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38章 报应
    二叔来电话,说有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让我先听哪个。㈧  ㈠Ω中文网Ww W.8⒈Zw.COM我虽然不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事,但能从言语中,感受到二叔还是有些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就快说吧,到底有什么好事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程夏梦的二叔呵呵一声,说道:“好了不跟你闹了,我今天刚刚接到了上级的电话,我官复原职了,让我明天就回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我听了也感到非常高兴,程队长因为夏梦的事情,当初被停职本以为在没有机会了,但没想到竟然又官复原职了。

    “嗯!千真万确,不过······”二叔的语气突然又变得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怎么了,是不是有什么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上面让我接手一个案子,也不是一个案子是几个案子,但都差不多。”二叔解释道。

    这把我听糊涂了,到底是一个还是几个案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叔接着说道:“应该是个连环案件,但现在还不能确定。不过我给一起的同事打电话问了下,这个案子相当有难度,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,而且整个案件都透着一股子诡异,所以我就想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到底是什么案子?”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二叔长出了口气,说道:“在电话里说不清,这样吧,你明天上午来市局吧,我们一起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们就明天见。”我答应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胖子问我:“二叔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官复原职了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可是好事啊!”老魏头也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现在我们可以利用警方的资源,看看能不能找到生死簿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崔判官虽然不知道来龙去脉,但只要有利于找到生死簿的事情,他都支持。胖子这时候忽然问:“那个老崔,你是不知道我能活到什么岁数?”

    崔判官一乐,然后说道:“这我可不知道,因为生死簿上平时是看不来的,只有当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,才能显示出来。或者要一个人遭到报应,也能显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啊,就像钓鱼一样,你要钓上来的鱼是大是小,是公是母,只有钓上来了才能知道。你就是那湖里的鱼,没出来谁知道是个啥!”老魏头抽着烟,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劲!”胖子失落的瘫在沙上。

    “这还没劲,等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,那才是真的没劲呢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胖子和老魏头去了铺子,崔判官在别墅里看家,我一个人去了市局和二叔碰面。

    等到了市局刑侦队的时候,一股久违的感觉又重新涌上心头。我想起了以前我找程夏梦的那些回忆,我们一起在这里吃盒饭,看卷宗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一鸣,你来了!”

    正在我回忆的时候,只见程队长站在办公室的门口,冲我喊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原本忙碌的刑侦队里突然都安静了下来,大家都看着站在门口的我。这些人虽然不是我的同学和同事,但我和他们都成为了朋友,他们也知道我和程夏梦的关系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我都露出了笑容,我心里非常的感动。二叔来到我跟前,说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,但我们也需要往前看,跟我进来我们看看案子吧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二叔进了办公室,二叔给我倒上茶水,然后把一摞卷宗放在我面前,说道:“你先看看这几个案子的记录,看完后说说你的看法吧。”

    喝了口茶水,我就开始看卷宗。

    第一个案子生在六天前,一个城管晚上上吊死了,上吊的地点是在一个丁字路口的树上。通过调查现,现城管是自杀的。但是在备注那里写到,这个城管在自杀前曾经殴打了一个在马路上卖鞋垫的老奶奶,老奶奶最后被好心人送到了医院趟了半个月。这件事当时通过媒体和网络的报道,引起了公众的注意。

    但这个城管最后只是被记过而已,并没有以打人的罪名得到应有的制裁。而且当时市政部门的领导去了医院,给老奶奶赔礼道歉还付了所有的医药费,而且还给了一万元的赔偿。

    更富有喜剧性的是,这个城管自杀的地方,就是这老太太每天推出买鞋垫的必经之路。当时报警的就是这个老奶奶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的时候,我默默的笑了下,然后接着看第二个卷宗。

    第二个卷宗记录的是,五天前在一个拆迁现场现了拆迁公司经理的尸体,当时尸体被一堵墙砸在底下,现的时候已经血肉模糊了。根据法医的勘察,死者是半夜11左右死亡了。警方看了当时的监控录像,现当天晚上1o点,这个经理一个人开着车来到这里,他还带着一个大铁锤,来到一堵墙的下面,就开始不断的砸这堵墙。

    在他砸了将近一个小时后,墙终于倒了,但他并没有躲开而是扔了自己手里的大铁锤,一拥抱的姿势迎接那堵墙的砸来,追后终于被砸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备注里写到,之前这个拆迁公司在这里有个拆迁项目,其中有一户“所谓”钉子户因为赔偿的问题,没有达成协议。后来,这个经理晚上带着一伙人闯进了对方的家里,把里面的一家三口都给打了出来,然后让推土机把人家的房子给强拆了。后来这件事一只没有得到解决,事主上告,上访但官方一只不理不问,最后通过网络给报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,就感到这两个案子都有些诡异,这分明就是报应啊!

    接下来,我又看了三个卷宗,基本上和这两个案子都非常接近。最后一个案件就是昨天的那个彪哥的案子,当时我就在现场。不过我不知道彪哥的底下,通过卷宗我得知,他确实是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。半年前**了一个女高中生,他通过威胁恐吓不让对方的家人报警。

    而且他敲诈勒索,强迫女子****总之是恶行累累,但由于种种原因,他并没有遭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我合上了卷宗,对二叔说:“这几个案子都差不多,但也都是罪有应得,是不是出现了什么类似蜘蛛侠,钢铁侠的级英雄啊,那还挺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