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其他小说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 第606章 回家
    胡冰冰和胖子他们一看到我和大师兄从房间里出来了,赶紧围笼过来。㈧㈠ 中 Δ文』 网Ww┡W.8⒈Zw.COM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教主怎么就被人虏走了?”胡冰冰劈头盖脸的就问我。

    我也感到自己当时不应该离开地万,要不是我着急找五爷过来,说不定地万也不会失踪。“对不起冰冰,是我不好不应该当时离开她······”我非常歉意的对她说。

    胡冰冰看看我,脸色也缓和了下来:“我不是怪你,这根你没有关系。我·······我只是担心教主,她的伤还没好······这要是······”说着说着,开始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我听着更感到心里难受,这时大师兄说的:“好了好了,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用,我们还是想想如何知道地万吧!”

    胖子和老魏头也都这么说,于是大家坐下来开始讨论起来。现在萨满教除了常大爷和胡三太奶还有白五爷坐镇这里,剩下所有的人都出去寻找地万的消息。我由于伤还没有好,而且现在我以及被警方通缉了,所以我和胖子还有老魏头只能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胖子说:“会不会是钱正直那个老王八蛋干的,他可能得到消息我们躲在这里,就跟了过来然后进来现了地万就给虏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拉倒吧,就钱正直那本事还想进来?”老魏头鄙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倒地是谁干的!”胖子也不甘示弱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我劝道:“你们别吵了,现在我们瞎猜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刑天,只有他跟我们有仇。”胡冰冰一拍桌子,恨恨的说。大师兄看着她:“应该不是他,以刑天的性格和本事,他根本就不需要躲躲藏藏的进来,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虏走人啊!”

    “也对,他不把这里闹个天翻地覆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胡冰冰冷静下来说。

    大家讨论了一个中午也都没有丝毫的头绪,我每天就待在这里等着三爷和四爷每天传回来的消息,结果都是每每落空,毫无头绪。到了第七天,白五爷给我换药,依旧是需要帮我放血,只不过这次割的口子没有上回的大了,而且流出的血液也没有上次的黑了。

    白五爷说:“你恢复的不错,再有七八天也就彻底康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多亏了五爷的妙手回春,要不然我可能早就死了。”我敷完药穿上衣服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我是我们百家最不争气的传人了,要是我的老祖在的话,说不定教主的伤早就好了,那会被······哎呀,不说了。”白五爷没敢往下说,怕我心里难过,端着东西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八天后。

    房间里,胖子帮我把纱布拆了,白五爷过来查看我的伤,说:“差不多已经好了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我回答:“其实三天前就好像没什么感觉了,跟没受伤一样。”

    五爷点点头,让我喝了最后一碗龙阳草的中药。老魏头一乐:“现在终于看到一件好事了。”胖子也承认:“可不是,而且我在这里都待的有些难受了,想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我一乐,故意说:“你天天和林婉婉在一起也就感觉到腻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·······我不是那个意思。婉婉你别听他胡说,我的意思······”胖子赶紧跟身边的林婉婉解释道。

    林婉婉白了他一眼说:“你以后要干嘛随便,我也没叫你天天陪着我啊。”说完,就转身离开了我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婉婉,不是你想的那样······”胖子刚想去追,就被老魏头给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”其实我也感觉有些闷了,不如······不如我们去我家看看吧。说实话,我已经有日子没和我爹妈通电话了。“

    胖子刚才还想去追林婉婉,一听我这么说,马上同意:”好啊,那我们现在就走吧。“

    说走就走,我和胖子还有老魏头三个人找到了白五爷,说我们要出去看看我父母,白五爷还是有些担心:”你们就不怕被警方现?“

    我说道:”这问题我已经想好了,现在天气有些冷,我们都带着冒着和围巾应该认不出来。而且,他们现在是内部通缉并没有向外公布,我的父母和乡亲们根本就不知道。“

    白五爷见我比较坚持,于是就答应了,说如果有什么事就马上回来,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。我们从洞府里出来后,就到了镇子上给我爹妈买了些礼物。还给我们自己买了三顶帽子和围巾,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三个人打车直接就奔红旗村去了。

    能有不到一个小时,车子就在离村口还有5oo多米的地方停了,在这里下车为的就是不想令人引起注意,而且我要先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,看看有没有警察的眼线。

    我们下了车,提着东西顺着路边就往村口走,一路上我还真没现有什么外人出现在周围。等我们到了村口的时候,就看到了几个村里的老人在晒太阳呢。我把自己包裹的挺严实,所以他们认不出我是谁,三个人就这样进了村子。我们家在村子的靠西位置,所以要穿过大半个村子,走路要花费2o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等我们走到离我家还有不到三四百米的时候,我现老吴家门前挂着招魂幡和白色的纸钱,不知道是家里的什么人死了。由于着急回家,我并没有想太多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走到马上要到我家的时候,我忽然现我家对面斜对面老孙家的院子里停着一辆车。老孙家早就全家搬到市里去住了,房子这几年基本都是空的。什么时候租出去了?现在是非常事情,村里的任何变化都能引起我的注意。

    在我们进过老孙家的院子的时候,我朝里面看了一眼,现屋子里好像有人影晃动。我们走过老孙家后,我就绕了一下,胖子已经我们到了,问我:”这就是你家?“

    我小声说道:”不是,我想看看这家房里现在住的倒地是什么人?“我把自己的想法跟胖子和老魏头说了,三个人就从老孙家的后院进来。

    我们小心翼翼的趴在窗户上往里看,之间屋子里有三个成年人,窗台上还放着望远镜,桌上全是香烟和瓜子。更令我感到吃惊的是,一种一个人的腰里还带着枪。

    一看那枪,我就知道那是警察的标配。