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53章 可疑人员
    我喊着程夏梦的名字,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的回应,我不断摇晃她的身体,可她还是没有醒过来。八?一中?文 W≤W≥W≥.≈8≈1≤Z=W≈.≈C≥OM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好!”胖子在一旁也着急。

    “血,她需要血······”我马上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老魏头这时候早就准备好了小刀,胖子一把把小刀夺过来,就在自己的割破上来了下,血一下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让她吸我的把,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。”胖子郑重的说。

    胖子把胳膊的伤口,对着程夏梦的嘴巴,鲜红的血慢慢地流到了程夏梦的嘴里。我们几个在一分一秒的等着,简直是度日如年。这时候,老魏头忽然说道:“忘了通知程队长了,我马上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在外面巡逻的二叔,二叔听到后也非常着急,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搜索西城找到那个凶手。

    刑警队会议室里。

    我抱着程夏梦,虽然胖子的血流进了她的嘴里,但她依旧没有复苏的迹象。“夏梦,对不起我不应该是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,对不起·······对不起·····”抱着她,不断的说着对不起。

    胖子最后无奈只能那胳膊挪开,老魏头马上给他包扎。

    “你抱够了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忽然听到程夏梦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一低头一看,现程夏梦的眼睛睁开了,她······真的复活了。

    “夏梦,你醒了·······真是太好了,太好了······呜呜······”我高兴的忘乎所以,竟然一口就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程夏梦被我突然吻住,显然也吓了一条。她的嘴巴里有血腥的味道,但我也不觉得恶心,只要她活着就比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“你······干什么!”

    程夏梦反应过来后,终于把我推开,然后从地上站起来。她气呼呼的看着我:“你······刚才,我要杀了你。”说完,只见她十指里马上就长出锋利的指甲,就要扑过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刚才自己的举动有些冒失了,但不论怎么说程夏梦还是复活了,我面带微笑的闭起眼睛等着她锋利的爪子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过后,我没有感到自己受伤,睁开眼睛看到程夏梦的五根手指罩住我的脑袋,只要她抓下去,我就会脑浆迸裂而死。但现在她停住了,说道:“这次······这次就算了,如果有下次我就杀了你。哼!”

    她虽然这么说,但我也能听得出她有些害羞了,还娇嗔的哼了我一声。我笑笑说:“嗯,谢谢美女手下留情。以后我要是在吻你,一定挣得你的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······你······”她刚想说这还差不多,但也反应过来我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,瞪了我一眼就不理我了。

    ”对了,我的嘴巴里怎么有血,是谁的?“程夏梦看着我们三个。

    胖子一排胸脯,站出来说:”我的,怎么样是不是营养非常丰富?“

    程夏梦看看胖子,说道:”谢谢你······不过,你的血糖有些高,不过这个味道我倒是挺喜欢的,以后每天给我来一斤。“

    胖子一听,差点没坐地上:”不行啊美女,每天一斤用不了一个礼拜我就嗝屁了。“

    ”呵呵,逗你呢。谢谢你的血,真的。“程夏梦忽然笑道。

    大家都笑了,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排查凶手的事情就是警方的长项了,我们也不好查收什么,既然锁定了凶手所生活的区域,接下来就有了眉目。我们等到二叔他们回来后,他们就开始帅选所有住在西城区的学生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的上午8点钟,总算把可疑人员筛选完毕,一共是144个人。分布在了26所学校,其中还有4所大学13个人符合特征。我和程夏梦负责大学的排查。

    程夏梦的警官证是二叔给她的,二叔说是这是一鸣前女友的,为了方便我们工作,你就先冒名顶替她。程夏梦接过这个警官证后,打量了一番说:”为什么有些眼熟呢。“

    我心说能不眼熟吗,你当初可是天天带着呢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马不停蹄的直奔大学,通过核对前两所的大学的可疑人员基本都没有作案的时间,而且看着他们也不像能赶出那种事的人。

    ”中午了,你还是先吃些东西吧。“程夏梦看着从刑警队里借的车,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看看时间,现在已经快1点了,但还有两所大学没有走访:”等都弄完吧,我还不饿。“

    这次我们去的大学叫西风大学,位置也在城西区域里。而这所大学的学生里,有4个人符合特征。我们到了大学把车开到教学楼楼下,找到教导主人后,我们说找几个学生了解一下情况,教导主任还是非常配合的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一个嫌疑人的寝室,经过询问调查后,现他昨天晚上和同屋的玩了一夜的LoL,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。紧接着,我们就在教导主任的陪同下去找第二个同学。

    ”安权涛,这个名字······“程夏梦拿着一个档案说。

    ”安全套?“我从她手里拿过档案,一看还真是叫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教导主任呵呵一乐,说:“这个安权涛是家是本市的,离学校也不远,我们先到寝室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到了安权涛的所在寝室,就看到几个同学正在打扑克呢。一看到教导主任进来了,全都站了起来。“安权涛呢?”教导主任问其中一个同学。

    那同学说:“刚才还在呢,不过刚才听说他家里有什么事,好像回家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事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早上也没听他说了,突然就说有事就走了。”同学回答。

    程夏梦这时候,问:“这个床是他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是他的。”几个同学都说。

    我一看,现这个安权涛的床在下铺,令人注意的是他的墙壁上贴着一副字,是用毛笔写的“替天行道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他写的吗?”我问那些同学。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应该是半个多越前吧。”一个同学回应。

    我和程夏梦对视了一下,心说这个安权涛的可疑是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突然走了,之前你们有跟他说过什么,或者他和你们说过什么吗?”程夏梦思维缜密的问到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刚才我回来的时候,看到了一辆警车进校门,我进寝室的时候就把这个跟大家伙说了,我们还开玩笑说不知道是那个人犯事了。”一个精瘦的带着眼睛的同学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