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16章 又见故人
    买完了票,我们就了候车大厅,胖子和老魏头刚才听见我说的话了,所以都问我是什么意思。㈧┡ ㈠中文『『网Ww%W.Ω8⒈Zw.COM

    我边走边说了刚才的事情,两个人都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该,那些黄牛党不得好死!”胖子非常解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魏头一乐,说道:“这就叫善恶终有报啊,好好好!”

    我们三个找到了大师兄和胡冰冰,胖子把刚才的事情和他们说了,胡冰冰一乐:“你叫我去了,肯定用不了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胖子嘿嘿一笑,说道:”对,就凭冰冰姐的魅力,那帮该死的货早就没了魂了。就是不知道大师兄让不让,哈哈······“

    大师兄尴尬的笑笑,然后对胡冰冰说:“姑奶奶咱消停点行不,你怎么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。”

    “德行,我开玩笑呢,瞧把你吓的。”胡冰冰白了大师兄一眼,但脸上却非常幸福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样子,我无奈的摇摇头,把脸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到了进站的时候,我们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找到相应的座位,大家就坐然后就等着车开。我们五个人的座位都是相对的,胖子把买的零食全都摆在桌子上,然后又拿出一副扑克,叫我们玩扑克解闷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直想着地万的事情,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情玩,他们四个人玩我就在看着窗户看着外面的景色。火车终于动了,伴随着那富有节奏感的声音开始前行。

    从这里到大兴安岭要第二天下午3点才能到,所以我们必须要在这个硬座上度过一晚。到了下午饭点的时候,我们点了五个盒饭。老魏头自己有酒,从包里那出来边喝边吃。

    胡冰冰把自己饭盒里的肉都夹给大师兄吃,胖子说道:“唉,天天秀恩爱你们就不腻吗?”

    “你羡慕也没用,咯咯······”胡冰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老魏头也说:“可不是咋滴,不是有那么句话嘛,秀恩爱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!”胡冰冰在桌子底下用脚踢了老魏头一下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大家无所事事,我坐在这里闷得很,就和老魏头还有胖子到过道上去抽只烟。晚上,我们都是坐在硬座上休息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下午3点15分,我们终于到了大兴安岭地区,随着报站的广播响起,我们走下火车。

    “哎呀,终于到了。”胖子一下车就开始抻懒腰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个小站,并没有大都市的火车站那么的气派,自然人也没有多少,我们几个从里面出来后,站在马路上。从这里要到大兴安岭山区没有多远,我们站在里就能看到绵延的山脉,感受到从大山传出来的那特有的空气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能进山了。”我看看地图说道。

    从这里到进山走路也就二十几分钟而已,更何况我们已经坐了一天一夜,只想活动活动筋骨,所以并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走了能有五六分钟,我脑子里忽然记起来这条路我以前来过。那还是和程夏梦还有九爷,周教授他们一起呢。我边走边看着路两旁那依稀熟悉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呢?”胡冰冰好奇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条道就是当初我和九爷还有夏梦来的路线,当时还有考古学院的周教授和他三个学生,对了······还有赵青和王刚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讲讲呗,我还没听你说过呢,你是如何进入那个关押教主的古墓的。”胡冰冰一听来了兴趣,非要我讲给她听。大师兄和胖子还有老魏头也张罗着让我说。

    于是我就边走边跟他们讲起了以前的经历,为了表达完整我就从我们在学校的地下室里现墙里的女尸开始,当时还有胖子在场。我们边说边走,路上大家也不寂寞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我们就来到了当年接到我们的那个林场办公区的大门,看到里面的那个熟悉的院子,我的记忆一下子就浮现出来了,当初是如何吃醋赵青和程夏梦的,如何作弊和赵青比酒力都跟他们说了。

    这时,只看到从对面开来几辆车,打头的是一辆吉普,后面跟着的是两辆平头柴。车子经过我们驶进了院子,我有些好奇就没有走,打算看看。最后一辆车上站着十几个人,其中大部分我都有印象,当初在这里我都见过。

    此时,三辆车停在院子里,车上十几个人投跳下车。而从第一辆吉普车里下来的,我也认识那时当初接待过我们的林场场长,姓沈。

    随着他下来的还有两个老头,我不认识。

    只见沈场长说道:“大家把那个棺材抬下来,千万小心啊!”

    棺材!

    我心里纳闷,难道中间的那辆车上拉得是棺材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所有人都来到了中间的那辆平头柴后面,把车厢打开。

    我一看还真是一口棺材,而且显然是从地里挖出来的,上面还有没干透的泥土呢。那棺材全身反黑,我也看不出埋了多上时间,但给我感觉应该不短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棺材有古怪!”这时候,胡冰冰看着那棺材对我们说道。

    我和大师兄一对视,也都感觉到那棺材散出来一股尸气。他们把棺材从车上抬下来后,在沈场长的引领下把棺材抬进了工棚里。一路上,那两个老头不住的让他们注意不要把棺材弄坏,千万要保存好。

    对话中我知道,原来这两个老头是省考古研究所的两个教授,一个姓刘一个姓黄。而存放棺材的工棚闲人是现搭建的,非常的简易,从外面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”进去看看,今天我们可能要住在这里。“我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五点多了,而且现在又遇到了这种事,我是不会不管的。毕竟林场的这些人和我有一面之缘,而且他们为人也很好。我们不请自入的进了院子,引起大家的注意。

    沈场长朝我们问:”你们是什么人,有什么事吗?“

    我一乐,说:”沈大叔,您不认识我了?“

    他一听这话,于是走了过来,上下开始打量起我来。过了能有几秒钟中,他终于响起了我:”你是上次那个······就是从帝都过来考古的那个学生吧,叫······“

    ”张一鸣。“我提醒道。

    ”对,就是你,哈哈······“沈场长指着我,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