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26章 回到帝都
    我们本以为来的可能是刚才那个野人,或者带着同伴来了。㈧┡ ㈠中文『『网Ww%W.Ω8⒈Zw.COM

    只见从对面出现几个人影,天色昏暗,距离又太远,所以我并没有看清对方是谁,但绝不是什么野人,明明就是穿着衣服的。等到那些人再走近了些,我终于看清的他们。

    “三爷,您们怎么到了。”看到原来是三爷他们,我高声叫着。

    来的这些人正好黄三爷他们,见到我们也打着招呼。三爷走到我们面前,说:“你们的度太慢了,有什么现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一乐,反问道:”那您先说,有没有地万的消息?“

    三爷无奈的摇摇头:”没,我们这一路找来,半点消息都没有,只是在半路上遇到了几个山精树怪什么的。你们呢?“

    我就把在古墓里遇到程夏梦的事情,告诉了三爷,他听完后说:”那个什么狗屁钱主任看来是有不臣之心啊,胆子也够大的,他就不怕事情败露掉了脑袋!“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我可不管他是不是有什么野心,但我绝不能让程夏梦趟这浑水。”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我们大家一起吃了晚饭,然后又聊了一会儿,人多了自然就热闹了,而且安全系数也高了很多,睡也睡得踏实。晚上,我躺在帐篷里脑子里还在想着程夏梦的事情。她这次回去后,接下来钱正直还有给她什么任务,恢复夏梦记忆的办法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我就睡着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第二天,当我爬出帐篷的时候,就看到大家基本都已经起来了。

    老魏头和胡冰冰负责给大家做早饭。

    在吃完早饭后,我问三爷:“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,看来这山里应该是没有地万的消息了,那个神秘的老太太根本就没有地万抓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三爷看看我,一乐说道: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额,您是什么意思?”我不明白三爷这么说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胖子看着呵呵直乐,问我:“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做梦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我纳闷他们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你梦到了程夏梦,是不是?”胡冰冰这时也问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可不是吗,昨天晚上我确实梦到了程夏梦,在梦里我们一起在追寻地万的下落,半路上还遇到了九爷和大师伯,看到他们没死我非常高兴,然后我们一起去找地万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说梦话了?”我看着他们,有些窘迫的问。

    老魏头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你昨天晚上喊了一晚上程夏梦的名字,当然还有地万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了,只感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,借口撒尿进了树林逃避。等我出来的时候,三爷说:“我的建议是,你和胖子还有老魏头先回去,教主这边还有我们呢,真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再通知你。但程姑娘那里可没有人啊,你如果回去的话还能盯着她点,起码有什么动静的,你也能第一时间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感激的看着三爷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你心里有教主不就行了。”三爷一乐说道。

    胡冰冰和大师兄也走过来,胡冰冰说:“我还真有些替我们教主感到不值,但谁让她喜欢你呢。······回去吧,这里还有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大师兄朝我一挑大拇哥说:“我真羡慕你······唉······疼疼疼·······”胡冰冰已经揪住了他的耳朵:“你再说一遍?”大师兄疼的龇牙咧嘴:“不敢了,我就是随口一说,我心里只有你一个,姑奶奶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胡冰冰放开大师兄然后闪到一边,大师兄跟我说:“要不我也跟你去吧,你不是那个什么钱主任的对手吗,正好我可以当你的外援。”

    我自然不是钱正直的对手,但即使我和大师兄联手,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们能和钱正直打个平手,但程夏梦可在他的手上,这才是我的软肋。他要是把夏梦当盾牌我们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所以现在不是硬碰硬的时候,先要让夏梦回复记忆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而且,龙虎山现在只剩我和大师兄了,他如果为了我再出什么事的话,那龙虎山怎么办?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,而让大师兄再有什么危险了,而且龙虎山在明,钱正直这个人卑鄙无耻的,说不定对龙虎山做出什么。

    我把这些顾虑都说了一边后,大师兄一摆手说:“行了,你别说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那如果你真的需要帮忙的话,记得一定要找我,你要是不找我······我就把你逐出师们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好!我一定找你。”我对大师兄点点头,说。

    我们和三爷又走了小半天,中午的时候,我们就和他们分开了,我带着胖子和老魏头下了山。下山后,好不容易找到了村镇,顾了一辆车直接开到了位置最近了火车站。

    三天后,我们再次回到了帝都,这次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,只能悄悄的打车到了地万曾经的那个别墅。这里钱正直应该不知道,所以相对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家具和屋子,满脑子的回忆不断在我脑子里闪过,胖子和老魏头都去休息了,我一个人在客厅里呆。这时候,我的电话忽然响了,一点号码竟然是英国方面的,应该是王晓雅这小妮子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一鸣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小雅你在那边都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······挺,挺好的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我听到王晓雅的语气有些不太一样,马上问到: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王晓雅马上回答道,显得有些激动,她接着说道:“我······我有个事情想告诉你······”她越说声音越小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,是病了吗?白莉莉在你旁边吗?还有洪一天?”我马上问她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在楼下陪着伯爵夫人聊天呢,我自己在楼上给你打电话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听到她没事,终于有些放心了,问:“那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鸣,我······我那个没来。”王晓雅滞滞扭扭的说着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王晓雅说的是什么意思,于是问道:“额······哪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