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44章 监狱里出事了

第644章 监狱里出事了

 
    我们现了监控画面里的那个可疑的背影,从衣着穿戴上来看,这个人应该比较年轻。㈧㈠Δ中文Δ网Ww『W.Δ8⒈Zw.COM身高大概有17ocm左右,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羽绒服,背着一个迷彩的书包。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学校的学生,有可能是个初中生,也有可能是个高中生,甚至大学生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这就去让人查这个少年的身份。”程队长说完,就走出了办公室开始布置任务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看程夏梦,问:“你还记得早上你说过的那些话吗?”

    程夏梦斜了我一眼,冷冷的问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当时,你知道里面生了突事件后,说自己是警察,然后从人群里挤到里面。后来和那个带队的便衣说你也是警察,他还问你要证件,可是你没有······”我把早上的她过的那些事情又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程夏梦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,听我说完后,她讲道:“不可能,这不是我说的,我没有丝毫的印象。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了,要不然我就申请和你调组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不说了还不行吗!”我马上告饶道,真怕程夏梦离开我。

    二叔从外面进来,说:“我已经把画面里的那个背影打印出来了,让手下门都出去走访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办公室的座机突然响了,二叔马上够过来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哪位?”二叔问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二叔,总是感觉这个电话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老王啊,怎么了······什么!”二叔突然拔高声音,显然是听见了什么重要的事情:“好,我马上就带人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二叔挂上电话,看着我和程夏梦说道:“监狱里刚才有个重刑犯死了,在他死之前说了自己有罪该死的话,然后就撞墙死了。

    我一听这和之前的几个案子里的受害人都差不多,都是在临死前说自己有罪该死,然后就真的以各种残忍的方式自杀。”难道他开始对监狱里的凡人下手了?“我有些震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我们先到现场看看最说吧······走!“二叔说完就第一个出了办公室,我和程夏梦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我们开着车,带着连个同事直接杀往市第二监狱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4o分钟,我坐在车里终于看到了看监狱黑色的大门,此时大门缓缓打开,我们把车开进去。一进院子里,就看到了几个穿着警方的中年人站在那里,很明显是等着我们的。

    程队长下车,一个中年警察就应了上来:”老程,你总算来了。“

    ”老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“程队长马上问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这个监狱的狱长,姓王。”我们边走边说吧。“王狱长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我们就跟着这个王狱长,直接去监狱的关押区。

    ”今天中午在饭堂犯人吃饭的时候,突然一个犯人站在起来大喊自己有罪该死,当时我们以为他有什么罪行没有交代,于是就想让他到审讯室里说清楚,但想到他喊万自己有罪后,就用筷子插进了自己的喉管里,等我们的医生感到的时候,他就已经死了。“王监狱长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听着,心里也早就有了答案,看来这个案子和之前的都是同一个人,或者一个邪物所谓。不过我确实恨不起来他,起码他没有伤及无辜人的性命,而那些人该死的人确实也该死。

    我们上了二楼,被王监狱长带到了犯人们吃饭的食堂。已近食堂,我就问到了一股子血腥的味道。这食堂不小,一共有五个长长的饭桌,还有十条长长的板凳。桌子上还有很多没有吃完的饭和菜。

    就在第二张饭桌的旁边的地上,躺着一具尸体。他能有四十多岁,穿着灰色的囚服,仰面躺在地上,双臂张开,双腿搭在长条凳上。我看到他脖子旁边的地上,有一双筷子,脖子上有一个窟窿,血从窟窿里流到地上已经快要干了。

    现场勘察马上展开,我和程夏梦站在外面看着。这时候,我随意的看了程夏梦一眼,这一看差点让自己叫出来。只见程夏梦眼睛盯着地上的那滩血,双眼微微泛红。她嘴唇为张,露出了森白的獠牙。

    我擦,忘了程夏梦是吸血鬼,现在她看到了血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我一把就抓住了程夏梦的手,她突然扭头看我,脸上露出了一副骇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有血给你吸。”我小声的对她讲,让后把她拉出了现场。

    出了食堂,旁边即使厕所,我拉着她进了厕所。还好这里没有人,已经封锁了。到了里面,程夏梦阴沉的对我说:“给我血······快·····”显然她已经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无奈,我只能挽起袖子,把胳膊亮了出来。程夏梦根本就没有和我客气,一口就咬在了我的胳膊上。吸血鬼吸活人血的时候,一般人是不过感觉到疼的,因为他们的獠牙里能分泌一种麻醉液体,我只能感觉到一股酥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程夏梦双手把这我的胳膊,不断的吸食着我的血,而我心里却非常为她难过。想想当初她是个多么优秀的女警官,但现在······一想到这里,我就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这时候,程夏梦突然停了下来,抬起头来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为什么不吸了?”我也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你的血有些苦,不好喝。”程夏梦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愣:“什么意思,这血难道还有味道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你的血里有很多的不好的情绪,非常的痛苦。”程夏梦把我的胳膊放下,说。

    我一听她这么说,心里突然感觉到好疼。是啊,能不苦吗?地万生死不明,你有变成了这样,我怎么能不痛苦?我无奈的一阵苦笑摇摇头:“对不起,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程夏梦看着我,过了好一阵说道:“你······你为什么这样,主动让我吸血?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下,心里突然觉得好堵,但已经沙哑的说:“我愿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