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54章 发现目标
    听到这个同学的话,我问:“是不是安权涛听了这话后,就说家里有事然后离开了?”

    那个精瘦的同学点点头:“嗯,是的,我们还纳闷呢。八一中?文网 ? W=W≤W≈.81ZW.COM”

    我看看程夏梦,我们转身就走出了寝室。

    从学校出来后,我们开着直接就奔了安权涛的家。他家离学校不远,开车也就十几分钟就到了。在车上的时候,我们把这个重要的线索告诉了二叔,他听到后显得非常激动,马上调查安权涛的背景和相关的社会关系。

    我们下了车,我突然问程夏梦:”如果我们抓到了个这个安权涛,要怎么处理?“

    说实话,我其实也挺佩服这个人的,虽然只是个还没进社会的大学生,但是不可否认他身上那中强烈的正义感。看到他床头写得”替天行道“的四个字,我多少还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程夏梦看看我,说:”这个我也不知道,该怎么处理那是警方的事情。“

    我们来到安权涛家的楼下,直接上到了3楼3o3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我敲响了棕色的防盗门。

    过了没有几秒钟,只听里面有人问:”儿子,你怎么又回来了?是不是忘带钥匙了?“

    我一愣神的功夫,防盗门都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她见我和程夏梦也是一愣:”你们是······“

    ”我们是警察!“程夏梦很熟练的把自己的证件掏出来,给对对方看了烟眼。

    女年妇女一听到警察连个字的时候,脸上露出了惊诧之色:”警察!“

    ”是的,我们来找安权涛来了解点情况。“我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和她说。

    女人马上紧张起来,连忙问:”我儿子怎么了,你们为什么要找他。“

    ”哦,那你是安权涛的母亲了。你不用紧张我们就是找他问些问题。“我安慰着说。

    安权涛的母亲哦了一声,然后说:”但是,我儿子刚才走了啊,说是学校组织什么课外实习要一个多星期还能回来,所以他回来拿了些衣服和钱就走了啊。“

    ”哦!“我看看程夏梦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”安权涛走了多长时间?“

    ”大约能有2o多分钟吧,说是到火车站和同学集合。“他母亲回答道。

    我马上掏出电话,给二叔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”二叔,安权涛已经离家了,有可能去了火车站。“

    二叔在那头说道:”我早就布置下去了,火车站和飞机场还有各大客源站都在我们的监控范围内,他只要出现在上述地点,就一定会被抓到。“

    程队长不会是老警察,想得比我们要早了一步。

    ”我们想进去看看他的卧室。“程夏梦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”哦,那进来吧。“他母亲把我们请到屋里。

    我们走进安权涛的卧室,乍一看和普通的大学没什么区别,一个小书架,旁边是台黑色的电脑,对面就是床和衣柜。我来到他的电脑前,把电脑打开。

    程夏梦开始巡视这个房间,不放过每个细节。他母亲站在门口,已经紧张的脸色白,问:”我儿子到底犯了什么事。你们就告诉我吧。“

    我看着她母亲有些于心不忍,但又怕给刺激到她,要是知道自己儿子已经杀了十几个人的话,她根本就承受不了。”我们怀疑他杀了人。而且不知一个。“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”什么!“

    安权涛的母亲听到程夏梦的话,非常激动身体一软就摊在了地上。我马上过去,现她已经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”你也太坦白了。“我说道,然后把她从地上搀起来走到客厅,让她做到沙上。

    ”不可能啊,警察同志,你们一定是弄错了,我儿子怎么可能是杀人饭呢。“安权涛的母亲脸色煞白的为自己儿子辩解道。

    我顺便安慰着:”现在我们这是怀疑他,并没有就说一定是他,所以我们才要找到他何时调查。“

    这时候,只听有人敲门,我打开门看到二叔带着人来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警察来了,我也就没有必要在陪着安权涛的母亲了,这个毕竟不是我的强项。

    我们在安权涛的卧室里搜查了一番,从他的床垫底下现了一个笔记本,那笔记本上些这一些人的名字,全都是已经死亡的人的名单。

    ”看来应该就是他了。“二叔看着那些名单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知道了凶手是谁,但我却有些高兴不起来,比较一个好好的大学生就这么变出了杀人犯,而且是个充满正义感的杀人犯。但对于法律来说,不论他杀的是不是坏人,他依旧是个杀人犯。

    从安权涛的家里出来,这里布置了暗哨盯着,我们就回到了市局等消息。但说也奇怪,布置在火车站和飞机还有客运站,高公路的关卡,都没有传来现安权涛的消息。

    大家等到了晚上,依旧没有安权涛的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,胖子吃完第五个盒饭后,说道:”看来这个小子应该是找地方躲起来了。“

    老魏头白了他一眼:”用你说,傻子都知道。“

    ”那你知道他躲在哪吗?“胖子鄙视的看了看老魏头。

    我没功夫打量这两个活宝,看看程夏梦,现她正在向钱正直回到今天的案情。

    ”是,是······我一定完成任务。“程夏梦一边答应,一边看了我一样。

    我感觉钱正直应该说了什么和我有关的话,等到程夏梦挂了电话后,我就问她:”怎么,钱正直又给你下了什么命令,是不是与我有关?“

    她的眼睛从我的脸上移开,说道:”没有,这是······这是我的任务所以不能告诉你。“

    我一笑,知道程夏梦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告诉我,但我也不强求问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二叔突然从外面闯进来。

    ”现安权涛的总计了,在摩尔大道的一间市里。“

    我们全都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一阵风的冲出了会议室,直奔楼下。

    上了车后,二叔一边开车,一边用电话联系同事:”你们一定要顶住他,但不能轻举妄动,更不要让他知道你们的名字。“

    摩尔大道离这里不太近,开车也要半个小时,我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家伙,对程夏梦,胖子和老魏头说:”到时候我们不要相互喊名字知道吗?“

    ”嗯,我不就是叫胖子吗,哈哈。“胖子无所谓的说。

    老魏头也说:”老魏头也不是名字,也没啥好担心的。倒是······“他用眼睛看看程夏梦。

    这时候程夏梦一挑眉毛,说:”那我就叫夏梦吧。“

    ”不行。“我马上阻止到:”你还是叫罗刹吧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