听胖子这么说,眼睛里闪出一丝愧疚之色:”这东西真的是你们的?“

    ”当然了,要不然我们怎么知道这是生死簿?“我说道。

    安权涛看看手里的生死簿,惨然一笑,说:”既然是你们的我就还给你们,但是在这之前我要再写一个名字。“

    嗯?我心里感到好奇,问:”谁的名字?“

    只听安权涛说:”是······是我自己的。我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,但我就是抑制不住那种写下恶人名声是的感觉,但现在什么都晚了。“

    只见他忽然用春秋笔在生死簿上开始落笔。我马上打出一枚铜钱,当的一声,就把春秋笔和生死簿都打落在地。我赶忙冲过去要把生死簿和春秋笔捡前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只见从我的头顶忽然飞过一个黑影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