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18章 守夜
    我们对老魏头是如何推断出那棺材的年代,和主人身份的事情非常感兴趣,胖子和大师兄还有胡冰冰也都围了过来。Ω ㈧㈠Δ中文 网WwW.8⒈Zw.COM

    老魏头嘿嘿一笑,面带得意的点上一根烟说道:“其实也没啥,这都是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经验!你可别告诉我们你还盗过墓。”胖子有些意外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我也从没听老魏头说起过他盗墓的事情,反正要说他热爱考古,这些都是从书本上学的,打死我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别卖关子了,快告诉我们。”胡冰冰也说道。

    老魏头假模假式的咳嗽了一下,然后说:“那还是我刚从昆仑山莲花门里掏出来不久,就遇到了一个人,这个人是陕西的。他从小就精通卜卦相面之术,对风水还比较精通。但最拿手的还是寻龙点穴的本事。他见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,他也是一个人,索性就让我当他的干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以后,我就跟着他学算命,看相,教我寻垄点穴的本事,我跟着他还有他的几个同伙,也倒了几个斗”老魏头边抽着烟,边对我们说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大师兄问。

    老魏头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正经起来,眼里充满了回忆的目光:“后来,那个收留我的人说赶这个有损阴德,所以他周围的人都先后出了意外,死于非命,而且始终是孑然一身没有子嗣,眼看着他们家就要断根了。所以,他打算金鹏洗手了,但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但是怎么了?”我有些好奇的问他。

    “但是就在他准本再也不干这个之后,他的朋友现了一个宋代王侯的古墓,据说里面的陪葬品非常多。他足足想了一个晚上,最后终于答应这是最后一次出手,可是没想到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老魏头一脸的茫然,看着窗外幽幽的说:“没想到后来就出事了,当时我在古墓外守着,里面突然塌方了五个人都没出来······我没办法只能报警,等他们被挖出来的时候,早就死透了。我也因此在少年管教所里待了3年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听了老魏头讲他过去的经历,我们心里有些低落了,老魏头到时满不在乎的说:“后来,我从管教所里出来后,就再也没碰这行,只靠给人算命,驱鬼养活自己。”

    谁都不想在听这些不愉快的过去,这时候,胖子忽然问我:“那个棺材你打算怎么办,不是听说里面有尸气吗?”

    我看看大师兄,听听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大师兄一乐:“你看我干啥,你不是学考古的吗,你要是掏出灵符出来,他们必定怀疑。到时候,反倒弄巧成拙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大师兄说的对,所以不能光明正大的弄这些,而且现在人这么多,也容易引起人家的注意。我说道:“这样,我晚上所在窗户这,正好能看到院子里的那个工棚的方向,要是有什么不对劲也好第一时间知道,出去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嗯也行,那我就前半夜,你后半夜。”大师兄不想让我太累,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在沈场长给我们安排的屋子里待了一会儿,就听到沈场长过来叫我们吃饭。我们到了食堂一看,今天人还真不少,能有二十多人,都是林场的职工和省文物局的人。

    当沈场长当着大家面说我就是前年来过的时候,大家也都记起了我。

    一个大叔问道:“小张,我记得当时还有个非常漂亮的女生,这次没来啊?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说的是程夏梦,一想到她我的心情就有些难受,但还得清颜欢笑的应付道:“呵呵,没,她有事脱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大家做到一起开吃,我和张教授还有黄教授挨着做,其实我还真是不想,怕他们问这问那的泄了底。好在有老魏头在我身边,时不时的抢着回答一些所谓的专业知识,我呢尽可能的讲些关于周教授的事情。周教授和他老伴被杀的事情,当时警方并没有向外通报,所以知道的人不多。他们两位并不知道,我告诉他们后,两位教授显得都很震惊。沈场长听了后,也是一个劲儿的叹息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我们回到自己的房间,开始休息。因为我是后半夜值班,所以就躺在床上休息。可能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了,我躺下后就睡着了,睡的非常的沉。后来还是被一泼尿给憋醒的,一看时间已经是12点半了,我看到大师兄见我醒了,说道:“我看你太累了,就没叫你。”

    我拍拍他的肩:“我先去尿尿,回来换你。”说着,出去在院子里的厕所尿了一炮尿,回来进过工棚的时候,我感觉到那棺材里散出来的尸气又浓郁了几分,我想干脆先贴上镇尸符得了,但又一想即使贴上了它不闹了,那我们还有什么借口灭了它,等到把它弄回省里,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回到了房间,让大师兄先去休息,我就坐在窗户前等着那棺材里的东西出来,反正现在是半夜了,也没什么人,它只要一出来,我就有借口对付它,到时候一把火少了,也就干净了。

    此时,正是午夜,今天的月亮还挺亮,挺圆。

    月光在院子里如同撒了一层银粉一般,我接着月光往工棚里看,依稀可见那棺材的轮廓。

    噶支支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是,在寂静的院子里,忽然传来一阵声音,我非常熟悉这个声音,这辈子都不可能忘了。当初我第一次见到僵尸的时候,就是在村里二赖子撬棺材的声音,那声音就是棺材钉脱离木料的摩擦声。声音虽然并不响亮,但我依旧能听得到。大师兄也从床上坐了起来,他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”应该是快出来了。“

    我们都把宝剑和镇尸符都拿了出来,准备现场出去动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时候,忽然从我们对面的屋子里,走出一个人来,他披着衣服出现在院子里,直奔厕所而去。我一看,原来是黄教授,这肯定是晚上起夜来了。

    ”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来了。“大师兄看着黄教授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嘎支支······

    院子里再次传来棺材板活动的声音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